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秋天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PG-13

Note:我文风怎么又变了??冬天就要到啦dsaoidoaisoas/普通人au设定 律师H x 医生D

德视角走:冬天


00.

  哈利被德拉科推醒了。

  “嗯...?”他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对方灰蓝色的眸子眯成一条缝:“怎么了。”

  德拉科继续推他:“你转个身。”

  哈利不知何意,却还是听话的侧了个身。

  直到意识到一双凉凉的手正准备扒他的衬衫,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将德拉科的手压在背部与床之间。

  可是他意识到已经晚了,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向上爬按在靠近脖子的背部的一小块地方,食指微曲,指在他“心脏”的地方,那是德拉科每次抱紧他都会抓住的地方。

  DM。

  过了好一会德拉科哑着嗓子开口了:“你没有洗掉它?”

  “洗掉它很疼。”


01.

  哈利从没想过在这样的处境碰见德拉科。

  那是一个需要和枪支粘上边的案件,英国一个黑帮组织枪杀了人,当地警方介入后发现抓捕的嫌疑人是组织的替罪羊,但由于嫌疑人无条件认罪,他们找来了哈利为嫌疑人做无罪辩护。

  那一段日子挺难熬的,自己要保护的羊羔一个劲说自己认罪,甚至差点自杀还“法律”一个公道。所幸后来羊羔死咬着的嘴巴被哈利撬开了,声泪俱下地说组织劫持了他的家人。如果不是为了他家人的安全,他也不想背这个大锅。

  开庭前一天晚上哈利遭到枪击,子弹穿过右肩的同时,另一发送进了他的胸膛,被旁边路过的便衣抓捕的时候,最后一发打中了他的右腿。


  醒过来的时候他没料到旁边有人。

  背对着他的人有着他可能有些眼熟的身形,以及有着一头令他十分惊喜的金发,他伸出手企图去触碰对方腰际的弧线,却因为扯到了自己的伤口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方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过头,盯着哈利还打着点滴却执意举起来的手看了一会,然后把他的手握住,放在白色的床单了:“你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下次走路的时候长点心,我老师都说没有见过谁还站在那里给人当靶子打的。”

  他眨了眨眼睛,再定睛一看,床边的人还是一头金发和一双透明的蓝眼睛,胸前铁质的牌子上写着:实习 马尔福医师。

  “等一会...”他这么说到:“我觉得我可能出现幻觉了...德...”对方不自然地朝病床外移了移身体:“马尔福医师?”

  "头部受到撞击,你有轻微的脑震荡。"德拉科这么说道:“出现幻觉很正常...不过我是真实的。”

  这个气氛有些微妙。

  “即使脱离了生命危险,我还是会建议你留院观察,当然,这取决于你。”

  哈利愣了一会说好,然后他又说:“我可以见见帮我主刀,不是,手术医生吗。”

  “啊。”德拉科这么说道:“就是我。”


  那年夏天哈利遭到枪击,在医院躺了三天以后躺不住了,收拾收拾又回到了法庭。两天之后,嫌疑人无罪释放。当天下午他婉拒了所有要求陪同的警官之后,被人拳打脚踢再一次进入了医院。

  面前的女医生有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盯着他的病历本看了好几眼:“哈利·波特——?是我认识的那个哈利·波特吗?”

  哈利龇牙咧嘴照医生的指示把上半身的衣服脱了,背后是一大块淤青,闻言顿了顿上下打量了一下医生,摇了摇头:“不,我觉得不是。”

  “黑头发绿眼睛——你认识罗恩吗?”

  哈利眨了眨眼,点了点头,罗恩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临走的时候两个人在酒吧一人一罐酒之后昏天黑地,他们开庭之前还见过面:“对,我知道他。”

  “他和我时常提起你。”女医生示意哈利转过身背对着她:“忘了自我介绍,赫敏,赫敏·格兰杰,罗恩的女朋友,你是经常被他挂在嘴边的那种,我想不知道都不行——嘶,你这个伤挺严重啊......”

  她的声音随着她的塑胶手套停留在哈利的右肩胛骨的上方,哈利一愣,准备转过头去,却听见赫敏的声音再次响起:“DM?”

