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哈德】Beauty and the beast[下]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这章还是没有)

Note:女装攻/美女与野兽AU。

Free talk:关于肉我解释一下..由于这边已经是凌晨,肾再好也肝不起来了。所以打算先完结了,肉,有机会再填吧,我也好喜欢女装攻啊。

最后结尾强行圆了一下(??)


君子动口不动手,若要动手莫毁容。

x谢谢(

 



05.

日子与时间总是成倍的过的飞快。

再之后的日子是哈利在被“囚禁”的时光里过的最快乐的了。他和野兽——我总不能一直叫你野兽,哈利这么说。野兽想了想,说,马尔福,我姓马尔福——马尔福,在积雪漫过城堡的时候拉着他的毛茸茸的手跑到雪地里,或是盯着大雪漫在山尖,然后坏心眼的摇动枝桠,让积雪全落在马尔福的头上,然后看着对方瞪大眼睛,哈利又冲着他的脑袋扔了一把雪。得意洋洋地看着对方恼羞成怒,然后在对上他的视线以后又飞快的避开。

你怎么了。他凑过去问。

马尔福冲他摆摆手——也许那是爪子,然后坐在了雪地上。哈利走过去将手放在他毛绒绒的爪心里,沉着声问,马尔福,你在害怕什么。

旁边的马尔福没有说话,哈利扭过头去看他,却被他用另一只毛绒绒的爪子捂住了眼睛。

你在害怕什么。他又问了一遍,眼前是一片被人捂住的温暖和黑暗,他什么都看不清,对方的呼吸声十分平稳,捂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说,我不害怕。

你捂住了我的眼睛。哈利伸手覆盖在马尔福的手上,他们所站的地方已经被白皑覆盖。他能听见马尔福的呼吸声,兽类的喘息很重,他可以想象到白气从对方口中不间断地呼出,这便是冬天了。而当你捂住我的眼睛,你无所畏惧了。

马尔福没有答话。

后来哈利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切都会好的。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他那时候还握着马尔福的手,企图用自己的声音安慰一个耷拉着耳朵的孩子: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被你吓到了,但现在我觉得你很好。


哈利本以为这番话能打消马尔福所有的顾虑,他不知道马尔福在害怕什么,只知道对方只有捂住他的眼睛,哈利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才敢探出头来深深吸一口气,这个城堡不算大也不算小,但哈利就是找不到马尔福躲在了哪里,他甚至去了西翼的客厅,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朵艳红的玫瑰花也不见了。留下空无一物的玻璃罩,跌在雍容华贵的红色地毯上,同时不见的还有那双冷漠的灰色眼睛的画像。

哈利这时候才意识到哪里不妙,他曾以为那次的握手已经把马尔福心里的害怕打消了一干二净。不料却起了反作用,将马尔福又向远处推开了不少——他也许可以窥的一点马尔福躲着他的秘密。但是这依旧不能解决他心中的疑惑。后来他在自己的房间提着裙子坐了两天,才打定主意下山。

十分难得的他走出城堡的时候城堡内外空无一人,哈利坚信马尔福在某一个地方看着他,而他盯着天空看了好一会,后知后觉发现他已经在这里住了挺长一段的时间,至少知道围绕着城堡的迎春花,再有几个月就能开放。

这个冬天即将过去了,是的。对马尔福来讲,玫瑰花的花瓣将在最后的寒冬凋零。而直到哈利离开城堡,马尔福更像是一种妥协和放弃。

哈利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是否对德拉科·马尔福真的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他甚至不清楚马尔福会对凋零的玫瑰做些什么,但那已经又与他无关了。血红的马匹不耐烦地踏着柔软的雪,落单的狼对着山顶的白色仰头嚎叫,松鼠踏过雪地留下了一个石头大小的脚印。

哈利企图安慰自己:一切都结束了,这就是所有的结局了。可他还是遏制不住内心的忧虑,对马尔福的忧虑。他企图安慰自己至少自己一切都好,安然无恙的可以回家。

他努力没有再转头回去看那座高耸的城堡,因为那种奇怪的感情在他胸口翻涌咆哮,甚至盖过了他要回去寻找父亲的忧虑。


06.

