"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520活动】Nonsense 03-04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ABO,标题是懒得想,先婚后爱

【我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狗血元素了

哈利第一视角/人称。

前篇: 00-02


03.

马尔福庄园显然对这次邀请上了心,就当我准备谢绝他们的马车做好步行前去马尔福庄园的准备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派那种四个轮子的繁重的双层马车,取而代之是一匹深红色的骏马,我知道这份架势是不把我请过去不罢休了,只得和后面赶上来的罗恩交代几句,自证清白我并没有和马尔福家有过什么勾结,才跨上了马。一路上识路的人刻意挑了平缓的路走,也尽力的将我护在几个人中间,穿过人群的时候向我靠拢——我不知道我干了什么值得马尔福家以上宾之礼对待,诚惶诚恐地将马鞭握在手中,所幸一路上没出什么岔子,除了周围的人不自觉地指指点点。

我被马尔福家的守卫簇拥着走进马尔福庄园的黑漆铁门,然后在他们的牵引下将马拴在一棵树旁,被告知那匹深红色骏马已经属于我了——马尔福庄园可以饲养,随时可以带出去,我看着几个穿着一模一样的守卫,料想他们也不会知道什么内幕,只好应允下来。

然后我见到了德拉科·马尔福,我曾经打赌我之后都不会和这位小少爷有什么交集,我被人直接带到了马尔福的房间,房间里高高伫立了一栋书柜,书柜上尽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以及《麦克白》上的蓝色书签及其抓眼,我环顾四周,这房间里空无一人,但一旁的木桌子上有两杯热茶,前面摆放着看起来像是韦斯莱夫人今早还在做的,上面挤一圈奶油的小蛋糕,分明是有备而来。我抿了抿唇,因为蛋糕的甜腻和红茶的甘香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嘿!这不能怪我,我在罗恩一家即将开饭的时候被马尔福家的人绑架,半强迫性绑架来这里,我觉得我需要有吃东西的特权才能应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人家要是想从我口中套出我的小金库藏在哪呢?。

门被推开了。那个有些熟悉的男声顺着门缝飘了进来,不,比起声音来讲那蓬勃的信息素,海水味的信息素扑面而来,我的手放在插在腰间的匕首上,闻到那股信息素的同时放松下来:波特上尉。我听见那个男声这么说道,他的调子高傲而懒散,尾音拖到唇边湿气消失殆尽,我可能有些夸张了,因为就当我在他尾音还没消散的时候准备脱帽行礼,又听见他说,不用了,波特,直接坐就好了。

这个称呼改的实在有点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对面的马尔福小少爷冷笑一声,说你看什么,看傻了,没见过这样的庄园吧,事情谈的顺利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多转转。他的信息素颇有攻击性,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会有一个Omega有这么重的攻击性信息素,我抹了抹自己的鼻子,企图从这海水味的信息素中找到一些什么能供我呼吸的干净空气——我记得我之前说过,我恐O,这个特性被罗恩揪着嘲笑了不下十几次,如今让我和一个Omega站在一间房子里——这Omega的信息素还这么有攻击性,我是真的受不了。

话是这么讲,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罗恩之前给我科普的日不落帝国贵族礼仪,才发现那顶军帽还在我手上,的确本来是按照顺序中规中矩地走,直到那个Omega不耐烦地打断我,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块小蛋糕,然后递给我,说,你吃吧,我把正事和你谈完,你看看要不要和我们合作,珍惜你的蛋糕,这可能是你在这拿到的唯一一块了。

然后他继续说,我不管你是真的不记得我还是假的不记得我了,没有关系,我想对你说的是,最近整个日不落帝国都不太平——噢,你可能不知道,但是王室那边的纷争将会是有史以来最乱的,我怀疑有人在我们庄园安了卧底,为了找出对马尔福庄园不利的证据,话虽如此,但我们为人处事也清清白白——我觉得如果罗恩在这里他一定会“呸”一声,好几个日日夜夜他曾拉着我说马尔福家的坏话。我将小蛋糕外面的那层外皮撕掉放在一旁,张口去咬上面的奶油,甜腻的粒子顺着我的味蕾向上爬,我几乎要无视掉马尔福所说的每一个字,这蛋糕是马尔福家自己做的吗,有钱人真好,这个厨师想必做这一行很久了,每一个面包粒子都活过来了。

——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结婚。

等等..?

我将最后一口蛋糕吞到肚中,身为一个alpha我理当不应这么失态,但是这个问题显然实在是太惊世骇俗,马尔福盯着我看了一会,你们家的礼仪是教你们在Omega向你求爱的时候就这么目瞪口呆盯着对方吗?