  哈利·波特发现自己喜欢德拉科·马尔福,纯粹是一次偶然。可能是对方不经意间将细碎的金色发丝撩到耳后;或者是对方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嘴角勾起的淡淡的笑意;再或者趾高气扬地嘲笑他一手字迹类似狗爬。反正哈利·波特所有觉得优雅而美好的东西,好像都集中在他身上。哈利见过德拉科跑步的样子,他是能跑个1000米不带喘气,最后还能冲刺的这种人——体育老师总是气急败坏:“你有力气为什么不在长跑的时候均匀的跑出来而要留在最后冲刺。”而哈利之前不行,小时候有些营养不良,不过后来因为经常被表哥追着跑,追不上要挨拳头,他也能撒开脚丫子不停地跑,短途还能冲刺。

  他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那个有着一股少爷气的男孩了。可能是第一次去广播站面试广播员的时候,磕磕巴巴念了一段社团通告,然后通红着脸回到走廊准备去第一节课教室的时候,拐角他听见德拉科有些清脆的声音:“今天广播员声音其实还不错。”

  他身形一顿,然后拼命按住自己扑通直跳几乎要奔出来的心,然后就趴在墙角瞥了对方一眼。

  那人当真活生生把黑白的校服穿出一种贵族的气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见和他站在一起的男生耸了耸肩:“听他们说面试了一个新人,不过这么说那人还真的不错。”

  后来他抱着这辈子都碰见一次这么一个心动的人的想法跑到对方面前当着整个走廊告了白,脑海里关于那天的记忆只剩下化学书真他妈的重,和对方轻飘飘的一句:“好啊。”

  “呃。”哈利感受对方的手指还放在自己的右肩胛骨上,背上凉飕飕的,他打了一个喷嚏,末了接受了赫敏的纸巾,点了点头:“嗯,DM。”

  “人名?”

  “嗯。”哈利应了一声:“怎么了?”

  “我感觉很眼熟。”

  “这种缩写很常见。”哈利这么说道,然后伸手忍着痛龇牙咧嘴又把衬衫往他身上套:“就像HP,很常见,Helicobacter Pylori(幽门螺杆菌)。”

  赫敏明显没憋住笑,然后又看了他一眼,伸手在电脑上给他打药方:“我真的觉得DM这个缩写很眼熟...我想想。”

  “别想了。”哈利说:“就当帮我保守个秘密吧。”

  “我认识的人?”

  哈利正想开口,诊室的门当即被人一脚踹开了。

  “马尔福?”赫敏皱着眉,惊愕地看着德拉科风轻云淡地拍拍手,然后一脚跨坐在诊室的椅子上:“你过来干什么,今天你不需要在旁边值班?”

  “我过来找个人。”德拉科这么说道,然后转过身盯着哈利:“你怎么又进来了。”


  哈利有过一个纹身,说是“有过”也不恰当,因为那个纹身至今还在他的肩胛骨上——纹了第二次。

  一切起源于德拉科的占有欲,最后止于德拉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德拉科的肩胛骨也应该曾经有一个HP。幽门螺杆菌这个梗还是德拉科纹身的时候告诉他的,两个人抱着被子笑到了天亮,最后他落了一个吻在德拉科的肩胛骨上,问:“疼吗。”

  “有什么好疼的。”德拉科这么说:“说实话,早知道没这么疼我就再让你纹一个了,纹在心脏的地方。”

  “那我再去?”

  “别了。”对方愣了愣,皱眉:“疼。”


  赫敏眨了眨眼睛,边将药方打出来也定边偷听这他们的谈话。哈利舔了舔自己的上唇,有些尴尬地开口:“我,又被人打了。”

  “子弹?”德拉科皱了皱眉,伸手就来扯哈利的衣服。哈利连忙避开,然后又拉扯到了背上一块淤青。德拉科上前拉拉到一手空气,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僵硬到能冻成冰:“你躲什么,我是医生。”

  身后是打印机嗞嗞工作的声音。

  哈利有些尴尬,右肩胛骨上的纹身,DM两字似火烧地发烫。

  “他是我的病人,马尔福医生。”赫敏见状站起身,将药方递给哈利:“所以能不能请德拉科·马尔福医师,从我的诊室先离开,我的病人在外面发生发生什么事我不管,但是要是发生在我的诊室,你知道的。”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的时候突然愣住,然后盯着哈利看了好一会:“德拉科·马尔福?”

  于是她似乎恍然大悟了什么,又转过身面对着德拉科:“马尔福医师,我有件事要——”

  哈利从他的座位上跳起来,然后伸手捂住了赫敏的嘴巴。

  绿色的药方落到了地上。


02.

