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Secrets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PG-13

Note:原著+十九年后+哈利视角+删除线请连接上下文或跳过进行再读  @格雷尔 这是我对我哈的理解了。

BGM:Hurts like Hell


马尔福先生:

亲爱的德拉科:

德拉科: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

展信安。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你一定觉得突兀;因为凑巧的,我也这么觉得。我收到了阿不思的信,不知道斯科皮有没有和你说;阿不思被分到了斯莱特林,他说他很意外和斯科皮成为了朋友,斯科皮是个好孩子... 和斯科皮成为了朋友,他说他很高兴,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斯科皮一起来我们家,我能见见斯科皮。我也希望我有这个机会,能够见见你的孩子他,阿不思说他很聪明。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和突兀,因为我也这么觉得。我从来没有想过会给你写一封信,一封这样的信。至少我从来没有想过;请原谅我在称呼上的冒犯,你定也已看见我多次纠结于此。 我几次斟酌应该如何下笔,我没有想到这已经是第二段了。我几次想把这封信撕毁,你看见了,你看见我的墨水染到牛皮纸上,你也定看见了我的字迹潦草,但这都不是我想要的,但这都不是我想说的,但这都不是我想表达的。但这是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如从前,我到现在还喜欢手写,而从前我最讨厌的,你知道我讨厌斯内普教授的笔记,他的笔记繁重又无法理解,涂涂画画不如·特里劳妮教授的笔记;我想你一定知道,特里劳妮教授的预言课是很多学生都讨厌的。但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德拉科,请允许我叫你德拉科,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大战前夕我见过他,我想我一定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我盯着他看了好久,久到我以为大战已经终结,伏地魔已经灰飞烟灭,而你,而你还是当初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斯莱特林。

许多年前我从来没有肖想过今天。而我坐在这里。我想知道马尔福庄园的夜晚也是这么漆黑看不清边界吗,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因为你从来不会注意这些细节上的东西。你不会关心夜晚是否提前降临;晨光熹微的时候是否有人在路旁哭泣。你不会关心鲜花是否鲜艳如昨日;露珠是否压垮了叶子。这就是你,这世界上你唯一关心的人是你自己,是你伸出去的手,是你居高临下站在台阶上,背负着父亲的使命;是你被打上的黑魔印记,是你伸出魔杖,是你认出了我,但你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为什么。

你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德拉科。我时常会梦见你,你倒在地上,而我手足无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不是故意的,德拉科,我不是故意的。我并不是,我。我没有想到。你知道吗,我时常会在梦里听见你的哭声,那带着鲜血嘶哑如同大提琴的琴弦被人弹奏,我能听见你的呼吸声,它们出现在我的梦里,像是,不知你是否还记得,那个从树上跳下来的你,逆着光,耀武扬威的像我走来。这样的你也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它挥之不去,你也挥之不去。

而我有口无声;我的声音被我遏制在我的嗓子里,你的声音带着血,而我的声音被紧绷拉紧,下一秒就能,你的呼吸声挥之不去,重物倒在水里的声音,鲜血顺着水无声地淌,而我的声音被我拉紧,只能掐着脖子发出无声的尖叫——而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来去自如——你堵住我,冷笑喊着我的姓氏;你嘲笑我,声音上扬嘲讽着那盆被搞砸的魔药;你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说听说你在列车上晕倒了,是真的吗。

你低着头,你面前的魔药从粉色变成绿色的。斯拉格霍恩教授高举着透明的幸运剂,你抬头。

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

你是混蛋界的翘楚;你是混世;你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代名词;你是无知,你是懦弱,你是软弱;你是被所有目光簇拥的;你是鲜花迟开的因由;是你,是你杀死了邓布利多,我最敬爱的老师。是你,是你在有求必应屋放的一把火。是你,是你在我被赫敏施了一个蜇人咒后假装不认识我。是你,是你被我拉在雪地上,被我用隐形衣吓唬。

是你,你是唯一一个被我真正伤过的人。但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啊。德拉科·马尔福。

第一个朝我伸出手的人是你;和我并肩飞翔的人是你;和我作对的人是你;朝我施恶咒的人是你。我无法控制自己不把目光往你身上投,我无法控制自己停下,我无法控制自己在你向我走来的时候窃喜。我无法控制自己放声大哭,在我失去我的教父,卢平教授,在我失去你之后。

