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似是故人来 07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OOC

架空古代,魔改正史。架空古代,魔改正史。

不考据了瞎jb写。

tag【哈德】似是故人来

九章完结,放心入坑。

-《似是故人来》BE确定

-《似是故人来》Be确定

前篇: 01-03 04 05 06

Free talk:这几章我觉得都好甜...呜呜呜。


眼前德拉科睡颜十分安详,哈利袖手站在德拉科床前,他被德拉科限令地跟在他身边,不准离开一步。哈利有时候会在和马尔福家的侍卫吃饭的时候,偶然间瞥见德拉科站在门外看着他们,这是不常有的;或是在他接近书房一步的时候,德拉科会先行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勾住他的手指,哈利扭过头,德拉科对他抿唇一笑;甚至是巡夜,这位曾养尊处优的少爷执意也要和哈利一起逛遍这偌大的马尔福庄园,哈利提着灯走在有些阴暗的小路上,他和德拉科大摇大摆且光明正大地十指相扣,像是走过好多次一样,十分熟识地沿着马尔福庄园的路瓦缓慢地走着。

德拉科再也没有在哈利面前提及哈利潜入书房的事,有时候哈利会看见德拉科面向他,欲言又止,哈利眨眨眼,只当德拉科是全然担心着无谓的事,抿着唇也把德拉科拉到自己的怀里,两个人站在走廊面对着马尔福家列祖列宗的画像,哈利低下头去吻德拉科,油画里似是有厚重的视线涂在他们身上,然后哈利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男男女女的画像面前,虔诚地握着德拉科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像是提前拜见了你的长辈们。哈利盯着画像对德拉科这么说着,军队里有很多私定终身的人,至少我见过的,军官夜逃,更有甚者不过是妙龄少女,两个人在黑暗的掩盖下,往前摆一张各自姓氏前辈的照片,黑夜隐藏了他们的吻,哈利笑道,示意德拉科两个人交握的手,说,你看,这算不算见过了马尔福家的前辈们。

这句话的个中苦涩滋味,也就哈利个人懂得了。

德拉科说没想到你还相信这种东西,然后他顿了顿,说,这种感情,总有人会理解的。

不是在这个时代,哈利这么说道,德拉科,属于我们的时代还没有到,他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握住德拉科的肩膀,一张俊脸凑上去,离德拉科的肌肤不过三厘米:我之前有个在同一个军队的朋友去了法国,他说那里...足够自由,恋人可以在大街上肆意拥吻,没有人能够真正离开对方,怎么样。

哈利的呼吸打在德拉科的脸上,两个人藏在走廊的拐角,德拉科靠在哈利身上,他的食指蹭了蹭哈利的食指,说,我们会迎来自由的,新贵族正在将政权引领至民主,我从外面听到的,但在此之前,他将自己的手从哈利的手中抽出,食指抵在哈利的嘴唇上,说,你身上有带你们波特家,无论谁的画像吗?


对哈利加倍防范的不仅是德拉科,还有卢修斯·马尔福,马尔福的家主几乎拿出了当年查反叛军队俘虏的技术,甚至在家里布下了额外的眼线,当哈利察觉到这一层的时候他还握着德拉科的手,霎时有些慌张的想把手放开。

而德拉科抬头徐徐地看了他一眼,得逞似的反而将哈利企图挣脱的手握紧,然后压低嗓音说,你放心,他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火光衬的德拉科的脸有些许苍白,那双蓝色的眼睛中央簇起了篝火,哈利心下一动,伸手遮住德拉科的眼睛,德拉科的睫毛有些受惊地在他的手心里扑闪扑闪的,被掠夺了光明的德拉科把他自己向哈利靠近了些,问,怎么了。

哈利在卢修斯布置的眼线之前,苍穹之底,他凑上去,吻了吻德拉科的耳垂,湿润的空气被嘴唇的颤栗而颤动,我喜欢你,哈利说。

哈利整个人被他手中拎着的煤油灯的灯光而包围,他闭上了眼睛,心里许多情绪搅和在一起,震得手脚都发麻。

而,而那令人既欢喜又羞的面红耳赤,却火辣辣的真实。


后来哈利逮着机会潜进卢修斯·马尔福的书房窗户一次,差点惊动卢修斯设在书房里的机关,哈利允许自己顺一口大气,又偷偷按原路返回,设置着机关的房间企图将所有的一切都锁住,而藕丝却顺着门缝扒住了哈利。

