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似是故人来 09 (全文完)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OOC

架空古代,魔改正史。架空古代,魔改正史。

不考据了瞎jb写。

tag【哈德】似是故人来

九章完结,放心入坑。

-《似是故人来》BE确定

-《似是故人来》Be确定

前篇: 01-03 04 05 06 07 08


后来德拉科沉沉睡去,哈利几欲从他身边挣脱出来,都被德拉科一把抱住。无论怎么说几天后组织那边会带来手信,自己和德拉科能相处的时间也所剩无几。哈利自欺欺人,倒也在爱人温暖的怀抱里闭上了眼睛,他不再去思考卢修斯的书房,不再去思考政权之间的尔虞我诈,不再去思考罗恩会怎么对待那些资料,麦克会不会遭到袭击,这些都与他无关了。他坦坦荡荡地被德拉科幸福地抱着,凑过去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德拉科的眉眼,好似初生婴儿般,一身干干净净,无忧无虑,像是十几二十年的安心都挥霍在这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天空明亮而美好。

哈利清晨将一切都收拾好了,离开德拉科的房间,他回头看了一眼德拉科,马尔福小少爷酣睡的睡颜映在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深处,哈利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将昨天没有收拾的衣服一件一件细致地叠进行李箱内,然后他盯着床上的领带看了一会,想起德拉科是怎么吐槽他堂堂皇家上尉竟然连个领带都无法搞定,还是拿了另一旁的领结,细腻的布料被他握在手心,哈利犹豫了一会,将最外面的灰色的领带——德拉科帮他打过的领带——弯腰捞了过来,诚挚地放到唇边蜻蜓点水。

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在道别,按照计划麦克今天会安排他出马尔福庄园,然后他就和这一切,包括他做卧底的一切,说一声永别了。等到马尔福家族勾结旧政权的事实尘埃落定,罗恩和他说了还可以向皇室替德拉科求情——十恶不赦的是他父亲,德拉科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也不知道卢修斯·马尔福是不是早就意识到这一天,他即使对德拉科再凶,再无情或冷漠,确实一直将德拉科的手保持的干干净净,德拉科从来没有参与过这肮脏的政权。

哈利缓缓地吐了口气,料想德拉科如果起床看见他不在定会暴跳如雷,他在脑海中闪现了一下对方气急败坏的脸颊,偷偷地笑,然后拖着行李箱,将一枚蓝色的领结带上,脚步慢吞吞的,迈到后院去。

后院的花花草草大都是仆人在打理,春天来临的时候抽新根拔新芽,一片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哈利拖着行李箱咬着嘴唇哼着歌,一边踱步地去研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直到他听见麦克喊得一声哈利。

麦克——他高兴地转过头去,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面色一滞,上调到几乎咧到耳根的嘴角僵硬在他的脸上,哈利的双眼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双眼眯起,手覆上腰间花纹繁重的匕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化莫测,最终把视线定在了对方举起来的枪上,黑洞洞的枪口后面站着本应该是他忠诚的伙伴麦克,再往后是衣冠楚楚的德拉科·马尔福,和卢修斯·马尔福。

哈利,我以为你不会来的。德拉科这么说到,那双蓝灰色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那里面可能有着伤痛,他冲哈利摇了摇头,却把视线挪回了地底下。

麦克?

我永远效忠于马尔福阁下。麦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哼了一声,波特上尉的行动力可真是高啊,才来马尔福庄园几个月,就把我主人的资料摸得一清二楚,可惜你这么辛勤工作的成果他人是无福消受了,就留给我主子做个纪念吧。男人拉开保险栓的声音颇为刺耳,而哈利盯着他,将自己的配枪和匕首抽了出来,举着枪对着麦克,说我至少还是有选择的,不是吗?

马尔福阁下不太喜欢他的后院沾上血,麦克这么说道,如果上尉执意要打,那就没办法了,但上尉可以无条件投降,或者帮助马尔福上将颠覆这无脑的旧政权。

麦克,我也不喜欢这个美丽的后院沾上血,哈利这么说道,然后他带着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比较喜欢一枪把你脑袋打穿,不见血。

马尔福的自卫队正在往这边赶来,你以为你能撑多久,卢修斯·马尔福这么说,我欣赏你的勇气,波特上尉,但我实在不敢苟同你的愚蠢。你还是看不清谁是正义的那一边,马尔福家族枯木逢春,总有人看不惯,所以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

能撑多久撑多久。哈利这么说到,然后他笑,撑不了多久就从这里杀出一条血路来,马尔福家族的自卫队想必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早晚不差我这一刀。

