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似是故人来 05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OOC

架空古代,魔改正史。架空古代,魔改正史。

不考据了瞎jb写。

tag【哈德】似是故人来

九章完结,放心入坑。

 @Wax Gourd 

前篇: 01-03 04

  后来德拉科自是一夜酣睡,哈利从罗恩处回来的时候他正蜷缩在被子里,唯一发出声响的是德拉科细微的呼吸声。哈利轻手轻脚地让钥匙滑回德拉科外套的口袋,又坐回窗台才重新眯上了眼睛,任由脑袋里发散的思维又耀武扬威起来,他想起第一次决定从军的时候他盯着护卫队闪闪发亮的帽檐和军衔; 军人昂首阔步站在话筒前面; 有着另外一种军衔的人将属于他父亲的勋章递给他; 想起卢修斯·马尔福手指擦过玉制的手杖头;想起德拉科扭过头的时候不加掩饰的厌恶,和他转过身,窗外是罗恩放的烟花,而他却对上德拉科还带着困意的双眼。

  朦胧中似乎有一片羽毛似的物品划过他的脖颈——或者是呼吸声,曾日夜在军营里被千里外马蹄声惊醒的上尉惊觉有异,眼皮都没抬保持着熟睡姿势,在尾部扫过他裸露的肌肤的时候手指爬上腰带,那里藏着一把短小而尖锐的匕首,他能感受到对方站在他面前,来意不明地拿着某些随意的东西骚扰他,他握住腰带上贴着他腰上的肉的匕首,在睁开眼的一瞬间准备将匕首抹上对方的脖子——

  “啧,还说是皇室的人,睡得比我都熟。”

  准备抽出匕首的手卡在了腰带和铜质匕首柄中间,哈利微不可觉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德拉科这句话再晚说一秒,他就会成为马尔福家和皇室的罪人。而德拉科·马尔福似乎还对自己即将所处的境地毫无察觉,啧啧了两声拉开了声调就开始把哈利往死里损,什么“要真是有什么人来了还是得靠自己”,“睡得比我都沉是多么没有自觉心”“我父亲的狗都要跟着嗅过来了而你还在呼呼大睡”,最后哈利终于发现自己装睡听对方损自己是多么没有意思的一件事,手悄悄地从匕首柄上拿开,再在德拉科阴阳怪气地说着“再不醒马车都已经驶回马尔福庄园..哟呵,你醒了?”

  哈利的眼神古怪的一片清明,他点了点头,跳下窗台,捏了捏自己有些发麻的大腿,他抬头看了一眼德拉科看他的眼神,马尔福少爷,他有些咬牙切齿,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每天早上醒来看着我还活着,至少上尉你醒来不会看见我的尸体凉在床上,德拉科坐回床上,那就是你需要向上帝摇尾乞怜的时刻了。

  哈利抿着唇,那把匕首还贴着他的肉,但体温已经将铁温成了几乎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哈利感受不到它,但即便如此,哈利还是毕恭毕敬地将右手放在腹部,然后朝德拉科鞠了个躬,是属下的失职,他说,他决定不把几乎要取了德拉科的命这种话说出来,属下从庄园走过来舟车劳顿,这个借口太蹩脚了,哈利这么想到,不会再有下次了。

  而德拉科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说无所谓了,反正过几天你就要从马尔福家滚蛋。

  哈利闻言鞠着躬,在头发投下的阴影中挑起了眉,嘴上毕恭毕敬地应着是,当初皇室派他来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就没有告诉过他任务期限,但是没想到德拉科听见他说是了以后皱起了眉,走下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说,我们马尔福家亏待你了?

  嗯?

  哈利没敢抬头,又听见德拉科说,那声音里像是有些什么,你就这么想走,想走到我提到这个你就点头应和?

  如果这是您的意思,哈利这么说道,他低头看着地板眨了眨眼,显然没有搞懂德拉科的意愿,他能嗅到德拉科声音里有些战场上的硝烟的味道,或是医疗室里的绷带和酒精的味道,他不知道为什么,但德拉科很明显在这一刻提醒了他那段岁月,我会在您需要的时候离开...他顿了顿,又加了句,反正我的伤也快好的差不多了。

  他等了许久等到德拉科一声“啧”,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嘟囔了一声没劲,然后拎着自己的包和将卢修斯·马尔福指名道姓要的东西抱在怀里,就走出了门,剩下哈利对着他的影子直起身子,十分自动自觉地包揽了剩余的物品。

  甚至一直到骑着马走在马车前,哈利也没搞懂德拉科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转过头去问德拉科的时候和卢修斯的心腹四目相对,这人在往马尔福庄园回走的时候终于想起了自己被卢修斯嘱咐的任务,眼神死死追随的哈利,哈利冲他僵硬地笑了笑,也就没有再去想古怪的马尔福小少爷的事。

  一直到走回了马尔福庄园大门,他才想起好像有什么被他遗忘了,但打量了马尔福庄园一圈,又被麦克之流的狐朋狗友拉去交流对市中心姑娘们的看法,也就真的忘了。


  后来他和马尔福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哈利说不出是哪里有些微妙,这个改变发生在每天早上的清晨,他有时能在起床的时候和刚出门的马尔福小少爷打个照面,或是午饭过后散步的时候刚好碰上不知道干啥四处游荡的德拉科,再或者就是吃过晚饭他帮助门卫巡逻完毕,沿着长长的铺着红色毛毯的长廊慢慢地走回自己房间,有时候会被马尔福小少爷拉进他的房间,然后两人莫名其妙地下起了棋。哈利只觉得哪里不对,却也乐于这样的生活,在命运允许他可以将对方军的时候他选择了被对方心甘情愿俘获,俩主仆和谐的连管家都被吓着了,三番五次来德拉科的房间催哈利,哈利这时才恋恋不舍从几乎被对方杀得片甲不留的棋盘前起身。