他不是没有想过两全其美的办法,马尔福家族若是早与旧贵族断了联系,如同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新贵族自是愿意将一切都捧到马尔福大功臣手中,而如今这种念想是做梦都不敢想了。

罗恩那边传来了消息,组织利用那把配出来的钥匙打开了马尔福家的金库,确认了那冰凉又精致的白玉是旧政权的印玺。只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并没有将那白玉取出。

哈利策马奔出马尔福庄园的时候没有和一个人请过假,他知道这很明显违反了马尔福庄园的律令但是谁在乎,就算哈利不说,这些事照样能传到卢修斯耳朵里,所幸中午不是哈利值班,马尔福的暗哨将策马的哈利禀告给卢修斯,卢修斯点了点头,倒没说什么,在眼线问卢修斯是否要快马跟着哈利的时候,卢修斯摇了摇头,说让他去吧。

两个人站在烈焰的太阳底下,哈利和罗恩约在了一个颇为偏僻的地方见面,周围几里都是空旷的黄土,罗恩踩了踩松软的黄土,转过头告诉他,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就几年前,军队打到了这座城的城下,就是在这个地方,乔治,我的哥哥,被埋葬在这宁静的黄土之下,后来没过多久,革命胜利了,伦敦的大门被彻底打开,旧贵族被碾成废土。

而我的哥哥。罗恩说,和旧政权一起被埋葬,和这如日中天的日不落帝国一样,死在这荒凉的,杂草都不屑于声张的废土上。

我们得到消息,卢修斯·马尔福的野心并不止步于现如今皇室给的权力,马尔福家正在城市的外围,悄悄蓄起军队,总有一天会攻进城内。罗恩顿了顿,我总觉得,既然一切如果都要回到以前的情况,那我那为了革命而死的哥哥,不就是白死了。

没有重量的人都被掩埋在这里了,因为没有人缅怀,罗恩这么说道,他转过头,对哈利说,而你不一样,哈利,我们在马尔福家还有内应,你们俩大可以联系,我太危险了。

一切都会结束的,罗恩这么说到,举足轻重的人也能更改历史的,他背对着哈利,声音沉重,我坚信着,所以,哈利,还麻烦你多辛苦一会,就当是为这个金玉其外的政权,或者是脚下无辜的冤魂,或是为这个苟延残喘的王朝,或者就单纯的为了你的父母。

我知道,哈利伸出一只手,最后搭在罗恩的肩膀上,这也是我们之前为之而努力的,而我不会让你所担心的事情发生的,罗恩。

可我听说......?

一切都很好,罗恩。哈利抿着唇将罗恩的肩膀掰过来,然后对上罗恩有些担忧的眼神,知道这次的谈话重点是这个了,于是又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为了说服罗恩,一切都很好,按原计划进行就可以了。


当哈利拴住马,拖着自己有些精疲力尽的身体回到马尔福庄园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会碰见等待他的德拉科,凝重的表情一瞬间忘记收敛,瞪大眼睛对上了有些怒意的德拉科。

你去哪了。德拉科斜着身体靠在门框上,他双手抱胸瞪着哈利,冷哼一声,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如今偷偷回来,你也不打算和我说一声吗?我找了你挺久的。

哈利眨了眨眼睛,他的思绪还停留在罗恩和他讲的,组织里出了内鬼,罗恩也在被人跟踪,组织处于岌岌可危,而有人通报组织关于德拉科和哈利的暧昧,这更令组织人心惶惶,罗恩的肩膀上被压上了太多太多,而远处的乔治的尸体更是他的梦魇,他不能不顾及好友的担忧和折磨。

对不起。哈利这么说道,我接到信的时候比较紧急,所以我就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哈利抿着唇只来得及将自己脸上怪异的表情收敛,然后他往前走了一步,企图去握德拉科的手,却被德拉科一把甩开了,他冷声道,别碰我。

德拉科。哈利的手僵在空气中,他的表情霎那间有点受伤,而德拉科目光直直地盯着他,说,你去干什么了。

哈利抬头打眼看了他一眼,训练有素的军官最终把手收回插入自己口袋里,他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我去见了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德拉科不依不饶,什么朋友能让你不惜无视马尔福庄园的例令而在正午的时候跑出去,甚至都不和任何人通报一声。

之前和我有联系的发小,你知道的。哈利这么说着,四周静悄悄的,德拉科显然在这里等了挺久的,四周的卢修斯·马尔福的暗哨也都被德拉科遣走了,于是他十分大胆地走上前,想去捏住德拉科的手讨一个吻。

