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哈德】情歌

-麻瓜AU

-BGM:谎话情歌

-务必配着BGM + 务必带着耳机食用,不然真的无法get到。

-所有歌词请务必在脑子里换成英文( +混个更。

-看看bgm,前方高能预警。


哈利与德拉科的开始,始于哈利的一次跌跌撞撞地告白。少年心事十九岁能向上勃发蓬勃正茂盛,德拉科居高临下地享受着被喜欢的感觉,心甘情愿地收下的所有的花与赞美。

大学的生活枯燥且无聊,千篇一律的生活底下只有耳机尚有余温,哈利常常喜欢捣鼓音乐,学着电视里时常有的音乐才子深夜宿舍楼下大唱情歌,以换得德拉科正眼一瞧和从楼上倒下来一大盆水,还有隔壁女生宿舍的嘻嘻哈哈。哈利没打算和德拉科一起学商,两人不选相似的课,倒也活得像异地恋,时常在校园擦肩而过,偌大的校园里绿树葱郁,人来人往中手指尖擦过对方手心,德拉科扭过头,哈利冲他腆着脸笑。毕竟不是谁都有这个本事真的站在德拉科的身旁,能深夜光明正大在宿舍底下大唱I——LOVE——YOU——FORE——然后被从天而降一桶自来水淋成落汤鸡还锲而不舍的本事的。

当哈利把左边耳机递给德拉科的时候,德拉科瞥了他一眼,那双绿色的眼睛里蕴着笑意,神使鬼差地,德拉科接过尚有哈利体温的耳机,被对方耀眼的如同天边太阳的笑容迷惑地戴到了左耳上,然后皱起了眉,说,你怎么开始喜欢这种歌了。

左耳里尽是温柔的男声在叙述着这世界上我碰见你有多么多么的幸运,我有多么多么的爱你,德拉科被听的头皮发麻,摇着头准备把耳机摘回给哈利,哈利伸手按住他本来想拨开耳机的手,戴着右耳耳机的脑袋摇了摇,德拉科被这个动作肉麻的不行,只当哈利是想两个人静静分享一首肉麻的歌,便也任他去了。

两个人坐在校园的过道的石凳子上,德拉科在那句“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的时候抬起头,对上了那双绿色的眼睛,然后哈利好似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样眨了眨眼睛,缓了好一会才凑上来,亲了他一口。


两个人的爱情如同很多大学生的风花雪月一样,所有在宿舍下面朗诵过的情诗,情歌,分道扬镳的时候不过是废纸一张。德拉科家里几代经商,大学毕业后被卢修斯·马尔福叫回去给家族产业添砖加瓦,他站在哈利面前,摁着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心脏,小心翼翼地哄骗着它,避开一切他不懂得处理的情绪,【迫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和【大学毕业】或者是【性格不合】的原因,分了手。

而哈利站在他面前,目光清明地看得他发慌,但谢天谢地哈利最终点了点头,但在德拉科转身离去的时候抓住他的手,德拉科转过头,眼前是哈利递给他的左耳耳机,德拉科张口打算问什么,哈利却抢在他面前,说,再陪我分享最后一首歌吧。

德拉科盯着他看了一会,妥协了。

熟悉的前奏。

“...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直到世界尽头年华老去,我的心里只有你...

  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白头到老心心相印。”

他想起那个在他宿舍楼下笨手笨脚学着哄女生的方法弹吉他唱吉他的哈利,和在阳光底下被阳光耀着的绿宝石般的眼睛,和剩余的其他的一切,无论是作为哈利,一个前直男,笨手笨脚地重新学着如何和同性恋人相处,或者是亲手做的午饭,布雷斯甚至用他当免费劳动力,比如当哈利帮全寝室的人打饭——能用的地方都用上了。

而这一切都结束了。

他抬头看着哈利的眼睛,在男歌手拖着调子,声嘶力竭泣血地唱着最后一句爱意的时候,他了无牵挂地转过身。

一切如常,回到那个没有哈利的十八年去了。


后来哈利杳无音讯,德拉科时常会想起他,也渐渐明白了当初离开哈利的疼痛到底是因为什么,但这一切都过去了,所以无法影响他的【现在】,他现在过的很好,马尔福家横跨几大商业链,门当户对的姑娘低着头,看他的时候面颊绯红,除了——

除了那一首几乎被哈利单曲循环一年的歌,那天他陪着姑娘去逛商场,商场放着放着嘶吼的Believer就开始切歌,前奏响起的时候德拉科几乎愣在原地,姑娘那时候从更衣室里出来,长裙及地细腰盈盈可握,朱唇绯颊,睫毛扑闪扑闪的,因为德拉科看见她而愣神抿着唇而低下头,却没想到德拉科开口问她,这首歌叫什么。

你知道这首歌啊,姑娘因为德拉科开口发问而感到兴奋,我很喜欢这个歌手的,姑娘伸手去掏自己的手机,调出那首歌,两眼亮晶晶递给德拉科,说你听听。

左耳是熟悉的甜言蜜语,而右耳的歌词很明显却和左耳的不一样,德拉科机械性地将左耳的耳机摘下来,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将耳机递给姑娘,以继续维持他的世界好男友的形象,和左耳截然不同的歌词,负能量的沉沉压在他身上,他已经听不见姑娘在说什么了,除了,除了

除了姑娘开心的,然后几乎是因为害羞——他不在乎这个,的声音:

...如果有一个人在和别人分享这首歌的时候把左耳的耳机给对方,自己虽然承受着无尽的负能量和难受,却也愿意把所有的荣光和荣耀给那位和他一起分享那首歌的人...这是我的理解,那对方是有多么的幸运啊...谢...

他再也听不下去姑娘在说什么了。

只知道铺天盖地的潮水冲着他翻涌过来,他无处可躲避无可避,几乎要跪倒在地上,捂着被刀割得四分五裂的心,竟然连一声受伤的嘶吼也无法发出。

而姑娘看起来颇为幸福。


完。


评论(8)
热度(74)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