  这段时间持续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时间,哈利后来几次想潜入卢修斯的书房都找不到机会,卢修斯自从上次他们从市中心回来以后就似乎对书房多加了一道防护锁,哈利就算借巡逻的名义也进不去摸个究竟。上次交给罗恩的钥匙有了消息,罗恩成功的将钥匙打造了出来,就差实地实践,罗恩在电话里声音欢快,像是在电话那头眉色飞舞,哈利边听边抿着唇笑,在讨论的末尾还谴责了罗恩一句勇气可嘉,竟然敢直接打到马尔福的庄园。

  哈利是从德拉科的房间里被叫出来了,马尔福小少爷的专门护卫,在刚刚结束一盘棋后准备给马尔福小少爷讲军旅生活的上尉,听见有人敲门并提及楼下来了电话,来自一位自称是哈利故乡的友人,刚刚到达伦敦不久,无亲无故,只能想起在给家里只留了一个音讯的哈利,几经辗转打听到哈利被分派到了马尔福家。

  哈利眼神一变,好言好语地劝了马尔福家的小少爷,然后冲下楼就是一声担心的一个“早安”的招呼,罗恩的声音爽朗的像是夏天的吹散闷热的风,噼里啪啦就真的像一个刚进城的穷小子,尖叫一声和哈利说城市里的东西有多少是他没有见过的,机器是怎么轰隆轰隆转起来的,哈利握着电话带着笑陪着罗恩应着好好好,然后说等自己有机会放假了就去找他。

  罗恩没有避开哈利为马尔福庄园工作的事,过了一会假装疑惑地问他怎么开始为马尔福家而工作,哈利假装四下看了看周围,低声地说道是上面给的任务,他是陪着别人来的。罗恩在那头装模作样地噢了一声,又把话题转到他最近追的姑娘上。

  哈利和罗恩认识这么多年,从小和赫敏三个人黏在一块,只有在参军的时候才和赫敏分了开,就算是这样,两人也在军营里一起摸爬滚打中伤互拉,十几二十年过去了,这样分居两地倒也真的是鲜少,罗恩在一头叨叨赫敏如何如何将要被他的英勇帅气而感动,他将快要如何如何抱得美人归,父母对赫敏如何如何满意,三天两头碎碎念门当户对,哈利凝神细细听罗恩每一句话,然后是不是嗯了一声,快最后的时候罗恩好像挺不耐烦的问了一句哈利你在听着吗?

  哈利说我在,然后又问他,怎么了。

  罗恩这时候才说,你记不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我弄丢我们家钥匙了?

  哈利皱着眉嗯了一声。

  罗恩说我找人又重新刻了一把(1),我和你讲大城市就是好,在家里这种事情得等上十天半个月。

  不至于吧。哈利紧皱的眉眼稍稍舒了一点,你回家试过了吗?

  那倒没有,罗恩说,我还没来得及,听别人说家里好像遭贼了(2),我刚到大城市来,幸好值钱的东西都带在身上,还想投奔你来着,哪知出了这事,我可能很快就要回去,钥匙的话,再说。

  哈利握着话筒点了点头,他张了张口,又什么都没说出来。然后他抬头,瞥见墙角德拉科·马尔福正站在墙角那边看他,准备说什么的话到了嘴边又绕了个弯,说那你小心点,这城市也兵荒马乱的,别给人打劫了,钥匙我们是丢不起了...多穿点,他又说,这几天降温。

  罗恩在那边说我知道了,过了一会又说,宝宝上次写了一首诗,要我念给你听。

  哈利说你念。

  罗恩顿了顿,又说,我的影子被人踩着一动不动。(3)


  哈利一直到挂了电话才回出一点事态危急的味儿来。他拿着话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挂电话的时候来自四面八方的耳朵又重新耷啦了下去,哈利这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后他转过身,盯着从墙角走出来的德拉科,他把放松了的嘴角又重新扯起来,少爷。

  来自家里的电话?德拉科瞥了他一眼,问。

  哈利实话实说:有个兄弟来伦敦了,不知道为什么得知我正在马尔福家工作...可能是我保密工作做的不好,我给少爷道歉,这个消息不应该被别人知道才是。

  不用了。德拉科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盯着哈利看了一会,然后说,你刚刚的表情很微妙。

  很微妙?哈利皱眉。怎么个微妙法。

  很放松,德拉科换了一个形容词,又说,马尔福庄园迄今为止没有幸让波特上尉这样笑过,甚至我的棋子。

  哈利被这句话弄得一愣神,说,少爷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德拉科盯着他,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将左手抬起来敷在哈利还按在话筒的右手上,然后他对上哈利疑惑的眼神,说,我想看你以后都这样笑,行吗?

  既然是少爷要求的,那我就......

  剩下的话被德拉科堵在嘴上,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在没有表达清楚感情的时候就当哈利是默了认,哈利瞪大眼睛看着德拉科吻上来,然后德拉科的左手生怕哈利反水一样,死死抓住哈利的右手。

  哈利的大脑一下飞速闪过千万种解决方式,他没有想到马尔福家的小少爷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动作,他们保持这个僵硬的姿势几乎有十秒之久,他都能感受到德拉科的睫毛在死命地颤。

  然后他做出了连他自己都没准备好的举动。

  哈利没被控制住的左手按在了德拉科的腰上,马尔福的小少爷把他彻底摁在了悬崖峭壁上,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小心翼翼地握住德拉科的手,企图期盼这唯一一根救命稻草能把他救上黄土。


(1):暗语,德拉科的钥匙复制好了。

(2):暗语,组织内有内鬼

(3):暗语:我被人跟踪。


  <似是故人来> 05 完


  全文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40)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