德拉科避开了,他嗤笑一声,我可不信什么发小,什么发小能让一个军人无视自己服从命令的天性,他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扭过身体背对着哈利,再也没有回应过他一句话,哈利盯着远处的马尔福家小少爷渐行渐远,他的肩膀垮了下来,然后整个人“咚”地一声虚弱地靠在了墙壁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哈利的预料,那天晚上黑夜浓的如同墨一样,就像哈利的心事,晕不开也不散,马尔福庄园如同死一般寂静,这是平常所没有的,自从中午和德拉科对上以后,哈利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位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只当是万物,甚至于感情都有个间隙期,而今天不过是所有人的间隙期碰到了一起罢了。

直到有人敲开他的门,却因为他还在庄园而感到吃惊:小少爷和随从都去帕金森小姐家举办的宴会了,没想到少尉还在这里..?

哈利疑问性地“啊”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发现这件事的严重性,他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就往外跑,这哪是德拉科感情的间隙期啊,分明是这位小少爷还在和他呕着气,才刻意不叫他,像极了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德拉科趾高气扬,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和他说,麦克白的护卫可是被人以血诬陷,并提醒他如果识相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漆黑的树影在不断的倒退,他和德拉科曾经去过潘西·帕金森的家一次,所以还算认得路,他的心脏在绝望的跳动,哈利握着马鞭,深吸了一口气,罗恩不是没有告诉他组织最近会有行动,而目标就是马尔福家最引人注目的小少爷,德拉科不带他一起去舞会的举动,一是分明的不信任,二是德拉科也的确太过心高气傲,是真的被伤到了。

哈利叹了口气,只得快马加鞭。

当哈利赶到的时候,德拉科正挽着潘西·帕金森的手在人群中翩翩起舞,他拍了拍自己衣服,舒了口气将手肘搭在麦克肩膀上,麦克带着笑看着他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是不是和少爷吵架了吧,最近无精打采的。

哈利耸耸肩,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当他看见德拉科完好无损的那一瞬间,他承认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从那一瞬间开始他的眼神就紧紧钉在了德拉科身上,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什么能让他死也移不开目光,他觉得德拉科是唯一一个。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只让他觉得越发苦涩,最终在侍者带着训练有素的笑容弯着腰递给他一杯插着塑料伞的气泡酒的时候,哈利才觉察出什么不对劲来。

眼神在那时候已经移开,但索性德拉科周围还有马尔福家的暗哨。哈利来不及制止,他只看见另一边的侍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一把银色的匕首,几近要往德拉科身上刺。

玻璃杯里装着的气泡酒溅到哈利的靴子的时候,伴随而来的还有心脏骤停,血管死死勒住心房,德拉科脸上一片苍白。

行刺者被人死死按住,撬开了嘴巴塞入了毛巾企图自杀,眼睛锐利地憎恨地瞪向哈利,而哈利却丝毫没有看他那边,而哈利能做的,是在行刺者被人按住的那一刻冲过去,然后紧紧地伸手将德拉科搂在怀中。

四周一片哗然,那一瞬间哈利将什么羞耻心,伦理道德抛到了脑后,而他满心满眼里只有一个人,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死死地抱住德拉科,隔着衣服肉体的真实触感让哈利死死咬住了下唇,他无法想象如果这次没有马尔福家的暗哨德拉科会怎么样,德拉科可能就死在这里了,一想到这个,哈利拥抱他的力气又加重了几分,几乎要把这个人揉进自己的怀里,揉进自己的血肉里,揉进自己的身体和自己合为一体,这样没有人就能伤害他。

哈利?德拉科尝试性地推推他,他们俩现在是众人中心,德拉科的耳根有些微红,他凑到哈利耳边和哈利咬耳朵:你怎么了。

没,没。哈利这么说道,然后他稍稍松开德拉科,他的手像是害怕被丢下一样握住德拉科的手,然后捧起德拉科的脸,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视野有些模糊,克制住自己想要继续这么死死抱着德拉科的愿望,嘴里喃喃着对不起,然后他又说,我不该让我的眼神离开你,哪怕半步。他说,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么的害怕与难过,我那时候在想如果你父亲没有带着卫兵和暗哨,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从没这么害怕过,我怕他背着我对你的后背动手,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匕首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慌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慌过。

你什么意思...?德拉科皱起眉头,又推了推哈利,你冷静一点,我不是好好的?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吗。哈利盯着他的眼睛。

德拉科,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爱你。


<似是故人来> 07 完

全文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37)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