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似是故人来 04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OOC

架空古代,魔改正史。架空古代,魔改正史。

不考据了瞎jb写。

tag【哈德】似是故人来

八章完结,放心入坑。

说更新,就更新,鸣谢打死催更的激励着我的 冬瓜不爱吃冬瓜汤 @Wax Gourd 


  马车徐徐地停在白色透明夹杂着灰色晕染的大理石银行台阶前。

  哈利翻身下马,先上前一步将被装裱的小心翼翼,在阳光底下甚至还反着光的许可证递给门口握着长剑守门的士兵。那人尖锐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着哈利,伸手接过许可证低头扫了一眼,视线落在哈利的腰带上,又抬头看了看哈利,这才低沉出声道,这张许可证上上面明明写着马尔福家的名字。

  我们家少爷正缓缓上来,阁下。哈利抬头对上门卫的眼神,那人眯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又转了一个角度往下看逐渐走到他身边的德拉科·马尔福,他的眼睛停在马尔福家独有的金发上看了一会,将许可证选择性递给德拉科,被军服腰带紧勒的身体微屈,道,马尔福少爷,请进。他鹰勾一般的眼神盯着德拉科拍了拍他的衣服跨步进去,另一旁的随从——卢修斯执意指派给德拉科的——随即也紧跟着德拉科跨过了大理石门跨。

  而哈利却被拦下来了。

  哈利心下一惊,他抬头去看门那边的德拉科,又看了看拦住他的守卫。德拉科听见异状扭过头,高声叫道,你怎么敢。

  我无法证明他的身份,马尔福少爷,依照新法的条例,不被确认身份的人无法进入银行。守卫一板一眼地说着,他身上没有马尔福家的家徽,所以即使他与少爷一同前来,我也无法破格让他进入银行,您可以选择让他在外面等你...

  哈利心下一惊,他们今天清晨便匆匆忙忙起身配枪上马,是因为卢修斯差德拉科去市中心的银行取钱,这笔钱放在银行金库的保险箱内,德拉科执意将哈利拉过来,称“没有人比波特更清楚市中心的路”,保险箱内藏着什么哈利不知道,但他能断定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咬了咬唇,眼前的守卫甚是难缠,死心眼般挡着哈利不让他进去,由于马尔福家实在不想大势宣扬皇室已经派人来保护他们,哈利不敢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落没的旧贵族,鲨鱼失去了视力也可凭借嗅觉确定猎物进行撕咬,他抬头看见德拉科盯着他,哈利站在门跨外微微欠身,那我就在门口等少爷好...

  进来。德拉科冷冰冰地说,放他进来。

  可是马尔福少爷...守卫提高了一个声调,我们不被允许放未知身份的人进来。

  你真是在和谁说话...德拉科冷哼,是在和我吗?他顿了顿,那你应该有点自觉,不要管马尔福家的狗,我说让他进来。


  哈利跟着德拉科穿过银行金库的地下室,旁边的卢修斯指派的随从仿佛从没有进过这等地方,有些傻气地左看看右看看,被哈利摁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头朝前,稳一点往前走,没看见周围的护卫已经去摸腰间的手枪了吗?

  德拉科这时转过来看他,哈利抬起头,说,少爷,怎么了吗?

  你现在叫的倒是挺顺口的。德拉科嗤了一声,不怪乎你没反应。

  什么没反应?

  我刚喊你“马尔福家的狗”,德拉科在一个保险柜前站定了身体,我以为一离开他的视线你又要开始乱吠。他蹲下身,从口袋中摸出一把做工精致的金钥匙,缓缓地插进匙孔。

  我还是分得清场合的,少爷。哈利这么说道,而且少爷从另一种方面来说,可谓是帮了我跟在少爷身后保护少爷的安全是我的职责,如果我不能寸步不离地保护您...

  行了,德拉科转过身,把另一个人打发到旁边望风,站起身面对着哈利,我总觉得今天你有点奇怪。

  哈利微微低着头,回避德拉科的视线,眼神却瞄到旁边支着耳朵偷听的随从,德拉科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懂了。然后他冷笑了一声,嘀咕道你可真是一点没变,重新蹲下身打开了保险箱。

  哈利站在德拉科背后企图往里面窥探,可惜保险箱里漆黑一片,德拉科也只是将手伸进去,然后摸出点纸质钞票出来,哈利站在德拉科背后,在德拉科转过来的时候眼神飘到了天花板那边,德拉科也许是狐疑地看了哈利一眼,又说了一句,量你也不敢做手脚,然后才开始小心翼翼地将保险柜里一样中心拿了出来,惊叫地啊了一下,又飞快地将东西塞回去。

  那是一个印着代表着旧政权的十字架的——哈利飞快地转过头去,他背在后面的双手紧绷住了,他的右手紧紧抓住他自己的左手,而暴露在空气里的脖颈,凉意似乎变成尖锐的刺直往上面扎。他听见另外一个随从听见德拉科的惊呼声跑过来,诚惶诚恐地点头哈腰。