   最后是在马尔福医师强烈要求下哈利强制的住了三天院,早上睁眼躺尸玩手机,中午睁眼吃饭玩手机,晚上闭着躺尸偷偷玩手机。即使是这样马尔福医师查房十分频繁,次次都能逮到哈利玩手机。

  “......你直说吧,你是不是安了监控。”

  “没有。”马尔福医师笑眯眯:“你真是运气不好撞上的。”

  “我是运气不好才能碰上你。”哈利长叹一声,然后倒在床上:“我们商量一下,你把手机还给我。”

  马尔福医师慢悠悠地划着他的手机:“提议驳回,你应该睡觉。”

  哈利苦笑:“我还有案子没结,你就让我把那个案子结了。”

  “我可不想他们把恐怖袭击安到医院来。”

  “你放心。”

  “我放心不下你。”

  哈利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德拉科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Harry这么说道。


  后来德拉科好几天没来看他,只是托人捎了个口信说让他再多呆几天,反正医院这几天也有资源,钱德拉科出。

  淤青和脑震荡还有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病症在一点点的好起来,只是手臂沉重地垂下来,抬起手觉得浑身筋都在抽。他也开始和隔壁床的人搭起话来。

  换药的时候总免不了要脱衣服,肩胛骨上的纹身总引起护士小姐的好奇,每每问起为什么要把纹身纹在肩胛骨上而不是问DM是谁的时候,哈利总是笑着,然后说:“因为那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他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顿了顿。德拉科身旁站着另一个男人站在病房前,德拉科的眼神在哈利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盯着他的肩膀,却好像碍于另一个男人的存在而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他和护士小姐打了一声招呼,说我先走了啊。几个还在给哈利换药的护士小姐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开德拉科的玩笑:“这么早下班,约会啊。”

  哈利听见德拉科嗯了一声。

  远离“最靠近心脏的地方”的心脏,遥遥远抽疼了一下。


  哈利即将出院的时候罗恩和金妮过来看他。罗恩和赫敏站在一旁讨论他的病情,抱怨赫敏为什么没有把哈利住院的事告诉他。赫敏说她也不知道,全是德拉科一手安排。

  金妮帮他收拾东西,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讲,偶尔收到对方一个眼神就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哈利也没什么东西,过了一会收拾好了,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只听见金妮画风一转,说:“你有没有兴趣找个女朋友/男朋友?”

  “啊?”哈利被这个问题问的一愣:“你知道的,我有喜欢的人。”

  “那他在哪?”

  “你刚刚应该见到他了才对...”哈利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金妮的用意,后知后觉转过身,看见德拉科·马尔福站在门口,显然将所有对话收入耳中。

  而这句话再也没有后文。

  那个DM还是一直刻在哈利的背后,不止不休的发烫。


03.

  后来有一天哈利收到德拉科的短信。

  醉鬼语法已经分不清了,隐隐约约能看得出是什么:都是因为你...分了...不喜欢你...滚蛋。

  还有一封是:我去你妈的哈利波特大西瓜。

  最后一封是:我想你。


  那天晚上哈利去找了德拉科。然后抱着德拉科躺在床上,把他给自己发的语无伦次的短信删了,免得他第二天恼羞成怒。

  他想自己也许有一天也会做相同的事,喝个半醉然后直接打给德拉科。然后一遍一遍说我喜欢你和谢谢你。

  他盯着德拉科的脸看了好一会,对方身上一阵浓郁的酒气,他的手指抚过德拉科的脸颊,最后在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那天晚上他睡了沙发,把半夜头疼起来喝水的德拉科吓了一跳。

  再后来哈利不动声色:“你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德拉科:“这么晚你找不到车的。”

  他们俩站在客厅的两头,最后还是哈利摸了摸先开口:“德拉科,呃,我们复合吧。”

  然后他听见德拉科笑了。

  “我不。”


  那是一个秋天。温和的秋天。

  适合一段感情的开始。


04.

  “我以为你已经洗掉了。”德拉科这么说道:“我没想到。”

  “后来又纹了一遍,原来打算洗的。”

  然后他听见德拉科抿着唇笑:“我洗掉了。”

   “我知道。”

  过了好一会他才等来了德拉科的声音,对方凑上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呃...”哈利摸了摸鼻子,有些羞耻:“可能吧嗯。”

  结果他的男朋友非但没有一丝感动的意味,反倒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完了,你这个心脏位移太厉害了,不得了,你得尽快手术。”

  哈利目瞪口呆,末了被气笑,伸手把德拉科搂在怀里:“你是不是有病。”

  德拉科抬起头吻了他。


<秋天> 真的全文完。

FT:有很多想写的没写出来,但还是很开心了,写的。文风感觉没有德视角的流畅,哈视角难写一点,除非是先以哈视角构思的。 @格雷尔 



评论(9)
热度(173)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