我曾在慌乱中对上你的眼睛,那些将说未说的话,那些被我吞入肚中的话。你灰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我,这便是你灰色的眼睛了。是黑暗中的星河,是我的万劫不复。

而我有口无声,我多少次想那拉着你,声嘶力竭说那些我未说出口的话,多少次我盯着人群中的你,你挽着另一个姑娘的手,在人群中翩翩起舞。

我寻找你,我追随你。我企图拥抱你。

但我说出口的是恶咒,而我始终欠你一个神锋无影。你是我见过最怕疼的人,还有什么懦夫会脑袋倒地因为一只巴克比克划伤手臂,然后逼迫它残忍的死去。

你不会知道多少次我因为噩梦而惊醒,你也不会知道多少次我都能梦到你对我举起魔杖——德拉科,德拉科,那是我应得的。就像飞蛾会冲着光明而飞扑火中。蛇会缠绕着人的汲取温暖;而狮子只是碰巧的,踩入了猎人的陷阱。

德拉科,我恨你。我恨你无视美的存在;我恨你熟视无睹于麻瓜和混血巫师所受的疾苦;我恨你的懦弱,我恨你的软弱;我恨你的瘦骨嶙峋,我恨你的泣血;我恨你的不独立,我恨你的袖手旁观。

我恨你那头柔软的金发;我恨你那双清澈的灰色的眼睛;我恨你的罪恶;我恨你的偏见与歧视;我恨你的无辜。

你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如同邓布利多校长说,你不是一个杀人的人。但你下毒,罗恩差点因为你而死去;但你拿着魔杖指着每一个我热切爱着的人。

我该以怎样的方式对你朗诵这一番话,这一番话在我梦里对你阐述了千百次,而你无动于衷。如果我不将这些一字一顿,我又该如何让你醍醐灌顶。我恨你的自私,我恨你的眼神,我恨你的选择。

但你别无选择。

德拉科,我知道,我知道一切。我知道你那天站在雪中,几乎能触及钟表的摆动。我知道你孤身一人,我知道你无法自保。但我无法原谅你,正如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以千万次目光注视你,再背对着你。

而你耀武扬威出现在我的梦里,而你无法触及,而你背对着我,至今已二十多年了。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所以你也不会看见这封信。你敢相信吗,我一字一句斟酌大约四个小时,最终要付之一炬。这件事连我自己也不相信,给一个人写信写太难了。

德拉科,回头看我一眼吧。

一如许久之前跨坐在扫把上,我因为别人的魔咒而上下颠倒。

而你看着我,如同你看着我,说:

在尝试练芭蕾呢,波特。

                              你忠诚的,

                              哈利·波特。


>>>


  火舌吻住了这封古老的信纸,黑体字最后的古老的花式签名落成灰烬,火星夺取了上面最后的颜色。

  哈利坐在壁炉前面的沙发上,眼神一片模糊,前方是一片温暖。英国这时候已经入秋,窗外的大树叶子已经纷纷落下来了。

  再回头看我一眼吧。德拉科。

  一如曾经在火场抓住你的手——比这个温度还要烫——你滚出来的时候满脸灰烬,却问我为什么要救你。

  你知道是我,但你什么都没说。


  而哈利。而哈利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于是他突然意识到他在梦里。半梦半醒之间信纸在燃烧的时候发出的噼里啪啦声还在他耳畔。这便是温暖了。

  他看着德拉科笑了好一会,朝对方伸出手的时候摇了摇头。

  这便是一个秘密的终结了。


<Secrets>全文完。


Free talk:我猹本来想看一个h哈的独白,但好像被我搞砸了。哪天有时间再写我对哈利这个人的分析吧。

他是一个不会说‘我爱你’的人”即使是在最后一封信里。

偶尔会想起被隐藏起来的爱意,但是自己都不相信,摇了摇头笑着,又把全身心投入到家庭里去了。

至于爱意,他只字不提,像是从来没有过。哪怕德拉科带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梦里他都能听见德拉科用着充满嘲讽的语调说,跳芭蕾呢,波特。

而那个下午谁都再也回不去了。


评论(17)
热度(161)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