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 无标题文档 03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PG-13

Note:傲罗!Harry x 傲罗!Draco。

    大战过后傲罗搭档设定。Harry掰弯直男D。

Harry Potter视角 前文走:这里 和 这里

OOC(

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但是相信我,这篇是HE)

注:因为是哈利视角,很大程度上会对于德拉科的反应,呃,过于思想激烈(


03.


当哈利十分顺利地把面前金发男人压倒在地的时候,他对梅林发誓他听见了罗恩的欢呼,这是第二次了,而罗恩的搭档刚刚被别人借走,在另一边和别人打的正起劲——留他一个人四周看戏。

而眼前的马尔福,以一种他永远不会和“纯血家族马尔福”摆在一起相提并论的姿势瘫倒在地,然后拿眼瞪他——哈利百分之一百二十确定那是瞪。“你不如去相扑吧,波特。”他几乎是跨坐在马尔福身上——大概是肚子上,他的胯部几乎能感受到马尔福的肚子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

“你这是在夸奖我吗,马尔福?”

“不。”身下的金发男人讥笑道:“我只是在企图提醒你,你坐在了我的腹股沟上面。”

他低下头看马尔福,而金发男人——此时完全没有刚刚拿眼“”他的凌乱——马尔福刚刚有瞪自己吗,哈利甚至怀疑——不卑不亢,游刃有余的被他压在身下,虽然这种事情重复了第二次,但这一次手忙脚乱的变成了哈利:“不好意思,”他这么说着,手撑着地,企图站起来:“我没有意识到。”

“你的巨怪脑袋当然不会意识到这种事——”马尔福在哈利离开的空隙朝旁边翻了个身,然后撑着手臂跳了起来:“等你下次被我压在下边坐在你的腹股沟上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有多难熬,相信我,波特。”

“你现在可以试试。”哈利说,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马尔福:“你太轻了,你指望我能感受到什么。”

而马尔福只是笑着,只是那样笑着,然后在哈利意识到危险来临之前:“统统石化。”他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在和敌人对打的时候走神。”

“我靠。”远处的罗恩高声这么说道:“马尔福,这是近身格斗训练。”

“管他什么训练。”马尔福这么说道:“你给我出个点子我能把波特压在身下揍的。”

“你可以把他压在身下。”罗恩很诚恳:“虽然我是个直的,但是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你可以把他压在身下,但是是被揍还是干嘛这个就有待考究了。”

“我对你是不是直的不感兴趣,鼹鼠。”马尔福这么说道:“只是你们格兰芬多,都是这样的吗...?我指,先是换妻play,然后是当众进行姓骚扰...传统文化?”

“我可没叫你白鼬,马尔福,你就不能友善一点。”罗恩给哈利施了一个咒立停,哈利干脆瘫倒在地上:“啊呀,你看,现在他在地上了,你可以考虑骑他。还是自动自愿的,多么甜美,多么可爱...”

以下是举着魔杖指着罗恩的哈利波特:“不好意思了罗恩,但我实在不能让你说下去了。”

接下来哈利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眼前的马尔福双手交叉抱胸居高临下:“可别告诉我你是没有力气了,波特。”

“事实上,是的,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轻,然后刚刚把你,嗯,这样,已经耗了挺大力气了,我现在只想瘫在这里,你要不要先和扎比尼打一场..再和我来?”

一只手伸到了哈利面前。

哈利眨了眨眼,顺着苍白的手臂往上看去,对上了一双蓝灰色的眼睛:“你怎么...?”而马尔福弯下腰,袖子刚刚被他卷到手肘处,碎发贴在额头上,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却又不是那么干净,衬衫上面有了灰尘,脖子是泛着光的一片汗迹:“起来。”马尔福说:“你可别想逃避。”他的金色头发闪着光:“如果你的状态现在差成这样,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哈利目瞪口呆:“你能不能让我自己起来。”

“我可不等你,波特。”他顿了顿,不置可否:“除非你之前都是装的,甜美又可爱的小波特。”他顿了顿:“柔软?

“什么?”

“你现在看起来像是能把你自己卷成一团球。”

“不过马尔福。”哈利说:“说真的,我能不能不拉着你的手起来,虽然我自己,可能现在真的没有力气。”

而马尔福似笑非笑,只是把身子压低了些,凑到哈利身侧和哈利咬着耳朵:“波特,”他说:“如果你足够聪明且识时务,你现在应该拉着我的手起来,这是我第二次朝你伸出手了,礼仪上,你也应该欣然接收。”

哈利,只是盯着那只白净的手,犹豫再三,眼前的马尔福弯着腰,旁边的,其他的傲罗甚至停下来了格斗训练,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俩看,至于罗恩,刚刚被另一个傲罗解了统统石化,也不说话,笑嘻嘻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哈利伸手握住马尔福的手。

出乎意料的是,马尔福愣了一下,他抓紧了马尔福的手,然后单手撑地,过了一会没见被拉住的巫师有动作,于是哈利十分好奇的,抬头,发现马尔福,一脸复杂而忘了将他拉起来。

“马尔福?”他尝试性的。

他还握着马尔福的手,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握在手里存在感十足,而马尔福毫不自知,周围的人显然对于这个发展感到兴奋——虽然哈利真的无法理解他们在兴奋什么,而马尔福,真的,真的,毫不自知,马尔福就这么愣愣地盯着哈利,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遥远的过去穿到现在来了,然后竟然如一个浪头打的他不知所措——用扎比尼的话说,着实罕见。

眼前的马尔福,像是,十分成功地掉入了另一个平行空间,对于眼前的哈利和扎比尼和傲罗等等等等视而不见,这让哈利等了好一会,他没有想到自己握一握马尔福的手,能给他的搭档——临时搭档,带来这么大的冲击。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哈利眨了眨眼,觉得自己恢复了点力气,撑着手臂坐了起来,然后他松开马尔福的手,用那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嘿,马尔福?醒醒?”

