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哈德/虫绿】斯莱特林绿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Peter Parker x Harry Osborn.

分级:PG-13/顺便说一句:HP Paro。

Note:1.这不是我惯用文风,文风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不信你和我以往文风做对比。

            2.人物OOC崩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主要是一篇企图搞笑的文章→搞笑起来没有我也不知道。检验你是不是真正爱我的时候到了

            3.两对cp的占比是一半一半,这就是为什么我理直气壮打虫绿tag。

            4.没想到有一天我写哈德的号也会跑到虫绿来露露脸。

 @星辰十字军 猫郎太太的点梗,带 @格雷尔 你要负责把我的文风纠正回来。

BGM:绿帽子


如果可以请往下


00.


  Peter Parker:你还好吗?

  Harry Potter:Yep... I am fine, f*ck u。

  远处的Draco Malfoy转过头闻言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Harry Osborn笑眯眯握住Draco的手把曼德拉草从泥土里拔了出来。

  曼德拉草开始尖叫。


  Harry Potter:...我刚刚说了“I am fine”这种胡言乱语的傻话吗。


01.

【POV Peter Parker】


  当我赶到魔药教室的时候,我看见了Malfoy家的小少爷和Harry Osborn坐在一起,中间摆着一杯不知道从哪来的南瓜汁,上面插着两个吸管,一红一绿互相对着他们两个,而和我同学院的Harry Potter坐在他们对面,前面摊着一本《魔药图鉴》,这气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十分怪异,我古怪地撇了撇嘴:你们,怎么回事?

  我是收到Harry——Harry Potter的消息赶过来的,实在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碰见另外两位Slytherin——即使我确信之前Harry,Harry Osborn已经问过我了,我要去找Draco,你来吗?

  如果不是魔法史的考试就在这两天,我十分有可能就跟着Harry Osborn一起来找另一位在Slytherin名声远扬的Slytherin级长。同理,如果不是Harry Potter偷偷在猫头鹰上写:Peter!!!Help me!!!I am almost dying!!!的话,我也不会放弃Hermione推荐的“魔法史考试得O宝典”,绕原路再回到这里找Harry Potter——Harry Potter不能死,死了谁来治Slytherin的Draco M,没人治Draco M另一个Harry就是放虎归山,倒头来倒霉的还是我自己。

  事实上我到现在也是觉得自己too young too simple,谁能把Harry Potter搞得almost dying,Snape称第二Draco Malfoy铁定是第一,这种事铁板钉钉上的咸鱼翻不了身,这两个人能把Hogwarts屋顶掀翻南瓜派爆炸,现在再来一个Harry Osborn,我是死也不愿意淌这浑水,不然这三个人摆在一起谁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次单箭头修罗场:Harry Potter→Draco Malfoy→Harry Osborn,好在Harry Osborn之后的箭头应该是好端端指向我,不指向我的话我觉得我能当场GG,所以至少我是一个稳稳占据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

至于Harry Potter,我看向咬着牙盯着自己魔药图鉴看手里握着一把魔杖几乎要戳到Harry Osborn的脑袋——如果可以的话,的Harry Potter。金字塔最底端的位置一览无垠,就和你脑袋上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一样,就算你是Gryffindor黄金男孩。老鼠碰上猫还是一样得跑,除非你是将一只猎犬变形为一只大鼠能和猫咪正面肛。但很明显Harry Potter不是这样的人,我这样想着,抿了抿唇,和粘着Draco Malfoy的Harry Osborn击了个掌——Meilin啊请你告诉我这俩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然后向Harry Potter走去。

  Harry——叫他Harry Potter太麻烦了叫他Potter吧,Potter一看见我走过来眼睛就亮了,但是看见我若无其事的另一个Harry击掌然后顺利的慢慢的走过来的时候表情就像看见我刚刚手撕了巨怪并且把它烤了吃,烤完了以后把一条腿递给Potter,口齿不清地问他你吃不,鸡肉味嘎嘣脆的。

  怎么了?我刚坐下的时候感觉旁边的视线实在是太过炽热,他搓了搓自己Gryffindor的袍子,转过头去看盯着自己看的Potter:你,你还好吗。

  你不做点什么?Potter问,并且拿眼神示意对面的Harry Osborn和Draco。

  什么做点什么?我被这个问题问的莫名其妙,眨了眨眼,顺着Potter的眼神看向那边的Harry和Draco。

  绿帽子就扣在你头上,你能把我怎么样。


02.


