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两个人站在走廊面对着马尔福家列祖列宗的画像,哈利低下头去吻德拉科,油画里似是有厚重的视线涂在他们身上,然后哈利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男男女女的画像面前,虔诚地握着德拉科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像是提前拜见了你的长辈们。哈利盯着画像对德拉科这么说着,军队里有很多私定终身的人,至少我见过的,军官夜逃,更有甚者不过是妙龄少女,两个人在黑暗的掩盖下,往前摆一张各自姓氏前辈的照片,黑夜隐藏了他们的吻,哈利笑道,示意德拉科两个人交握的手,说,你看,这算不算见过了马尔福家的前辈们。

这句话的个中苦涩滋味,也就哈利个人懂得了。

德拉科说没想到你还相信这种东西,然后他顿了顿,说,总有人会理解的。

不是在这个时代,哈利这么说道,德拉科,属于我们的时代还没有到,他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握住德拉科的肩膀,一张俊脸凑上去,离德拉科的肌肤不过三厘米:我之前有个在同一个军队的朋友去了法国,他说那里...足够自由,恋人可以在大街上肆意拥吻,没有人能够真正离开对方。

哈利的呼吸打在德拉科的脸上,两个人藏在走廊的拐角,德拉科靠在哈利身上,他的食指蹭了蹭哈利的食指,说,我们会引来自由的,新贵族正在将政权引领至民主,我从外面听到的,但在此之前,他将自己的手从哈利的手中抽出,食指抵在哈利的嘴唇上,说,你身上有带你们波特家,无论谁的画像吗?”


SSGRL七没写完,偷跑一段,晚安。

我的哈又被我自己带跑了。


评论(2)
热度(18)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