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久久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第三人视角。


00.

当我抱着一本《魔法咒语大全》和阿拉里·恩拉格斯(他们说他是一名美籍非裔而书上写着他是一名白人)编的《草药密鉴》然后在打了下课铃的霍格沃兹的走廊上逆着人流移动——这真的不怪我,我需要去找斯内普教授做一个检讨而不是跟着他们去大礼堂吃饭——的时候。十分不幸地,我撞到了一个人。

等我竭尽全力并且慌慌张张地说对不起,然后护住胸前的《草药密鉴》的时候,另一本书避无可避地掉到了地上,而眼前的人弯下腰帮我捡了起来,直到他抬头,我才看清楚明白他是谁。

波...波特学长???我吞了口口水,眼前这位黑发男子在霍格沃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么是跺跺脚就有人欢呼,要么是摔倒排山倒海的喝倒彩,两种极端。他温和厚实且善良,我的拉文克劳朋友不止一次拉着我说,如果能被他看一眼,我死了也值得了。

如今我是不是应该猫头鹰一下我朋友,开头就是,敬爱的琳达,你一定想不通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不你还是别来了,我怕你死掉。诸如此类的语言来化解尴尬。

你是一位斯莱特林?他似乎对于这个结巴有些吃惊,确认了一下我的院徽,然后笑了,你没事吧。

我,我吞了口口水,打量着这一张能让琳达去死的脸,我没事,谢谢学长。

四周人潮并没有这小插曲而减缓速度,值得庆幸的是,美食和处处可见的男神相比,美食更甚一筹。

安德莉娅?

以上所有,不包括德拉科·马尔福学长。我补了一句,转过头,嗨,潘西学姐。

眼前的黑短发女生和金色头发的斯莱特林学长站在一起,我站在格兰芬多红的袍子旁边显得极为叛变。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打算去斯内普教授那...然后我...

我是想问你和波特在一起干什么。

我撞到了他,我一五一十,示意了一下手里的两本能拍死一头巨怪的厚重书本,然后波特学长帮我捡了起来。

让我感觉到懵逼的是旁边德拉科学长的视线,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极为讽刺的勾着嘴角,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三个学院的女生跟着你后头跑还不够,又把视线落在我们斯莱特林上了。

德拉科学长和波特学长的斗争由来已久,我悄悄地往德拉科学长那边挪了一下,结果被波特学长发现了,然后他说,没有,还是你魅力更大一点。

第一个看不下去的是潘西学姐,她走上来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一旁,嘴里还絮絮叨叨,你们两个,吵架归吵架,别把别人扯进去啊。

我在一旁点头,只想尽快摆脱这个,而没有在意这边气愤真的莫名其妙不对劲——不是那种不对劲,是,不是打架的那种不对劲。

后来想想我真想戳瞎当时我的眼睛,虽然我两耳不听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只是活生生的一本白皮书摆在我面前,我竟然不去拜读。


我失手又把坩埚炸了便是后话了,斯内普教授盯着我,我相信如果可以他一定会先把分院帽弄死,然后把我顺理成章弄进格兰芬多——斯莱特林扣二十五分。他咬牙切齿。

我在努力保持微笑,然后听见他说,下课来魔药教室劳动——你就...洗原料好了,什么也别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正一个人向魔药课教室走着,却不是为什么我趴在墙上拐弯处,眨了眨眼观察那边的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的原因。

你早上说的那句话不是实话。我听见波特学长这么说,他的面前是双手交叉抱胸的德拉科学长,挑挑眉,哪句话。

三个院的女生都追着你跑。波特学长说,然后下一秒,凑过去把德拉科学长抱在怀里,行云流水。

...等一等?

...等一等!!!

我捂着嘴巴,却难以抑制心里翻涌起来的惊愕与兴奋,我看见他把脑袋埋在德拉科学长的颈窝,然后环抱着他,你...我...抓住你...视线。他的话有些含糊,我听不太清。

这让人莫名的有一种偷窥的快感,我盯着波特学长和德拉科学长,心里涌上一阵狂喜。

而德拉科学长,十分明显的嗤笑了一下,然后凑上去像是给了波特学长额头上一个吻。

直到后来我走出魔药教室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破裂的烧瓶,我才回出点味儿来,波特学长在那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来顺我毛”的气息,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孩子气的大型犬,两个人站在一起波特学长还略高些,他的肩膀放松,整个人看起来惬意又温暖。

这不是“平常的”波特学长。


如果我有幸成为霍格沃兹的校报记者,我一定会专门开辟个版面,叫“我眼中的哈利·波特”,来搜集别人眼里的波特学长,但即使我不是,我也能每天听见旁人的絮絮叨叨,关于他的褒贬,更何况我还有一个闺蜜,成天拉着我说要死在他的眼睛里。

他是个很稳重的人。我想这会是琳达说的,她和金妮关系很不错,时常从她那边听她讲多年以前密室的一段惊险历程,说他充满格兰芬多的勇气和英雄主义,整个人大气又完美,谦虚又值得信赖。

这是别人眼里的哈利·波特。

而如今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这个名字摆在一起,他们并排站着,哈利·波特低着头埋在金发的斯莱特林的颈窝里,那一瞬间我意识到一件事,这才是哈利波特。

他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他眼中至始至终只有德拉科·马尔福,他想抓住的只有德拉科·马尔福的视线而已。

而他即使总能轻而易举地做到,他也不甚满意。


01.