【POV Harry Potter】

  太阳当空照,Snape对我笑。

  我是被吓醒了,毕竟这个梦太过恐怖Snape顶多是一朵鲜艳的霸王花而不是梦里坟头的蝴蝶。

我低头看了看怀里的Draco,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个噩梦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晃了晃脑袋,然后凑过去亲了亲Draco的额头,把被子全部堆到他身上,然后起床准备收拾东西。Draco因为依偎着的热源突然离开迷迷糊糊伸手拉着我不让我走,作为一个英国好男友我并没有坐以待毙的回去和他一起睡觉,而是非常有耐心的,拉着他的手一根一根手指的掰直到把Draco掰醒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我:你睡醒了?

  Draco迷迷糊糊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下床去捞水杯,喝了一口水转过头看着我,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眼睛里似是有闪亮亮的——哦不,我十分熟悉他这个微笑了,这个微笑堪比麻瓜界的蒙娜丽莎,巫师界的微笑的桃金娘,反正怎么不好怎么来,贴在门上能招鬼。

  你知道明天有魔药考试吗?Draco问。

  你一大早怎么记得明天有考试的?

  重点是明天是魔药考试。Draco皱了皱眉,似乎对他抓重点的能力十分不满,魔药考试。

  ......我说Snape教授怎么对我笑来着。

  你说什么??


  Here we are。

  Malfoy家的小少爷先是就我匮乏的魔药知识发表了几乎半个小时的演讲,末了来了一句,我觉得你可以GG了。完全看不到有一点导师风范,倒是耍的一手好无赖。

  我想起起自己一个小时之前是怎么磨着Draco给自己补习的甚至答应了Quidditich比赛的时候金探子要在他眼前停留三十秒他才可以抓,的这种霸王条约,说实在这种条约连Draco自己都不信,一边对正在拟条约的我不屑一顾,却还是凑过来确保我每一个abcd都写的清清楚楚,一边等我签完字几乎是迫切地把它裱在了墙上,我等他裱完了以后好心提醒:你还没签名。

  没关系,你签了就可以。

  那我是在和谁做交易,我问。

  你自己。Draco转过头特别认真地盯着我看了一会,一字一顿地说,Harry Potter,你这是在探寻你的内里,和你的灵魂做沟通,你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基于你的灵魂本身。

  我的灵魂告诉我撕掉那东西。我说。我的意识告诉我这种黑历史不能这么稳稳当当放在我的心灵上。

  ......你不爱我了。

  什...什么?

  我不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灵魂的四分之三了。

  我剩下的四分之一在咆哮还不行吗。我盯着他,你还让不让人有点直击灵魂深处的咆哮了。

  Draco十分冷静地瞥了我一眼,蒙娜丽莎又出现了,啊麻瓜界的艺术家,直击灵魂的殉道者,说真的Harry Potter,如果你想再看一次Snape教授对你笑的话——事实上我挺想的。

  我听你的。我立刻说,我把我整个灵魂都卖给你。


  我把Harry叫过来了。Draco指着上面魔药的配方,我在一旁低着头在白纸上写着什么,听见对方冷不丁冒出来一句,我头也没抬,我不是在这吗?

