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无标题文档 02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PG-13

Note:傲罗!Harry x 傲罗!Draco。

    大战过后傲罗搭档设定。Harry掰弯直男D。

Harry Potter视角 前文走:这里

OOC(

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但是相信我,这篇是HE)


“哥们,说真的,和马尔福搭档的感觉怎么样。”罗恩手里拿着杯可乐,拍了拍哈利的背,坐到哈利身旁:“我猜想一定难以忘怀。”

“如果你想从我嘴里得知‘糟透了’这个答案的话你可能要失望了。”哈利说,十分顺手地从罗恩手里拿过那杯可乐:“喝过没?”

“没。”罗恩说:“你想干啥。”

“拿你可乐当然是为了喝了。”哈利张口含住吸管,十分自然地吮了一口,然后盯着目瞪口呆的罗恩,拍了拍他肩膀:“你可以再去拿一杯的。”

“你怎么不自己去啊。”罗恩嚎:“哈利波特你还我可乐啊,幼不幼稚啊。”

哈利张嘴咬了一口面包,然后嚼嚼嚼嚼嚼,完全没有理会旁边气愤地恨不得抽出魔杖对着他就是一个阿瓦达的罗恩。过了一会他咬着吸管转过头,撞上了一旁微笑着看着他的罗恩的眼睛,这个微笑笑得哈利波特毛骨悚然,吸了半个吸管的黑色液体僵在白色的吸管里,哈利松了嘴,黑色液体又落了下去。

“你别这么笑...挺瘆人的。”哈利说,想了想,带着讨好的微笑,把自己手上的可乐递给他,然后把自己咬过的吸管抽了出来:“给...给你?”

“哈利,你都二十了,你好意思吗。”罗恩痛心疾首。

“就是因为你也二十了才好意思啊,你要小一点我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哈利把自己的吸管又插了回去:“你要不要,不要我喝完了。”

“喝吧喝吧...”罗恩朝他挥挥手,又凑上来:“你还没告诉我,和马尔福搭档感觉怎么样。”

“实话来讲,比我想象的好...可能是因为他对黑魔法的熟悉度也挺高,除了出任务不带水,和如果我没有和他出柜的话可能感觉更好一点...。”

他出柜?”罗恩声调提高了一个八度,然后自己捂住自己的嘴。

“不是。”哈利纠正,咬着吸管口齿含糊不清:“他出柜,行吧。如果我不用在一个咖啡厅和他坐在一起,你要知道那个场面真的很尴尬,旁边还有几个食死徒蜷伏在他脚旁,那感觉,恨不得有个人给我一个阿瓦达,然后我对着他,出柜——欸对,你知道扎比尼是同性恋吗?”

“我知道啊。”罗恩说:“你看他的样子,你见过哪个男生往脸上用润肤乳啊防晒霜的,说实在的,真的超级gay,照这个模板路上找,一般都是gay。”

哈利眨了眨眼睛,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俩黑啊——马尔福就不是gay啊,他就特直。”

“我看你也特直。”罗恩说:“你是不知道我当初知道你和金妮在一起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哪知那是为了瞒我和赫敏金妮和另一个找球手在一起,欸我就纳闷了,像你这种怎么看怎么直的怎么就是个gay呢??”

“可能因为我头发。”哈利面不改色。

然后他听见了后头有一声突然特别毁气氛的笑声,哈利咬着吸管回头,然后面色苍白的,对上了面色确实挺白的马尔福,旁边跟着扎比尼——这俩个人他和罗恩刚刚都提到了,而现在正主就站在身后。

“可能还是因为你咬吸管。”扎比尼瞥了一眼哈利,这么说道。

“没人告诉你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的时候要找个墙角偷偷说的吗——或者隔着格兰芬多的被子什么的,波特。”马尔福弯着嘴角,又说:“把你的吸管扔了,我们该走了。”

“去哪?”哈利问。

“出现疑似使用黑魔法的痕迹,扎比尼为了钓一个麻瓜公子哥决定不和我出任务,所以又是你了。”马尔福朝哈利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错,又是你了。”

“欸我出这么多任务不就是欺负我没有性生活吗...”在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以后,哈利兀得住口,又往上吸了一口可乐,然后看向旁边憋笑的罗恩,把装着可乐的塑料杯塞到他手心:“我不管,反正这根本就是压榨。”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站了起身,朝自顾自笑的马尔福翻了个白眼,脑袋向左歪了歪:“滚啦。”


“这是什么鬼地方。”哈利和马尔福缩在一个角落,盯着面容较好的调酒师给他们一人端上一杯蓝色的鸡尾酒,周围灯光橘黄而温暖,在马尔福告诉他要去喝酒的时候,哈利已经做好了接受震耳欲聋的音乐的准备。只是猝不及防的,这里的音乐缓慢,音调十分连贯的钻进哈利的耳朵里,他的后颈像是被人按摩了一下,放松了下来。