之后我开始对他们两个多加了几分在意,毕竟即使两个人的名字摆在一起好看舒服得很,这两个人斗争历史明晃晃地摆在那,并排写在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校徽上。

我只是开个玩笑。

我总是不小心在我被斯内普教授留堂进行魔药整理的时候碰见他们,他们就在走廊的拐角处拥抱,然后伴随着波特学长爽朗的笑声和几声德拉科学长的嘲讽,再然后是一个深吻。

我不敢看了,这让我感觉我很变态。

但事实上这也不是偷窥,我这么想着,毕竟这两个人光明正大,所有人都有可能从这条长廊经过。我听见波特学长和德拉科学长抱怨魁地奇下周又要训练。(我一直以为他很喜欢魁地奇。)然后德拉科学长毫不留情地:你不训练就等着输给我吧。

然后有时候波特学长就说,输给你也高兴啊...过了几秒是一声惨叫,我才意识到德拉科学长施了蜇人咒:有本事你永远别训练啊波特,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要把自己学院杯拱手让人,说真的,我高兴还来不及。

在你面前不是。波特学长说。

等我意识到他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并排走远了,像往常一样,而像往常一样的,我再一次晚到了魔药室,而谢天谢地,斯内普教授不在那。


不,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哈利。我第一次听见德拉科学长叫波特学长叫哈利,他的尾音柔软缥缈,然后我听见波特学长,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整个人瘫进德拉科学长的怀里——我很确定那是瘫是因为,他眉目间都是疲惫,而他闭了眼睛。

伏地魔会找到我的,我必须转移,我生日那天凤凰社会有行动,他们会来接我,然后把我转移到陋居。

你事真多。我听见德拉科学长说。我没有碰见像你这么麻烦的。

你不会再碰见一个比我麻烦得了。波特学长这么说,开始拥抱回德拉科学长,德拉科,他说,他们说的是真的。

塞戈里克,他叹了口气,真的可以考虑是我害死的...

一根手指竖到他嘴边,波特学长噤了声。

随后的声音是德拉科学长的,波特,他说,如果你还要这么多愁善感像一个年轻的对于自己犯的错误手足无措的小女巫的话,我们可能要考虑一下给你一个一忘皆空或者什么让你清醒一下。

然后我听见波特学长笑了,他凑上去像是去亲吻德拉科学长。

过了好一会我听见德拉科学长叹了口气,十分认真的:波特,他说,你知道吗,他一字一顿,你永远不会是麻烦。

波特学长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意识到德拉科学长真的朝他打了一个直球,于是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又把自己埋在德拉科学长的脖颈里,然后德拉科学长啧了一声,把波特学长捞出来,整个人很认真,你听见我说什么了没有。

波特学长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德拉科学长,似乎被他这副表情弄烦了,很不耐烦的,说,你给我重复一遍,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听见了,毕竟以你能和巨怪媲美的脑子,我不指望你能准确的理解我想说什么。

波特学长嗯了一声,然后十分流氓地——我很不想用这个词但他确实,拖着调子说,我永远不会是你的麻烦。

德拉科学长皱了皱眉看着他,似乎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而波特学长,笑嘻嘻地,继续说道,你想说你爱我。

金发的男人这才知道被耍了,他盯着眼前笑嘻嘻的脸,毫不留情的,伸出手去揪对方的脸颊,然后我听见波特学长嗷了一声——事实上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嗷但至少德拉科学长下了手,然后我听见波特学长这么说着。

谢谢你。


这声谢谢我挂念了很久。

之后我遇见波特学长和德拉科学长很多次,他们两个像是心照不宣的,偶尔,只是偶尔,会在吃饭的时候快速交换一个视线——我真的不喜欢德拉科学长,我第三次和琳达辩解到,而琳达只是一脸:“我们都懂的”表情——而他们在每一次德拉科学长嚣张跋扈地走到波特学长面前时,我抱着书从他们旁边经过,听见波特学长一声带着气音的笑。

总感觉当年他们是真心实意的讨厌对方,如今这个局面双方始料未及,但双方都觉得很好。

谁知道当年站在他面前的敌人是如今会对他说“你永远不是麻烦”的人呢。我看着周围等着看好戏的人——也许他们在等着看德拉科学长无理取闹的欺负波特学长。

而他们心照不宣,这就是波特学长为什么笑了。


02.

