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HP/DM】捉奸现场

CP: 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PG-13

Note:一发完/很多对话(粗体标注为Harry在说话。)/小甜饼。

 @格雷尔 


法律执行司又加班?意识到身后有个大型物体环抱住自己,头发有些刺着他果露的脖颈,身体背后传来了层层的热度,一个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彼时德拉科正在沙发上看报纸,哈利从门口轻手轻脚摸进来,成功的逮住了瘫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干的恋人。

。德拉科听见哈利波特的声音里拖着一点点疲倦,他想象哈利拥抱着他,然后闭上了眼,耳旁是十分平缓的呼吸声,擦过德拉科耳垂,擦过那颗黑色的耳钉,然后和德拉科轻悄悄的吐息重合,像是两人呼吸着同一口氧气。

德拉科爱死这个了,只是当他侧过头去寻找哈利的唇的时候,鼻尖略过一阵尼古丁的味道:你又抽烟了。

不是我,哈利口齿含糊不清,我和金妮去吃了晚饭...嗯...好吧其实就,一根吧,介于她的男朋友是个麻瓜,她也养成了一点麻瓜的习惯。

金妮?金妮韦斯莱?德拉科皱了皱眉,你没和我说这个,我以为你回家吃饭。

我给你发了短信,他可以猜到哈利这时候就算再困也清醒过来挑了挑眉,我上次给你的,麻瓜那玩意,我以为你会用。

我是在用。德拉科从哈利怀里挣脱出来,伸手去摸旁边柜子的黑色小盒子,有些不满地嘟囔,但也只是和你用而已。他按了一个键,果然在上面看见:您有一条来自哈利·J·波特的短信。

哈利·J·波特?身后的哈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睁开眼就是一个连名带姓的备注,你还认识多少个哈利波特。

我认识一个就已经够烦了,你还指望我认识多少个。德拉科扭过头,飞快的在哈利嘴角讨了一个吻,却又很快的被哈利摁着得寸进尺,这个备注看起来就像,有很多个哈利·ABCDEFG·波特等着你宠幸。他补充。

德拉科嗤笑了一声,至少需要我宠幸的ABCDEFG不会只用一个麻瓜手机给我说一声今晚不回家吃饭,而是跑去陪了前女友,而我,救世主的可怜男朋友,在救世主在陪前女友抽烟任由她的眼泪在自己肩膀上流的时候,在给我们伟大的,救济天下包括宠爱他前女友的救世主带甜点。

他任由哈利又把他捞回怀里,然后把下巴搭回他的肩膀,然后不可抑制的低低地笑出声。

德拉科正想继续反驳他的笑声,却听见他带着笑意,语调都比起之前的懒散而微微上扬,你今天碰见什么好事了。

什么?

你买甜品——虽然你天天买,但是给我带基本上是破了天荒,通常是布丁的最后一口,甚至是蛋糕上最后一丁点巧克力,美名曰叫我减肥。哈利凑过去吻了吻德拉科的下巴,而且你这个小混蛋,他又笑出声,你明明知道我和金妮什么事都没有,上次去陋居,你还和金妮两个人,讨论我小时候干过什么事,你听见我把她从密室里救出来都什么反应都没有,然后现在,又看起来这么生气。

德拉科没好气的把哈利推开,在听见对方抖着肩膀停不下来的笑后再没回头看他。

然后哈利一直笑。

德拉科翘起了二郎腿,重新拿起了预言家日报。

哈利还在笑。

你笑够没有。德拉科忍无可忍转过头,盯着傲罗队长几乎把脸都埋在沙发靠背上,然后肩膀不停的,不停的在抖。

笑够了笑够了...噗嗤。

德拉科瞪他。

直到哈利彻底绷住了,抿着唇但是脸颊还是几乎有点鼓鼓的,憋着气,肩膀在小幅度地抖动,口齿含糊不清,我笑够了,真的笑够了,我不笑了,我真的不笑了,真的。

德拉科把预言家日报摔到了他脸上。

哈利把预言家日报从地上捡起来,撇了一眼日期,一周前的预言家日报了,你看什——

他噤了声,过了一会他抬头看德拉科:你也刚回来,你也不是在家里吃的饭,但是你依旧没有看手机,你不是打包带走的甜品,你是后来特意买的。

德拉科点了点头,脸上毫无任何被拆穿的窘迫和愧疚、

你以为我在家吃饭但你没和我说,可能是因为如果你和我说了我会不让你去,或者坚持和你一块去,我很确定是后者,因为如果我不让你去,除非我把你操到你下不去床,你还是会去的。