愚蠢的忠诚,波特上尉。

彼此彼此,马尔福上将。哈利的右脚向后退了一步,风声穿过大树发出飒飒的响声,像是白骨黄沙,远处的自卫队脚步整齐,哈利弯下腰,匕首被他握紧。

这是战场。


当哈利被摁着在卢修斯面前的时候,他想德拉科才明白哈利为什么要叫他快走,哈利的胸部被人重重踢了一下,在他翻身用匕首往对方脖子刺过去的时候被人一脚踢弯了膝盖,寡不敌众,腥甜的液体再也不受控制,张开嘴就是染深了棕色泥土。他捂着自己的心脏,却是带着笑往上看着卢修斯,德拉科,和麦克:十分不好意思,把这个美丽的后院污染的和马尔福阁下一样肮脏。他说,我没有什么话好说,不过逞逞口舌之能,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了。

麦克上前把枪口摁在哈利太阳穴上,只听哈利说,你们没资格处决我*,你们只能一枪打入我的心脏,剥夺我心脏跳动的权利。

你还是个军人。卢修斯这么说道,他扭头看了一眼德拉科,又扭过头对麦克说,待会如他所愿,但是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他拄着手杖站在跪着的哈利面前,我可能还是需要你提醒我一下,孩子,你的父亲,究竟是哪位,我总想知道是什么好父亲才能教出你这样没有教养的儿子,你说他是个上将,但我所认识的上将,可不是能养出你这样孩子的人。

家父。哈利这么说道,詹姆斯·波特,至于军衔,他从不在乎那个,他获得的功勋只怕比你这个见风使舵的政客都多,但是他这么正直的人,却死在你的陷害之下,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几年前的那场大火,马尔福上将,你从未在意过这个,不然你现在所站的位置,就是我父亲本应该站的位置。

詹姆斯·波特?卢修斯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向下看了哈利一眼,才似乎恍然大悟,噢,他在死后被册封了上将啊,他拖着调子,嗤笑了一声,这真的是令我诧异,我还在想我什么时候认识过一个叫波特的上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卢修斯装模作样地感叹了一声,父子双双栽在我这里,我也真的是很荣幸了,他和麦克对视一眼,说,德拉科——

德拉科嗯了一声,敛着眉眼,逃避不看。

看好了。卢修斯扭过头,面色慈祥,这么说道,看看他,英俊骁勇的上尉——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蹦。


那天晚上德拉科一个人踱步走出马尔福庄园,后来卢修斯再也没有看他一眼,他就一个人,看着哈利的尸体被拖下去,他的血可能还是火热的,不可多得人才以鲜血敬地板。他盯着头顶上墨色浓郁的天空发呆,在黑暗的庇护下垮了身体,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绪,他不知道自己是即将哭出来还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咬着自己的嘴唇,正打算找个地方蹲下来的时候被人一把捂住了口鼻——德拉科正欲高声呼救,对方在他耳边嘘了一声,说了一声我是哈利——

德拉科打算呼救的声音被抑在口中,他挣脱开来以后发疯一般转过身准备把对方抱进怀里或者是发疯一般亲吻,但是在看见来人那明显与哈利不同的特征和一头红色头发以后愣住了,他身上什么用于防卫的东西也没带,于是他稳了稳身形: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说你是哈利。

请先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站在他面前的红发男子朝他鞠了个躬,无意冒犯,我的名字是罗恩·韦斯莱,想必你一定听过你父亲叨叨我们家族,或者是讽刺,很久了吧,我是哈利的挚友,今天本应该在城外接他回家,但他过了时间迟迟没来,我们就知道出了事,我本不应该在这里,因为我和哈利隶属于同一个组织,我来这里几乎是送命。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了哈利。罗恩这么说道,他之前委托了我办一件事,但既然他出了事,我只能把他要求我办的东西给你了,我觉得他会希望我把这个给你的。

罗恩站在德拉科面前,从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什么,摸索出两张纸:这是他想给你的,或者是,他想和你一起的。他递给德拉科,德拉科伸手接过,借着明亮的月光,他意识到那粗糙且温暖的黄页纸是两张船票,德拉科抬头去看罗恩,罗恩点点头,哈利曾和我说过,等事情结束了,想去法国,那里是真正的民主且自由,比起日不落的腐朽好多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为哈利出了这种事感到抱歉,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甚至没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

哈利也和我说过。德拉科这么说道,他的声音这才有些哽咽,只觉得手中的两张船票颇为烫手,但我不能离开我们家族。

随你吧。罗恩这么说道,船票是一个星期之后的,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你,你应该也不会见到我第二次了,皇室就算在哈利任务失败后,也是要想尽办法对付马尔福家族的,所以,如果是哈利,会叫你赶快逃,逃的远远的,逃到哪里都好,别回来了,这就是战争,残酷的战争。