  另一个Harry。Draco这么说道,Harry Osborn,我们Slytherin的Harry。

  我噢了一声,没有在意,我只觉得这是件小事,毕竟Harry Osborn还算温和善良好相处,想比起教魔药的Draco——事实上这被认为是我这一学年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当我转着笔,看着自己偷偷去食堂顺手带的一杯南瓜汁被男朋友和男朋友的朋友瓜分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在那个原本属于他的红色习惯被人鸠占鹊巢的情况下,我眼睁睁看着Harry Osborn,那个金色头发的Slytherin喝了我的南瓜汁占了我的座位甚至抢了我的男朋友,黏在一起甜甜蜜蜜几乎要靠在一起了。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喊【哔——】。

  我还是有理智着,至少对着对面几个混蛋,我还是有理智的。我这么想着,Harry Potter,端庄,自信,优雅。

  只是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Osborn的另一种念法叫混蛋,还有一种念法叫Harry Potter的天敌,我听着Draco左一个Harry右一个Harry左一个Harry右一个Harry,上...上不能一个Harry了,反正就是把我的名字念得翻天覆地怎么高兴怎么来,噢,就是没有在叫我。

  我于是把Peter Parker叫过来了,指望修罗场中另一个人能理解了一下我简直日了曼德拉草的感受,——曼德拉草开始尖叫噢fuck闭嘴,只觉得对面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刺眼,吸管怎么看怎么绿——选吸管的人什么眼光,竟然把绿色和红色配在一起——噗噜呸!红色和绿色就是绝配!选吸管的人是百年难遇的天才。除了这个天才自己对着魔药图鉴郁闷不说,还得看着另外两个人黏在一起看魔药图鉴,还发出:“噢,这原来是这么配的/天哪Snape教授简直是天才/我好喜欢这个魔药的/我们下次尝试配迷情剂吧。”

  配个屁。

  更气人的是另一方的当事人的另一半云闲野鹤风轻云淡走进来,和Osborn击了个掌坐到自己旁边,像个没事人一样问我:怎么了。

  Osborn的迷情剂为什么配的这么快,还是Gryffindor的击球手刻苦努力学习即使学了视力矫正三十二式最后还是瞎了,前面俩Slytherin绿你侬我侬火烧火燎绿的血红他看不见吗??竟然还问他怎么了??怎么了是现在问的吗??

  你还好吗?旁边又问。

  我拿眼神示意对面两个人,I am so fine,我这么说道,F*ck you。

  对面的Osborn从口袋里掏出了颗糖然后递给Draco,Draco冲Osborn笑然后又指着书上低声说着什么。

  我开始回想起昨晚Draco喊的是Harry还是Potter。

  这件事就很迷茫,喊Harry感觉像是在喊Osborn,喊Potter感觉像是在喊我爸。

  我为这个假设倒吸了一口气,忍着痛从头发上揪下一根毛,盯着看了五分钟,黑的,谢天谢地,扭头问Peter,你他妈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旁边的人一脸无辜,对面的Harry和Draco又盯着对方喝起了南瓜汁,甚至开始讨论起了家里马桶有多大。

  我现在就把你打到旋转跳跃闭着眼治好你的近视。


  绿帽子就扣在我头上,我能把你怎么样。

  打你对象啊。


  万万没想到Peter Parker终于在盯着对面粉红泡泡溢满整个魔药教室的时候忍不住了,他从喉咙里闷出一声Harry。

  我转过头。对面的Osborn也抬起了头。

  你闹够了没有。Peter这么说。

  就当我要拍手称妙给我们伟大的Gryffindor追球手高颂一首我的老父亲的时候,我觉得背景BGM变成了Mr.Parker。

Stay with me, or I may die,or I may die~

  现在的小朋友怎么动不动寻死觅活的。

  卧槽。这地到底谁是主角了。

  然后我目瞪口呆地盯着Harry Osborn,然后看了看同样目瞪口呆的Draco,我想我们相识相知这么多年,第一次就南瓜汁是热的好喝之外的事情达成了共识。

  感谢Osborn,即使这是我和Draco百年难遇的金婚时刻,但在我发表获奖感言之前我还想说一句话。

  Harry Osborn,我【哔——】你【哔——】。


03.