“麻瓜把这个地方叫做清吧。”马尔福似笑非笑,手指在木桌上轻点:“三个小时前这里出现了黑魔法使用痕迹,法律执行司怀疑这个地方有问题,所以叫了我一个人来。”

“既然叫了你一个人来,你为什么还要找我。”哈利伸手把那杯属于他的鸡尾酒挪到他面前,然后拿眼角打量周围的顾客:“你是怕一个人来麻瓜世界吗。”

“我都不怕喝你的水。”马尔福反驳:“只是因为我要一个人在这待好几个小时,我就觉得我一定要拉谁下水,喏,布雷斯没时间,那就只有没有性生活的你了,波特,虽然我是很不情愿的,但是能把你拉下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还是很高兴了。”

“干,你就不能成熟点,马尔福。”

马尔福耸耸肩,嘴角带着一抹特别让人讨厌的笑:“抢别人的可乐的是你吧,波特。” 而哈利动都不想动,甚至不屑于给他一个白眼,手指抹去高脚杯上的雾气,然后凑过去抿了一口:”好甜。”

马尔福懒洋洋地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右手放在口袋里,哈利猜想那里放着魔杖。

人渐渐多了起来,音乐十分舒缓,哈利有些困,反正对面的马尔福也没有交谈的迹象——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小时了,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痕迹。哈利之前还问马尔福什么时候能走,而对面那个讨厌鬼是拿他的眼睛冷冷瞟了他一眼,说:“反正你也不赶着回去找别人办事,这么急干啥。”

“你得找吧。”哈利咬牙切齿:“而且如果我们就坐在这里等,就是浪费时间啊。”

“我为了你推掉了。”马尔福用一种“感谢我吧”的语调说:“你看我不就在这你吗。”

陪你个大头鬼啊。哈利在心里这么反驳他,嘴上特别平静:“别,我可担不起你的陪,搞好任务我们就好聚好散。”

他感受到马尔福的视线落在他脸上过了一会,直到他都快不可避免的发烫了——他承认过马尔福长的好看,他真的承认过,该死。马尔福的视线才移开,然后哈利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种尴尬隔在他们俩中间,直到马尔福又开口:“韦斯莱,说你看上去直的不能再直,是真的吗。”

“你怎么对这方面这么感兴趣。”哈利皱了皱眉,特别自爆自弃:“说,可能吧,我交过的几个男朋友都说我看上去不像gay,浑身上下能证明我是个弯的估计就只有我的头发了。”

对面的马尔福低着脑袋笑得莫名其妙,哈利打了一个哈欠,又说:“我不是有意的那么说你的。”

“什么?”马尔福问。

“就是,呃,说男人用润肤乳防晒霜什么的。”哈利说:“你知道的,我那时真不知道你在场。”

“我没觉得冒犯。”马尔福说,顿了顿:“也许有吧...我不清楚,不过我还ok,你知道的,扎比尼他和我从霍格沃兹毕业到现在,他的那些小动作,香水啊——他喷的,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哦天哪波特,你真的是个gay吗。”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罗恩说我看上去很直了。”哈利把自己放松摊在沙发上:“不过我真的已经不在意了...大不了和别人解释一下,你知道的,虽然拒绝一位女士实在是,呃,不太好,但是如果不清楚可能造成的伤害更大,所以我当初也和金妮说好演了出戏。”

“然后伤透了韦斯莱的心。”马尔福在对面笑:“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你的性向的。”

哈利被这个问题问倒了,他用手撑着下巴想了想,说:“我不清楚,可能因为以前喜欢过男孩,你知道的——呃,不,你不知道,就是因为喜欢过男孩,所以就很坦然接受了自己是个gay的事实,反正也不是什么穷深恶极。”哈利朝他笑了一下,但两个人都知道自从救世主选择公开自己的性向以后,报纸上和舆论都是怎么说他的。

“这也大概是我为了自己做的比较勇敢的事吧。”哈利这么说,然后抬头盯着马尔福的蓝眼睛,那双眼睛里面很平静,他找不到嘲笑,找不到厌恶,第一次,哈利第一次觉得自己死敌的眼睛,平静而漂亮,对,漂亮。像是一潭有生气的水,扔下一枚石子能泛起惊涛骇浪的那种。

“所以每次都从斯莱特林手中抢走学院杯,不是勇敢的事了?”马尔福笑。哈利没理他,盯着远处的人群发呆,远处的灯光泛起一片温暖的黄色,抹的哈利的眼镜泛起一片雾气,哈利伸手随随便便抹了去,然后发现他的写作死敌读作搭档的人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了。”哈利问。

“没有。”马尔福摇摇头:“只是好奇。”

然后马尔福拿起他的高脚杯,啄了一下透明边缘,蓝色的液体顺着杯檐接触到他微红的嘴唇,分开的时候——哈利可以借着灯光看见——马尔福十分自然地舔了舔他的上唇,然后哈利在马尔福发现自己正在盯着他看的时候飞快地移走了他的视线,喉结无意识地滚动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


