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哈德】Beauty and the beast. 中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这章还是没有)

Note:女装攻/美女与野兽AU。


君子动口不动手,若要动手莫毁容。

x谢谢(

BGM: For Him


02.


野兽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他一眼,眯着眼睛,语调里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上扬,你说你代替你父亲?

是。哈利说,这下总可以了吧,我替他做你的阶下囚,你放他走。

野兽点点头,但是说,你可要想好,你会失去你的自由。他补了句,终身的。

这次哈利没有很快的回答他,他盯着自己的裙摆和地板,过了一会抬起头,说,好的。

忽视了在一旁冲他大喊大叫的詹姆斯,野兽当着哈利的面把牢房打开,一手拎起詹姆斯,从哈利的面前走过,然后径直往大门口走过去,詹姆斯在空气中企图踢那头高大的野兽,而野兽沉默不语,把他丢掉了门口的马车上,说,把他带到下面的村庄。

等到野兽回去的时候,被罗恩拦住了,那个左手火光右手火光的烛台对他眨了眨眼,说,主人,她很有可能是那个破除诅咒的。

野兽的脚步顿了一下,低声的说也许吧。

罗恩尝试跟上他的脚步,在旁边劝说,如果那个女孩是那一个的话,主人...是不是应该,呃,给他换一个房间。

脚步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野兽抬起头,发现哈利已经来之安之地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他低声咳嗽了几声,然后那双绿色的眼睛抬起来盯着他。

你和我过来。野兽说,我给你换个房间。

他盯着哈利扶着墙缓慢的站起身,双手提着厚重的裙摆,底下是白花花的小腿。

他很缓慢与坚定的把视线移开了。


哈利跟着野兽走上蜿蜒的台阶,野兽在他旁边叨叨,从现在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了,也就是说,这里的所有地方你都能去,除了一个地方。野兽顿了顿,转过身盯着他的眼睛对他说,马——庄园的西侧,你不能去。哈利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他们就已经停在一间绿色的大门面前。你进去吧。野兽说,里面有衣服,你可以洗个澡,也有张床,比...比那边好多了。

声音有些心虚,而哈利根本没有在意。他推开了房间的门,无瑕顾及房间的堂皇与华丽,他甚至没有转过身对身后的人说声晚安或者再见,他只是,推开了门,然后走进房间,背对着人关上门,然后藏在门后的阴影里,肩膀几乎被压得沉重的,然后垮了下来。四周漆黑一片,没有人会找到他,发现他,在意他

比起隔壁拉文克劳托马斯的爱更可怕的是,他失去了自由,终身的。

他靠在门上,听着门后陆陆续续离开的声音,城堡外面是冷风,是雪,可能还会下雨。他拥有太多需要担心的,比如那个被野兽扔到外面的父亲,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否安全到达村庄,他闭上了眼。

神经从来时便紧绷着,即使现在温暖与黑暗,也无法让紧绷的神经放松半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一旁叫着,小姐?小姐?

哈利睁开眼,没有看见一个人,他撑着手臂坐起来半分,然后准备去摸一旁的灯。

火光十分有灵性的——在他需要它的时候亮了起来,哈利眨了眨眼,发现眼前有一座衣柜笑眯眯的看着他,声音非常温柔,你醒啦?

哈利一下子,那么一瞬间放松了下来。然后他听见那个女声继续说,在这睡了有一会了,是不是很累啊,要不要,恩...洗个澡?

我待会会去。他开口,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谢谢了,不是现在。

但。衣柜继续说,刚刚纳威来过,说,主人邀请你今晚和他一起共进晚餐。然后她——非常高兴的把自己的衣柜门打开,露出里面层层叠叠的长裙或短裙,说你不用担心衣服的问题,我这里都有,只要,呃,你不嫌弃上面有一点灰尘,不过相信我,就一点。

而哈利的反应只是眨了眨眼,然后突然笑了,晚餐?他又重复了一遍,晚餐?他笑得像是喉咙有一口咳不出的血,然后特别坚定的,我不会去的。

可是主人,衣柜冲他眨了眨眼睛,你知道主人会生气的。她的声音十分犹豫。

那不关我事。哈利很缓慢的,这么说道,特别坚定的,我有点累了。他站起身倒在床上,自言自语,我只想休息一会。


03.


“发胶——”

“西装——等一等纳威不是那一件——之前还要套一件白衬衫!”

“你懂什么,白衬衫套在西装里面,姑娘们最喜欢这一款的。”

“领带——你可能更喜欢领结?”