见到哈利回来的詹姆斯喜极而泣,说明在哈利离开这么久的时候,托马斯大闹了一下格兰芬多村,后来出于对野兽的恐慌以及怂,最终是没有攻上城堡去营救哈利。哈利只能在一旁笑着给自家父亲顺毛。把自己的裙子打理放好,便再也没有机会把它拿出来再穿一次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之前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有一天他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吵醒,面前站着棕红色的中型座钟表,哈利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把纳威从地上抱起来,压着声音,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钟表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最后叹了口气,你还真的是个男的。

哈利被问的莫名其妙:我当然是个男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钟表尝试性地摇了摇头,我哪敢有什么意见啊,然后他的声音变得趾高气扬:你,我们主人叫我抓你回去。然后他顿了顿,视线扫过哈利的颇粗的手臂,说,虽然我也不太可能把你抓回去,其实我们主人的意思是,他觉得你是那个能接触诅咒的人,他一直在念叨你的名字,哈利·波特,即使我们主人知道你是男的,他对我说他喜欢你,他说如果你愿意,那你就和我走,如果你不愿意,真的没有关系。纳威顿了顿,又说,主人说不想强迫你,他还说如果这就是爱的话,那他愿意把他的爱给你。

詹姆斯还在里面的房间整理他的书柜。哈利扭过头去看傍晚的夕阳正在渐渐吞没自己家的房顶,然后他说,你等等我留个纸条写给我父亲。

所以你...?

我想。哈利说,我是喜欢他的。


屏幕黑了下来,过了几秒德拉科和哈利的人头在屏幕的右下角变大充满整个屏幕。哈利伸手去给自己拿了瓶矿泉水,喝了一口递给德拉科,德拉科摆摆手,对着摄像头挥了挥手,然后看了一眼直播人数,吹了个口哨:没有想到啊波特,你的女装还吸引了这么多人。

哈利摊手:还得归功于某位贵公子愿意牺牲色相,不是我的意思是,愿意毁容扮演野兽。不然我的女装可能还真吸引不了这么多人。

哪有。德拉科这么说道,上次搞的投票,他们黄金男孩的女装排名第一。

所以你就让扎比尼给我们策划了一场把你自己也坑进去的舞台剧?哈利目瞪口呆,别吧,他们想看的是我女装而已,没带上马尔福大少爷毁容啊,而且扎比尼连名字都没改,好几次我差点笑出声。哈利这么控诉着,你知道我听着纳威的声音配的钟表,顶着纳威的名字,还有赫敏那一声尖叫:欸你竟然是男的我那时候多想破功。

你有多想破功我是不知道,德拉科在旁边慢悠悠地说道,不过我们有拍摄花絮,如果各位想看的话,我可以调出来给大家欣赏一下,尾音被拖了一会,你们波特影星花容失色的表情,几次被我们格兰杰万事通大导演喊cut,你的口红还给人家没?

别吧。哈利这么说道,德拉科你要是还惦记着我们的友情你就不要这么做。

可观众们都很热情呢亲爱的波特。德拉科用着甜蜜的嗓音这么说道,作为出道以“救世主”这一角色而斩获金奖的演员,应该要学会面不改色面对你的错误和满足你的粉丝的要求。

哈利盯着评论区的一溜“看看看”,伸手捂住了眼睛,说你们看,我是铁定不看了。我对我的女装没有一点兴趣。

德拉科发出一声气音的笑,伸手给屏幕那边的观众点开了录像,然后趁着录像占据了几乎整个屏幕,他眯着眼睛凑过去在哈利耳边哈了一口气:我有兴趣啊,波特先生。


07.

你待会能不能来我房间一趟。德拉科边将电脑塞入包里,一边扭头去和收拾书包的哈利说话。

干什么?哈利没抬头,将背包背在身后,我待会要把那套裙子给人家退回去。

你先别退。德拉科说,哈利这才因为这个古怪的要求抬头看德拉科一眼,你要干什么。

我想看你穿。

德拉科。哈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个癖好。

你别磨磨蹭蹭的。德拉科这么说道,你要是不换就不换,我先回房间了。

你等一下。哈利背着背包走到德拉科旁边,伸手圈住德拉科的腰,然后凑到他耳边,将德拉科对着他哈的那一口气全盘送回:我想去你房间换。


<Beauty and the beast> 全文完。


评论(1)
热度(62)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