德拉科瞪了他一眼,还不知道是谁把谁弄得下不来床。

哈利没理他,眯起了那一双碧绿的眼睛,所以作为补偿,也许只是想我温柔一点,你特意去买了甜品,而不是顺手顺回来的,对吗。

而且你对金妮的事不生气,也没有看手机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你自己都知道这事比起我那件严重很多,所以你知道我要是回来看不见你会给你发短信,而你不确定我有没有去过圣芒戈找过你,所以你打算回家再和我解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哈利凑过去吻了吻德拉科的下巴,换个问法,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谁说我不生气了。德拉科又一次把哈利推开,看着他,别打岔,金妮韦斯莱,怎么回事。

她男朋友和她吵了一架,然后她一个人在麻瓜世界,说想拉着我和她男朋友摊牌。哈利想了想,说。

她摊牌关你什么事,让你给她现任男友一个阿瓦达吗?

让我和他谈谈,毕竟我也算金妮的...

前男友——

哥哥。

罗恩韦斯莱。

被赫敏拉着加班。

比尔韦斯莱。

出任务。

乔治韦斯莱。

陪莫丽去美国了,他们有个亲戚在那边。

还有一个...什么什么西韦斯莱。

你怎么把韦斯莱家名字都记住的,他倒是没事,倒是金妮怕他和她男朋友打起来。

你改姓叫韦斯莱得了。

别,我可更加憧憬另一个高贵的姓氏。

算你有眼光。

我可没说是什么姓氏。

不是马尔福我打断你的腿,德拉科扭过头笑眯眯的。


别企图逃避,你是什么事

要听真话?

我可不会打断你的腿,我只会把你钉在床上——

扎比尼要结婚了,我是伴郎。

伴娘是?

潘西。

......所以你是去?

和她挑婚纱,呃,伴郎伴娘的那种。

布雷斯没有邀请我。

他还没发请帖...会邀请到你的。

挑礼服的人有没有夸你们俩天生一对,郎才女貌。

那肯定是有的,毕竟马尔福家——你别瞪我,我不说了。

你有没有帮她拉拉链。

什么拉链。

就是,女孩子礼服背后不是都有一条长长的拉链?

你给金妮韦斯莱拉过拉链?

呃是的,但是我们的重点不是在...

你给金妮韦斯莱,背后,拉过拉链。

我们重点好像不在这。

现在在了,哈利·詹姆斯·波特。


所以然后呢。

什么然后呢...

如果你说和潘西挑礼服,我会跟着去,但是这个程度不足以让你惦记着我给我买份甜品,所以你还藏着什么。

我们重点都这么偏了你还惦记着这个。

你承认你在偏重点,不是,我的重点一直在这里。

我和潘西吃了个饭。

嗯。

喝了点酒。

嗯。

没了。

我不信

真的没了。

你一直没有坐到沙发的边缘过,你一直喜欢坐那里。

你来了顺着你。

我用魔法检测了,不是什么黑魔法的小东西。哈利凑上去,含住德拉科的耳钉,吮了一下德拉科的耳垂,是什么东西能让你给我买甜品赔罪

没有东西...就是发现自己特别爱你决定给你买个甜品。

你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又提高了,不过如果我们不愿意在这谈我们可以上床谈,或者就在这里。

你一定要揪着这个不放吗。

要的。


一声短暂的叹气,然后哈利听见德拉科闷闷地说,你会后悔的,波特。

再然后他听着德拉科从沙发间的缝隙摸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然后把他紧紧攒在手心,再伸到哈利面前,手指像花一样缓缓地摊开。

那是一枚戒指。

哈利眨了眨眼,他左想右想上想下想,也从没有想过是这个。

钻石在灯光底下闪闪发亮,德拉科盯着他看,然后伸手从衣服里扯出一根项链,棕色的线上系着一颗一模一样的戒指。

我没想这么快...但我就知道你会后悔的,波特。德拉科叹了口气,把戒指塞到了哈利手心里,改姓吧,都拿出来了,你除了嫁也没别的选择了。

其实我比较憧憬布莱克——

那你把戒指还我,我给别人。

我就开个玩笑,我帮你带。


你就是个小混蛋,德拉科。

戴着我的戒指你就闭嘴吧,波特。

<捉奸现场> 完。


评论(27)
热度(374)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