后来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斯托卡了,我几乎都要被不知道内情的琳达摁到德拉科学长面前告白。我相信波特学长发现了什么,关于我发现了些什么,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我偶尔看向他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对着我微笑,然后越过我去看和我有两个人相隔的德拉科学长了。

真是,一点也不掩饰,可能是觉得我发现了一切,所以掩饰也没有用了。

德拉科学长明显被他盯得发毛,然后回瞪他。

他笑得更开心了,甚至朝我——不确定是我还是德拉科学长,挤了挤眼睛。


之后的事情,我对梅林发誓,是真的始料未及。

那时候我一个人在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右边那个大沙发后面,蹲着整理我的糖,万圣节就快到了,而我可不希望我没有糖给皮皮鬼。这个时候我听见斯莱特林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我几乎要站起来的同时我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门锁了没。

锁了。

我意识到这两个声音是来自波特学长和德拉科学长,然后我意识到晚了,我听见了落锁的声音,他们以为斯莱特林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在亲吻,疯狂的亲吻对方,然后泄出一些呻吟,和衣物摩擦的声音。

我想你。我听见德拉科学长这么说着。

我趴在右边的沙发把手那,悄悄地探出一个脑袋,对面的两个人只顾着亲吻,像是对方就是他的全世界,全然不知道这里还有第三人,把这些旖旎尽收眼底,声音离我挺遥远,我看见波特学长把德拉科学长摁在了沙发上,我也想你,他说,对不起,对不起,事情太多了。

大忙人。德拉科学长嘲笑道,然后伸出手勾着他的脖子,我就是想见见你都不行了,邓布利多把你保护的很好,伏地魔,黑暗君主最近也有很大的动作,他叹了口气,他是真的在针对你,波特。

我知道。波特学长这么说,然后语调含糊地去亲吻德拉科学长的耳垂,但我想你。

直到这个时候我发现他们两个中间有什么不对劲,我眯着眼睛企图看清一些细节,反正他们两个眼里只有对方,然而当我真的看清那在他们两个之间上下飞舞的是什么的时候。

O-H-M-Y-G-O-D。

那是德拉科学长的手,他在缓慢地解着波特学长的衣服。我吞了吞口水,在我意识到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然后用手捂住了嘴巴。

可能每个人都有偷窥欲吧,而且,而且当这两个人站在你面前,你有什么理由不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呢。

波特学长袍子顶端的纽扣被一颗一颗地挑开,然后德拉科学长凑上去吻他,两个人含糊不清又说些什么,波特学长就笑嘻嘻的,对着他们两个人的衣服念了一个咒语,然后两个人,我看不见德拉科学长的身体,但是波特学长的背部和腰际我是一览无余的。

天哪。我这么想,我-他-妈-还-未-成-年。

纵使我在心里这么咆哮着未成年巫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应该戳瞎我自己为什么我要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数糖果,但这还不能制止眼前的两位即将做的事,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自己埋在沙发后面——我真的不应该看这个。

紧接着是一声细微地低吟,我听见德拉科学长叹了口气,然后是波特学长闷哼了一声说,你踢我干啥。

有点累。德拉科学长说,然后他又补了一句,做你该做的。

波特学长像是口里含着什么一样语调十分含糊,伴随着德拉科学长咬着下唇的低吟,然后几乎是更加令人面红耳赤的,我很确切的,我敢说我听见了水声。

我捂着眼睛听着这种噪音听了五秒钟,决定抛开我的廉耻心偷偷的瞄一眼。

不得了。

不——得——了。

波特学长的脑袋埋在德拉科学长的胸膛里,然后一手探到德拉科学长的身下似乎握着什么然后上下撸动——在我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前我自动屏蔽了他,德拉科学长的脸,从苍白染上了一点谓红,咬着下唇只泄出气音,耳朵尖白里透红,眼睛盯着波特学长的黑发,凑上去拿眼角蹭波特学长眼角,说,你还有心情做前戏。

怎么没有心情了。波特学长从德拉科学长胸膛前抬起头,坏心眼的明显在哪里摸了一把,德拉科学长没脾气地瞪他,眼里流光百转,抬起腿又踹他,你做不做。

做。做。波特学长这么说着,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你们斯莱特林休息室有润滑剂吗。

我不知道我们休息室还有润滑剂——真的不知道。

德拉科学长,很明显的和我一样,他摇了摇头,然后波特学长一手撑着自己架在德拉科学长身上,然后说,润滑剂飞来。

的确飞来了,还,不止一瓶。

然后两个人目瞪口呆的,光着身子面对面,也竟然笑了出来。

你们斯莱特林,波特学长捞了离他最近的一瓶,这么说道,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斯莱特林。