“不罗恩,领结一点都不gay!!你不喜欢不代表别人不喜欢,行吗?”


我这样行吗。野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十分别扭,他添了一句。

少爷想起从前了?罗恩在旁边,把自己给点上了。

别提从前。野兽低低地说,很难得的,收敛了脾气,这气氛确实不太好,太压抑,然后他清了清嗓子,又问了一句,这样行吗。

当然。赫敏在旁边给野兽倒了杯茶,所有女孩子都会为您而倾倒的,少,呃,不是,主人,放轻松。

想起我第一次打领带的时候。野兽这么说道。

过去总是禁忌的,那下面埋藏着太多的,怀念与回不去,想一想都觉得无法自拔。

放轻松的结果是野兽在餐厅等了好久,哈利还是没有遵守约定下来。

他的踱步在餐厅逐渐变得急切,咬着嘴唇,眉头皱起,赫敏和罗恩在旁边很担忧的看着他,然后帮着哈利说好话,可能是要换衣服吧,女孩子,你知道的;可能是要再打扮一下吧;可能是要,再哭一回吧。

直到纳威第五次被派过去催促哈利的时候,回来的时候眼神躲闪,满嘴跑火车,主人,你知道的,小姐长途跋涉,浑身疲劳,呃,可能,没...

说重点。野兽有些生气的说。

她可能不来了。纳威支支吾吾的,这么说道。

回应他的是野兽将桌子打翻的声音,他家的少爷十分生气且粗暴的解开领带,不顾赫敏的劝阻,怒气冲冲的上了楼。

他站在哈利的房间门前,重重的敲了俩下门,听见里面的声音,十分坚决的,我说过了,我不会去的。

他无视了她的回答,然后说,我就是上来问问,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晚餐。

赫敏在旁边呲牙咧齿,绅士——绅士——对待女孩子要绅士——

仿佛记起了马尔福家的礼仪课,野兽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得到那边十分坚决的否定的回应后又说,我美丽的小姐,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共用晚餐的话,我会十分荣幸的。

十分奇怪的,门后面沉默了几秒。

然后是更大的回应,我说过了,我,不。

野兽眼睛瞬间瞪大了一点,然后他咬牙切齿的,你再说一遍。

我——不——。

回应他的是一记重砸门,然后是燃着怒火的声音,我都这么邀请她了,她还是不愿意,没有一个人能这么对马尔福家族的人。

然后是赫敏的声音——主人,你也体谅一下那个姑娘,她,她在这一天里失去了她的父亲和她的自由。

然后是更加怒气冲冲的声音,好,好,她不和我吃饭的话,就一辈子都别吃了——你们,都别给她东西吃。

哈利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到底什么是马尔福家族,他抱着柔软的被子,得知野兽走了以后渐渐地放松下来。


直到午夜,哈利才开始发现自己饥肠辘辘。他拎着裙摆,小心翼翼的把大门挪出一条缝,然后慢慢的走到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

罗恩和纳威正在巡逻,正好瞅见在城堡晃悠的哈利。他们俩相对着眨了眨眼,然后罗恩凑上去问,美丽的小姐,请问我能帮你什么呢。

哈利本来下意识想纠正自己的性别,但是看见罗恩那微弱的火光不知道怎么就噤了声,过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呃,我觉得有点饿了...请问,有什么吃的吗。

这个太好办了,罗恩扬起一个微笑,请随我来。

欸可罗恩,主人说——纳威在旁边冲着烛台说话,被烛台不重不轻的揍了一下,你傻啊,这个小姐要是帮我们少爷解除了诅咒,那这位小姐也得是我们的主人了,而且我们一开始就把她当客人来对待的不是吗,哪有道理让客人挨饿。

回应他的是纳威似懂非懂的哦的一声。哈利随着罗恩来到餐厅,被罗恩很尽职尽责地铺上餐巾,罗恩十分尽职尽责的站在餐台上,对他说,一个美好的晚餐没有音乐怎么能行呢,就冲纳威眨了眨眼,跑到一旁开了留声机。