你把这个称之为一个求爱?我皱起眉,他的声音有些尖锐,我不太舒服,我们才见过两次面然而你就和我谈婚论嫁?不,我不会同意的。

先不提马尔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把手背在背后,说实在的他刚刚那句话让我意识到了我掉进了什么陷阱,如今我才得以再次,真正正视他的性别,他是一个Omega。

我吞了吞口水。


04.

我相信这顿晚饭我和马尔福两个人,还有马尔福家主我相信,三个人吃的显然都不是那么开心。我之前被小蛋糕蒙蔽了五官,所以我甚至连马尔福为什么要找我结婚都没听清,一顿饭吃的闷头闷尾的,味同嚼蜡。我看着马尔福庄园的仆人一个接一个上来替桌子上的几个人换掉碟子和倾倒泡着柠檬的冰水,德拉科动作和他父亲如出一辙,右手拿着钢制的刀子将牛扒切块,再缓缓放入口中,细嚼慢咽——我是不可能融入这样的环境的,我这样想到,我无法忍受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这让我感觉像是在受刑。对面的马尔福时不时抬起头瞥我好几眼,我把肉嚼了两下就往肚子里吞。

波特上尉。许久,我听见马尔福家主这么说道,我抬头,将刀叉放在一旁,然后视线从那头长到腰间的金发往上,对上了那一双和德拉科·马尔福一样的眼睛,是的,马尔福上将。马尔福庄园的墙上挂着一枚闪闪发亮的上将军衔,马尔福家跟着日不落帝国白手起家,在卢修斯这一代发扬光大,然后我听见卢修斯·马尔福干笑了声,不用在后面加军衔了,你我怎么说也都是一家出来的,前途无量。

我微微点头以示对他这番话的尊敬,然后他将刀叉放下,扭头对着隔壁的德拉科说,既然人家没有这个意思,待会就把波特,他顿了顿,先生送回去吧,我们也算是在韦斯莱手底下抢人。卢修斯·马尔福这么说道,我和你父亲共事过一段时间,他算是个人品挺不错的人,他顿了顿,詹..波特他算是某种意义上救了我的命。卢修斯·马尔福冲我点点头,然后用放在腿上的餐布擦了擦唇角,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再叙叙旧。他将餐布叠好放在一旁交给侍者,就拄着手杖离开了。

我和德拉科·马尔福面面相觑,然后我听见对方哼了一声,也没有再端着所谓的礼仪,将餐布不耐烦的往旁边一放,说了声我吃完了,离开椅子就准备回房。我盯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我急忙地将餐布放在一旁,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腕:等一下。

波特上尉。德拉科·马尔福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视线落到我抓住他的手上,说,你这是在干嘛,AO有别,我父亲把对你邀请进来没意见,不代表我本身没有意见。

我将“那你还把你的信息素施放地这么招摇”这句话吞入肚中,以免这个Omega恼羞成怒,正事要紧,为什么你父亲也将我们俩称之为“叙旧”?我这么说道,我相信我们今天是第二次见面,我相信...

好了。德拉科这么说道,那就当我们是第二次见面吧,波特上尉,您贵人多忘事也是不可避免的,我哪敢指望还让你记住我呢?

如果是你的话,我这么说道,如果是你的话我觉得我应该能记住的,如果是马尔福的小少爷,或者是一位拥有着海水味的Omega,我还是能记住的,我顿了顿继续说,像马尔福少爷这么特殊的身份,我应该不会忘记。

如果不是以“马尔福少爷”这种身份呢?他说,哈利·波特,我唯一想请求你做的事只有那一件,只是这样。

我对“我是否之前就认识德拉科·马尔福”这个问题的答案感到万分好奇,但是对方很明显不给我一个痛快,加上我之前全身心都在吃蛋糕上,完全没有注意马尔福到底为什么要叫我和他结婚,但这句话我不能说出来,毕竟我还在人家马尔福的地盘上,这话说出来德拉科·马尔福第一个掐死的人是我,加上马尔福庄园的侍卫护主,我一个人无亲无故的。

于是我在脑袋里想了好久,才说,你让我想想,我理解你现在所经历的,但这毕竟是结婚。

不会亏待你的。德拉科·马尔福这么说道,态度明显缓和了下来,我给你两天时间,不能再多了。


<Nonsense> 03-04完

全文未完待续。


Free talk: 520活动开始啦——然而我是第一棒,第一棒就拉低整个活动质量我也是...土下座。

祝各位520快乐你看这篇的哈德不是也要结婚了吗(???

虽然是先婚后爱但至少结婚了啊(

活动tag是HPDM2018520,活动一直到6月05结束。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评论(8)
热度(101)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