我-他-妈-也-没-想-到-你-们-就-在-这-里-做-了-起-来。也许还没做,我在心里这么纠正道,但是很快的我被另一个自己打了一下,因为我听见波特学长说,哇哦,巧克力味的,你们斯莱特林都喜欢这种奇怪的味道吗。

你可以试试。

......不,请先告诉一个如何戳瞎我自己而不引起你们注意的方法,我没脸面对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和我亲爱的琳达。


两个人发出了一声谓叹,我听见他们从一开始决定了巧克力润滑剂然后把它挤在手上然后德拉科学长说,你轻一点,我没敢伸头去看,我只听见断断续续地低吟和你慢一点。而波特学长很显然十分任劳任怨的耐心地在德拉科学长身上做一些他该做的事。

你比之前紧了。我听见波特学长这么说着,于是我——没有打赢我的好奇心——攀着沙发把手伸头看去。

波特学长和德拉科学长的下身紧紧相连着,德拉科学长的脚尖蹭过波特学长的耳尖,大腿落在他的腰上,波特学长深深埋在他的体内,然后以一种缓慢地幅度抽动着,德拉科学长仰着脑袋,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完全一副沉浸在对方给予自己的快感中。

波特学长掐着德拉科学长的腰,然后俯下身去吻他,斯莱特林的休息室灯光不算敞亮,他们两个人躺在沙发上,德拉科学长苍白的肌肤,十分令人遐想的映出一片暧昧的红。

我屏住呼吸,我从未肖想过这一刻,只是他来临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

波特学长变了个姿势环抱着德拉科学长,然后凑到他耳边喘着气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只知道德拉科学长就开始笑,边笑边拿腿去蹭波特学长的腰,然后波特学长应该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可能顶了一下,德拉科学长的笑又变成一声猝不及防的高昂,两个人对视着对方,我才知道什么叫真的含情脉脉。

那不是琳达痴汉着波特学长能到达的程度,我相信他们在对方眼睛里都看见了自己。

波特学长一边顶动一边又凑到德拉科学长耳边,德拉科学长的耳朵尖,颜色才刚刚淡下来又开始发红,然后把自己扭过头埋在了沙发里面。

你竟然害羞。我听见波特学长夸张的故作惊讶,然后是整个身体都在笑的在抖,天哪德拉科,你竟然害羞。

没有什么好谢的。我听见德拉科学长闷闷的一声,就是我愿意而已。

我很感激了,波特学长这么说,然后十分强硬地把德拉科学长的脑袋从沙发里捞出来,一字一顿,我有时候觉得,你不只是我的恋人,可能更是我的知己。

你知道我为什么而痛苦,知道什么能让我感觉好一点。

就算你真的是一个小混蛋,嗷你别掐我,你总知道我是谁,我需要什么,在你身边我最自然,就像,你能接受所有的我。

德拉科学长——十分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拖着调子,学着波特学长的态度一字一顿,波特,虽然我说你的脑子堪比巨怪,但我不是真的期望你的智商和他们一样。

他叹了口气,我说过没什么好谢谢的,只是我愿意而已,或者换句话说,只是我爱你而已。

他微笑起来。


波特学长没有说话,但他盯着德拉科学长发颤发红的耳朵尖,盯着德拉科学长眼里自己的倒影。

像是憋着一口长长长长的气,如今终于一点,一点的吐了出来,红着眼眶,亲口一字一顿将所有害怕和困惑和爱意倾倒出来。

直到德拉科学长问他怎么了,这场姓爱仿佛才又被记起,它以一种很缓慢的节奏还在延续着,直到最后一个音符休止。

比起快感它似乎更像是温存,比起一首交响曲它更像是华尔兹。

我盯着波特学长盯着德拉科学长,然后他抿着唇,手指抚过德拉科脸庞的弧线,他们什么都没说,每个细胞毛孔又仿佛都在说着什么发音如同我爱你一般的音节。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慢慢的吐出来。

十分坚定而缓慢地,他弯着腰,在德拉科学长眉间很深刻的,虔诚地落下一个吻。德拉科闭着眼,而哈利·波特像一位顶礼膜拜的信徒。

他站在他为之奋斗且热爱的信仰面前,受着爱与荣光的沐浴。


难得的,我第一次感激我自己没有戳瞎我的眼睛。


<久久> 完


Free Talk:掐着加拿大时间的零点。首先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其次,一开始只想写一个温暖的故事,后来写成了这样,也不是我的初衷。NC-17没有走外链,可以看得出我的文力着实下降了很多。

                  生日愿望:祝我喜欢的CP和世界上真正互相喜欢的人能长长九九。这是一个生日在九月九号的人给他们的buff了。

                  可以给我一句生日快乐吗:)。谢谢。


评论(36)
热度(244)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