【POV Harry Osborn】

  当Draco把我叫出来的时候,我觉得Draco是终于抛弃了纯血至上的理论决定和我建设巫师世界资本主义和谐社会,如果说有什么能对这腐朽的社会有什么冲击的话,那一定是资本,老话说得好,金钱就是一切,有钱也能使伏地魔推磨——Peter几次想纠正我这个思想,最后被一袋子金加隆弄懵了。

资本主义是社会进步的根本。

哪知到的时候发现对面坐着一个Gryffindor黄金男孩,盯着我看盯得雄赳赳气昂昂,我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会,觉得自己除了即将给他的头发染个色也没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了,就从善如流的坐在Draco的旁边,喝着他的南瓜汁,凑过去分享一本书——我可是尝试过把Peter Parker叫过来了,但Peter不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所以我只好遵从着Draco的叮嘱,吸着南瓜汁吸得咂砸作响,黑色染绿色真的是有点困难,我这么想着,把脑袋靠在Draco身上。

虽然我也不知道Draco发什么神经,他以为他这样他和Gryffindor找球手的PY交易就可以被盖住吗???Naive。

这南瓜汁真好喝,赞美一下伟大的Malfoy先生。

南瓜汁是我拿来的。Potter说。

啊是吗,我说,然后用力地吸了一口,冲他点点头,真好喝。

先变绿的不是Potter的头发,为什么他脸变红了。

气的。旁边的Draco这么说道。

噢。

我伸手抢过Draco的吸管,把它含在了嘴里。

绿帽子就扣在你头上,你能把我怎么样。


事实上我没想到Draco也有不大不小的洁癖,即使我一把鼻涕一把泪跟他哭诉我们的革命如何如何固若金汤,我如何如何能陪着他上刀山下火海手撕Gryffindor,我如何如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他养大,孩子有了对象忘了爹呜呜呜呜——后来被他拿魔杖几乎捅到了鼻孔。

这就是Draco Malfoy,一个背信弃义的Slytherin。我这么想着,把Draco的吸管扯了出来,丢到了一旁魔药的废渣里。

Draco:???

我把我吸管递给他,你喝不喝,我说,你不喝就都给我喝了。我假装晃了晃我面前的南瓜汁,还有一大半呢,我假装可惜,Gryffindor黄金男孩拿过来的南瓜汁,还热乎的,鲜甜好喝,美味营养。

我吸了一口,我敢保证我是以足够夸张地享受的微笑咽下去的,啊。我感叹了一声,当你感受到南瓜汁滚过你的舌尖,不会特别甜腻,但是很温暖,但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心冷漠而无情,只有这个南瓜汁——

Draco抢过了我的吸管。

我光明正大的迎接救世主的视线,就算他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即使他也没有笑嘻嘻,那又怎么样,你对象和我坐在一起研究魔药,有洁癖但是喝了我的吸管,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来打我啊,嘻嘻。


就在我要高歌欢呼Osborn的胜利Slytherin压垮Gryffindor阿姆斯特朗终于把第一面麻瓜国旗插在了月球的时候——我听见Peter说,你闹够了没有。

哎呀。我忘了我男朋友还在这。

于是我从Draco手下把那杯南瓜汁捞了出来,然后特别狗腿地递给他,抽出吸管放在桌子上:你喝吗?

我打赌旁边的Potter气的牙痒痒,Draco目瞪口呆,可是我不管,天大地大对象最大——Draco Malfoy算什么,一个背信弃义的Slytherin,像我这种正直善良的Slytherin,对象说一我绝对不扯二,叫我喝南瓜汁我绝对不去厕所吐出来。

你喝吗。我又问了一遍。

闹够了?他答非所问。

你不喝我喝了。我这么说着,仰头把南瓜汁喝完了,凑过去讨了一个亲吻,然后额头抵着额头盯着他的眼睛,你生气了?