太尴尬了。太尴尬了。

没有什么能比,在清吧等了三个小时,然后法律执行司突然来消息说,不好意思我们搞错了,那个黑魔法是我们放在麻瓜世界做盯梢的人放的,还要绝望。

他们进去的时候大概是中午,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要是晚上了。俩人在清吧吃了点意大利面,还不是很饿。夜晚安安静静的,两个人并排走着,没有说话,移形换影的地点在下两个街口,哈利又打了一个哈欠,嘟囔道:“马尔福,你倒是高了兴了。”

然后他听见旁边的马尔福闷闷地笑了出声,哈利不可控制的翻了个白眼,说:“你下次出任务可别抓我了,我可不想和你一个人呆在咖啡厅/酒吧/清吧,还是什么别的东西呆一个下午,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男朋友了。”

“为什么。”马尔福说。

“法律执行司压榨的。”哈利说:“昨天和你站了差不多一天,然后晚上消磨在了咖啡厅;前天要赶一份报告,大前天又回了趟霍格沃兹。”

“也没有看得上眼的人?”马尔福嘲笑:“那你的眼光还是真的高。”

“很少有了。”哈利说:“太难了,找一个人过一辈子什么的,或者谈一段冗长的恋爱,太难了。”

旁边的马尔福没有声音,哈利也没转过头去看,只知道周围有几声虫鸣,月亮弯弯高挂在天上,路灯伫立在一旁,时不时有几对麻瓜情侣从他们身旁走过。

“所以你就干脆不找了?”过了半晌,马尔福又说:“那这个理由是挺可笑的。”

“不是不找了,”哈利说:“是没碰到吧,碰到就好了。”

他转过头,十分怪异的看见马尔福正在看他,于是他冲马尔福笑了笑:“明天有傲罗训练,你来吗?”

“想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马尔福挑眉:“有这个觉悟是好的,波特,至少你终于有了一个‘自知之明’的优点。”

“也不知道是谁把谁打的满地找牙。”哈利回击。

“用一个神锋无影吗?”马尔福突然问。

哈利用一个古怪的沉默作为了回应,过了一会他才说:“关于那件事,我很抱歉。那个咒语,是我划过心底的,我不是真的想——,”他顿了顿:“抱歉。”

“到现在我有时候还会觉得那一块地方尖锐地疼。”马尔福平静的说道:“不过它真的不疼了,你知道的,斯内普教授的魔咒很管用。”

“我很抱歉。”哈利说:“我当初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我有时候总会有一种我们是朋友的错觉,波特。”马尔福说:“你有水吗。”

哈利摇了摇头,说:“就快到了。”然后他顿了顿,又说:“如果你觉得是的话,那就是了,我指,朋友。”

马尔福颇为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波特。”他说:“你当初把我弄得满肚子都是血的仇我还没报呢,不会让你这么快有这个荣幸成为我的朋友的。”

“那你想怎么样。”哈利说:“要不我让你神锋无影一次。”

“可以考虑。”马尔福的声音十分轻快的:“明天见。”

哈利朝他点点头:“明天见。”


哈利波特第一次觉得,马尔福比他想象中的有趣。至少他们能坐在对面然后十分淡定地谈一些很奇怪的话题,而不是拿着魔杖指着对方,不把对方置于死地不罢休。他不得不承认那场大战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广大的;它夺走了他朋友的性命,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甚至改变了一个目中无人的斯莱特林小少爷。

虽然他们俩暂时的休战只是因为双方的傲罗身份。哈利打了一个哈欠,盯着马尔福渐渐消失的背影,决定回去睡觉。

——没有性生活但不代表明天不用工作啊,法律执行司不会因为你要出去猎艳而给你放假的。


<无标题文档> 02 完。

全文未完待续。


FT: 这样的更新速度大概能维持到8月5号吧。8月7号就回国了。然后调时差+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能不能日更啦:)。其实这是我第一次保持这样的更新速度(自己被自己的爱吓到了.gif)不过我现在挂在另一个墙头摇摇欲坠(...,突然觉得自己的爱也不那么坚定了呢。最近有一个中篇特别想写,也想尽快完结了这篇。完全就是一个突然的脑洞,没想到又开了坑。

好啦——大家有缘别的墙头见(bushi)。这个更新速度其实也一直在消费(?)我的爱吧,可能八月份就会跳个坑什么的,然后再回来。毕竟我这个人啊,把自己的爱磨光了,就会毫不犹豫的爬墙...这也是为什么我姐说她赌我在一个星期内爬墙的原因,不过她赌错啦——不过最近有个中篇特别想写...所以其他的可能又放一放。这样的。

不过朋友赌我一年半爬墙,说不能再多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啦——大家晚安。我好困...啊。


评论(17)
热度(119)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