而马尔福,终于才回来一般,盯着哈利看了一会,抓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没有看他,大发慈悲地说:“算是吧”

罗恩在远处嗤了一声。


“哈利波特。”有着栗色大波浪卷的赫敏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旁边是靠在墙壁端着杯水看戏的马尔福:“你上个星期答应和我们一起回陋居,你怎么没回去。”

马尔福吹了个口哨。

哈利——只来得及瞥他一眼——对着赫敏说:“你知道的,敏,我那时候还有一个文书要赶,马尔福已经写完了,我又不能抄他,对吧。”

“所以你要和马尔福同步写完?”赫敏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把视线转到马尔福身上:“我可不知道你和马尔福什么时候这么同步了。”

“自从他不打算骑我开始。”

“什么?”

“不是,我是指,自从他决定不把我压在身下...不是,你等等,我想一想。”

“我建议你最好找一个合适的词,哈利。”赫敏把视线在哈利和德拉科身上来回看了看:“或者你可以让马尔福帮你说句话?”

“事实上。”马尔福这么说道:“我只是决定不揍他。”

哈利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看了一眼赫敏,觉得赫敏真的是从头到尾误会了而再解释只是越描越黑,认命地从抽屉里拿出文件:“你看看吧,我们死线在上个星期而已,我和马尔福。”他顿了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绝对清白。”

“不知是谁的英文真的没学好,还要寻求帮助。”马尔福冷笑道。

赫敏,显然十分不相信的,盯着哈利看了一会,然后说:“你这个星期不能逃了,我们都在等着你。”

哈利点了点头,不去看在旁边偷笑的马尔福。


“跟你说过不能让哈利波特近身。”马尔福倚靠在墙壁,盯着哈利,再一次的,把扎比尼摔在了垫子上:“不过你发什么疯,找波特单挑。”

扎比尼躺在垫子上,喘气:“近身格斗不让波特近身,德拉科,你脑子什么时候开始装浆糊了。”

德拉科冷笑地:“你还能爬起来吗。”

哈利坐在垫子上,歪着脑袋和罗恩打电话——自从罗恩发现麻瓜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比双面镜便利而且隐私的多得多得多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那边正在发生什么,直到他意识到这个地方只剩下他自己的声音的时候,他转过头,只看见的马尔福一个人。

“扎比尼呢。”他捂着手机对马尔福做口型。

“走了。”马尔福这么说着,坐在了垫子上,然后抬头看着他说:“来吗。”

彼时哈利正把制服外套穿上,听见马尔福的问话,十分迷茫的眨了眨眼,那眼神询问:“真的吗。”

马尔福点了点头。

于是哈利把制服外套又拖了下来,然后朝马尔福伸手。

“干嘛?”

“把你拉起来。”哈利义正言辞:“你真的还有力气和我训练吗,马尔福。”

“也只有你会把这个当作一个训练。”马尔福冷笑,然后伸手握住了哈利的手,另一只手撑在地板上站了起身:“这句话应该是我和你说,波特,你这个样子还能和我打吗。”

......

两个人汗流狭背,躺在垫子上,喘着气,然后互相转过头对视一眼,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嘛。”哈利说:“我如果没有记错,你明天应该还有任务。”

马尔福耸耸肩:“谁在乎呢。”他说:“只要明天任务不出差错,或者明天早上我不去晨跑,大概就能恢复过来——我指,今晚的运动量。”

“你还去晨跑。”哈利——状似惊讶的:“我不知道你这么健康。”他转过头,盯着亮晶晶的汗滴压垮眼前人的金发,落到他的鼻尖上。

“我希望你还记得我是一位傲罗,波特。”而马尔福,嗤之以鼻的:“下次。”

“下次什么?”

“下次再尝试一下。”

“你可真锲而不舍。”

“没有办法。”马尔福这么说道:“哈利波特。”

而被点名的哈利看着他,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抿着唇笑嘻嘻的,他盯着马尔福看了一会,从他的金发看到他的眼睛,再从他的眼睛看下到他的嘴唇,那因为缺水而有些干燥。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他意识到马尔福也盯着他,从他的头发盯到了他的眼睛,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盯着他眼睛碧绿的中心。

像是被受了蛊惑,他吞了口口水,在德拉科马尔福能说出什么以及做出什么之前,他凑过去,用自己的嘴唇,点了点马尔福干涩的嘴唇。

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无标题文档> 03 完

全文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86)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