没有。Peter这么说,不过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我伸手捧着他的脸,然后转过身拿眼神扫了一圈Draco和Harry,凑到他耳边:我就和Potter开个玩笑,主要是Draco想这么玩,我就跟着,了,你知道的,哪知道你根本不生气。

谁告诉你我不生气了。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站起身给了我一个吻。


我好像听到谁在背后骂我。

不管了,专心和对象亲吻,去他妈的Malfoy和Potter,你俩百年好合天下大乱,别打扰我和Peter粘粘糊糊。

嘻嘻。


04.


【POV Draco Malfoy】

我去你妈的大西瓜Harry Osborn。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上一秒还在哄骗我用着他的吸管和南瓜汁的男人,下一秒狗腿的凑到另一个Gryffindor的跟前,腻着嗓音问他喝不喝南瓜汁。

呕。这世界的基佬都这样的吗?

然后我对上了另一个Harry——更加目瞪口呆的Harry Potter的视线。

呕。Harry Potter真的是一个基佬吗,同是Harry,这两个怎么这么不一样,你就不能学学Osborn聪明机智知道如何讨好对象欢心吗。

讨好个屁。我听见Potter这么说道,你是希望我把我的吸管扔掉然后逼着你和你吸同一条吸管,还是我要和Peter玩亲亲然后让你给我亲亲。

Emmmmm....

把你的吸管扔掉你会阿瓦达我,我要和Peter玩亲亲你也会阿瓦达我,魔药课不会制作迷情剂你还会阿瓦达我——

你要会制作迷情剂我先扒了你的皮。

对那你希望我咋样,Draco Malfoy我告诉你,你这样真的很邪恶,真的很不好,真的没有遵守巫师基本法,你要这么弄我一定会惩罚你的。我听见Potter这么说道。

惩罚?我的脑海里一下闪过捆绑play浴室play绑住不让射的什么情趣或者是什么小玩具什么的,噢天哪,Potter竟然是这么有情趣的人吗我和他在一起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我倒吸了一口凉气,Potter一定被带坏了,或者换个表达方式,终于,他,终于被我带开窍了,可喜可贺,终于不是Gryffindor只会提枪直接上的处男了感谢上帝梅林耶稣圣母玛利亚。


你要赔我一个月的南瓜汁。

......那时,我和你保证我的脑子里还停留在我的身体会被他粗暴的按压在冰冷的墙面,因为这粗暴的幻想而呼吸急促,但我听见他真的,以那种颇为色气的声音一本正经告诉我我要赔他一个月的南瓜汁。

mmp的恐怕不是Harry Potter,是我了。

我:Harry Potter,你知道你这个死gay man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在哪吗???

Potter:Cause I am a gay man?

...操Potter这番话逻辑性很强啊我竟然无法反驳。不行不行,Draco Malfoy,你是冷酷无情机智聪明伟大善良拯救世界的Harry Potter的他妈的该死的男友——我刚刚是给Harry Potter前面加了一大堆该死的形容词吗?

我:(冷静的,淡定的,深吸了一口气的)好的,那你知道你没有男朋友的原因是什么吗?

Potter竟然更加他妈的莫名其妙:我有男朋友啊。

我:谁是那个他妈的该死的。

Potter:你啊。


操。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逻辑清楚了。

我不管。

你现在没有了。我说。

给我三十个和Potter不分手的理由。

这种智商低下还性冷淡的男朋友不分留着过感恩节吗?感谢梅林他没有把我气死留我小命一条苟活于世。还是感谢他伸手给我帮火鸡拔毛。

我谢谢你。


05.

【Peter Parker x Harry Osborn】He达成

【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Be达成。


  Potter:?????


<斯莱特林绿> 全文完


评论(31)
热度(141)
  1. 兔子Ashtra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shtrays
    原来我一直没有转载这个。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