  德拉科的视线在对方身上停留了五秒,然后把对方支走了:你在外面等我们。

  那随从狐疑地看了哈利一眼,却十分顺从地离开。

  你不知道你这样是很危险的吗。哈利说,把我和你留在这里。

  他打不过你。德拉科这么说道,帮英格兰打过仗的士兵,不是区区舞文弄墨之人能弄倒的,你看看这里,波特上尉,如果你在这里对我做出什么事,死的人是你。

  哈利顿了顿,随即敛着眉说,是。

  那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德拉科即使是挥金如土不问政治的公子哥,他也明白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好几个月前那个符号还张牙舞爪地在天空中挥舞,耀武扬威地彰显着日不落帝国之威,如今所有对着那个符号恭恭敬敬的人脑袋都入了土。你看见了什么。他对哈利说。

  哈利将头低下对上他的眼睛,声音平稳清朗,说,少爷,我什么都没看见。

  这便是这群贵族需要的答案了,对面的德拉科这才点点头,又问,你敢发誓吗?

  以波特家族和上尉哈利·波特的名义发誓,哈利重复了一遍,我什么都没看见。

  ——那可能是个玉佩,或者玉块,甚至可能是一个印章。上面印的花纹貌似别样精细,不会是大街上卖的教会护身符...

  德拉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视线聚焦到哈利的脸上,说,你不是马尔福家的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精细的印章,白玉,白色的。

  哈利咧开一个笑容,他单膝跪在马尔福面前,一手撑着地下,低着头,声音低沉,我将以我的性命和忠诚起誓,先生。

  ——印章,白玉,花纹,玉。

  一句话的“先生”后面的翘音被他一下吞入肚去,哈利微不可闻地“啊”了一声,忠诚的头颅几乎要低到阴影里去。

  啊。他说,印玺。


  面前的牛排大概只有六分熟,哈利看着眼前的马尔福优雅地将刀叉拾起,然后咬了一口自己手上涂着黄油的面包,卢修斯派来的侍卫被街上某个花枝招展的应召女勾走,汲取精神上的养分。哈利嚼了嚼面包合着水吞了下去,与这颇有格调的餐厅完全不符。

  你这是损害马尔福家族在大众面前的形象。德拉科慢条斯理地插了块牛排往自己嘴里送,哈利耸了耸肩大剌剌靠在椅背上,看着德拉科抿着唇笑。

  德拉科问你笑什么。哈利脑袋里还停留在白玉的脂般影像,被德拉科这么一说,连忙说没什么。德拉科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过了一会哈利将手上的面包吃完,德拉科那边才幽幽地来了句,后悔了?

  后悔什么?

  没有和他去。德拉科拿下巴点了点哈利旁边的一个空位,今晚我不会拦着你,上尉,反正你的忠诚也...

  我的忠诚属于马尔福家。哈利打断了德拉科的话,又说,更何况,您的安全更重要一点,这也就是为什么家主同意我跟过来吧。德拉科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似是在确认此话真假,然后他往嘴里送了最后一块牛肉:我记得麦克和约翰几个人在讲荤段子的时候,你好像不太感冒...?

  我那时候腰疼,哈利说,正被一颗子弹打入腰间,是谁都无法面不改色接荤段子的吧?德拉科眨着眼睛想了想,说,可你是军人。

  军人也不代表可以被打一枪,然后在面不改色和人意...开玩笑啊的吧。哈利抿着唇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以为你大概不会管部下讲什么。

  上次听到的,我给你拿药的时候。德拉科这么说,拿着一条白色的餐布擦了擦嘴,对哈利说,我有一件事,你介意我问吗?

  哈利耸耸肩,你说?

  如果在你伤痛的时候荤话不能带给你治愈的作用,换言之年轻俏丽的身躯不能让你感到兴奋和忘却伤痛...你是男同性恋吗?

  即使是深夜,卢修斯的随从还沉浸在温柔乡中,黑暗中摸摸索索摸不到他们现在落脚的地方。哈利坐在黑暗里,德拉科脱了一件衣服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竟然毫无防备地睡着了。哈利坐在窗台上盯着远方闪烁着的星星,他不知道坐在窗台上坐了多久,楼下骏马不耐烦的踢了踢草丛也站着闭上了眼睛。

  哈利的影子爬在德拉科的身上——是他扶着德拉科上的楼,手指还能触碰到银质的钥匙,硬梆梆的,他放松了手劲把德拉科送上房间,挂好衣服——他的手伸进德拉科挂在椅子上的外套,触碰到冰凉的凹凸齿孔。

  他将钥匙握在手心,钥匙尖儿扎在肉做的手心上,踮着脚踩着他的影子出了门。外面走廊静悄悄的,东西在手上的时候,他才觉出有几分困意。他站在走廊里,放了两枚硬币在公共电话上。

  喂。罗恩,对,是我。

  他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才继续说,我可能需要见你一面,带一块没有用过的钥匙模具来。


<似是故人来>04 完

全文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57)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