罗恩一语成箴,几天以后皇家就以反叛的罪名通缉所有马尔福庄园的人,麦克被斩首于城门中央,无论卢修斯怎么花言巧语,纵使他已经毁灭了所有证据,政权的持有者,如今的皇室与新贵族,将马尔福庄园翻了个底朝天,翻出一张泛黄的牛皮纸也用来指控卢修斯居心叵测,竟然在家中藏匿旧政权的黄皮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个百年的贵族之家覆灭也不过一瞬间的事,卢修斯以为皇室只有能耐派哈利之流去做卧底,没想到皇室真的已经拥有风卷云残一个大家族的本事。当德拉科站着和他的父亲一起面临皇室的制裁的时候,他以为他即将死在这片故土,有人在旁边高声说着马尔福家族犯了什么什么罪的时候,他握紧了手中的船票。

他该说什么,哈利是对的。但哈利也不能保证法国拥有真的自由,如果那个是比日不落帝国还要腐朽的国家该怎么办,如果是一个金玉其外的国家怎么办,而这些哈利都无法知道了,他庆幸哈利无法知道。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罗恩在判决书下来的时候站了出来,以手头的证据证明了德拉科双手是干净的,即使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也是被他父亲蒙在鼓里的受害者,证明了德拉科无罪。

他看着那一顶红发,与记忆中怀中的黑发重叠了起来。这大概就是哈利的计划吧,搞垮马尔福家族然后证明自己无罪,从而蒸汽的轮船驶向远方,享受自由。

船票被他揉皱,边角铬着他自己,而他的爱意自相蓬勃发展,时至今日,他还是如此的爱哈利·波特。


三年后。

法国之后闹得革命闹得比当初日不落帝国还要凶个百八十倍,但之后巴黎街上熙熙攘攘,战争的余火逐渐熄灭,人民生活安康和乐,街上彻夜灯火,德拉科漫步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四周是携手逛街的情侣,是全家出游的旅人,是穿着军装的士兵,仪仗列的整整齐齐,步伐如一走在路上。德拉科总是不免想起当哈利在军队的时候,是否也如这些新兵这般不着纪律,甚至还有不及格的科目。

但这些都没有时间了,他后来见到的哈利波特,已经是训练有素的上尉,他想不出哈利还能如何拥有稚气,他只能想起哈利是如何用手握着抢,如何握着匕首,如何拥抱他的,他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哈利·波特,包括他当初是如何参军的,但是这都无法考究了。

你看看你,连领带都不会打,说出去没人肯相信你是士兵。

德拉科抬起头,眼前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抓着前面一个带着法国士兵军帽的男生,站在自由的大街上,伸手帮着他打底下西装的领带:你待会也是要去见我父母的人了,你要是让他们知道你连打领带都不会打,怎么办。

这不是还有你吗...士兵黑发碧眸,腆着脸任由男子上下其手,脸红的几乎到耳根,他们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完全不顾他人的眼光,身高相差无几,看起来倒真的是般配的很。

我呸。男子冲他翻了个白眼,你待会就要是这样去见我父母,你看他们把不把你屁股打出门外。

记忆与现实重叠了。

他想这也许就是哈利想要的自由,而在这里自由实现了。他盯着那个黑发的士兵,像是看见了几年前的哈利,风华正茂的波特上尉站在马尔福庄园门口,身后拖着一个累赘的行李箱。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台下你望台上我做,你想做的戏。

前事故人忘忧的你,可曾记得起。

欢喜伤悲老病生死,说不上传奇。

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不是我跟你。

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

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


<似是故人来> 全文完。

*太阳穴 45° 射击,是处刑的标准姿势。

**梅艳芳 <似是故人来>


Free talk:竟然写完了,写完的时候还是感觉有遗憾的,比如这篇文没有按照真正的正史走,我还是很喜欢这篇文的,无论是文风,还是剧情,说实在这里面的德是我最喜欢的德之一了,只可惜是个Be。故事之外还有故事,而这个故事不过是告一段落而已,我喜欢通过小人物来反应一个大时代的变迁,包括一个大时代让这么多人无法在一起,名字叫似是故人来也是因为梅艳芳的歌,某一天觉得太适合哈德了,没有办法。

在最后感谢一下我的猹 @格雷尔 ,冬瓜 @Wax Gourd ,尤其是冬瓜,在背后不停的催文,甚至觉得我无法完结了提前要了大纲来看,看我完结了竟然说很感动。

这篇文总共写了37120个字,其实不算很长,好像还没有我之前有一篇短篇长。

没有什么好说了,下一个坑高兴就开坑,不高兴就填坑。

就这样,希望与大家在下一篇文再见。


最后一句话,引用一下 @桃桃 同学的之前的评论,还是想说,写的东西能被人看懂 真的是太棒了。


告辞。

评论(9)
热度(57)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