赫敏跳到他面前,好心的询问他喜欢茶还是喜欢水。哈利眨了眨眼,说你有什么给我什么就可以了,不用那么麻烦。

赫敏冲他笑,然后给他倒了杯茶。


一直到酒饱饭足, 哈利请求罗恩能不能带他转一转城堡。罗恩似乎对这个请求感到十分惊喜,连连答应了下来。

城堡很大,一直到哈利和罗恩走到了庄园的西翼,罗恩才脸色大变,挡在了已经往西侧楼梯走上去的哈利面前,诚惶诚恐,不我美丽的小姐,我很抱歉的告诉你,你真的不能上去。

什么。哈利有些好奇,问,这上面有些什么吗。

这上面呃...罗恩愣了愣,说什么都没有,但你就不能上去。

我记起来了...哈利说,你们主人,也和我说过不能来西侧,是因为西侧有什么吗。他眯着眼睛打量着罗恩,你们主人在藏着掖着什么。

我们主人,没有藏着掖着什么。罗恩说,但是你不能上去。

哈利绕过罗恩又上了一个台阶,嘴上继续询问着,但是如果没有藏着什么,为什么不给人上去呢。

就是不能——罗恩这么说道,然后挡在哈利面前,小姐,人总得有一些隐私的吧,对吧,说不定你上去能看见我们主人没有穿衣服倒在床上...什么的,是吧,那对于美丽的小姐是多么冒犯啊。

哈利饶有兴趣的又往上看了一眼,然后非常适时的做出一副惊慌的样子,那你都这样说了——她拖长了调调,请带我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好的好的。罗恩这么回答到,请随我来——

他转过身给哈利带路,哈利冲着他的背影微笑,提着裙摆噌噌噌上了二楼。


04.

二楼唯一的一个房间,是已经被废弃的了,一个杂物室。

哈利很好奇,如果只是一个杂物室,为什么野兽禁止他上来,而野兽的仆人对这个地方如此避而不谈——直到他看见了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

整个房间黑暗,拥有一堆灰尘,而这朵玫瑰花是唯一一个在发光的物体。就像终于在沙漠里看见一片绿洲,他盯着那朵玫瑰花看了好久,有些窒息。

他向那朵玫瑰花走前去,余光却瞄到了一幅残缺的画像,画像上的人拥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勾着嘴角冲他笑,那双——那双蓝灰色的眼睛看着他。

他窒住了呼吸。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好看的人的,好看的发色,眼睛,嘴唇,又或是五官就端端正正摆在那里,看一眼都是亵渎和嫉妒。

画像几乎被毁了,除了隐隐透出来的金色发色以外,就剩下那一双蓝灰色眼睛没有被毁掉——和微微勾起的嘴角。他无法想象剩下的,鼻子脸颊耳朵,或者是那头金发真的出现在他面前,那个人得多好看的过分。

他把视线转过来,对上了那朵粉玫瑰。

娇艳的玫瑰已经开始掉落它的花瓣,哈利伸出手,触碰到了那个玻璃罩子。

也就是在瞬间,他听见一个非常低沉的声音在他背后,说,你在干什么。

哈利转过头,对上野兽蓝灰色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惊慌,向后退了一步。

我好像和你说过你不被允许进入这个房间。野兽说,罗恩的过失我会罚他,那个声音十分低沉,至于现在,立刻,给我滚。


不能再在这里呆了。这是哈利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无论这个地方多么温暖,多么豪华,饭菜多么的可口,他都不能在这里呆了。去他妈的和野兽定下的以他的命换他爸的命吧,把自己留在一个定时炸弹旁边就是不安全。

他提着裙子从野兽旁边绕过,然后几乎是飞快地——从楼梯上跑了下去。

野兽盯着那朵红玫瑰,伸手把玻璃罩子拿起来放到了地板上。

那朵红玫瑰悬浮在空中,孤立无援。

而他袖手立在濒临死亡的玫瑰花上,叹了口气。


哈利是在大门口找到自己的马的,说来也奇妙,像是特别有灵性一样,那匹红色的马见到他就准备嘶嚎,却因为哈利跨上了它的背而噤了声,哈利轻轻的拍了一下马屁股,示意它开始跑。

红色的骏马仰头发出一声嘶嚎,就开始撒开脚丫子的跑。

哈利用一只手摁住了他的假发。

红马的速度飞快,树影以一种无法被捕捉的速度带着残影向后推移,哈利盯着眼前的光亮越来越近,打心底里有点高兴。只是马突然停了下来,开始非常狂躁的,原地打转,然后发出一声悲惨的长鸣。

没等哈利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匹狼朝他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哈利瞪大眼睛翻了个身,躲过了狼的袭击却摔到马下。然后随手拿着一根树枝就准备以树枝来抵挡一只狼的进攻——直到他发现,不止一匹狼。

黄色的眼睛开始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朝他这边移过来,哈利一边诅咒着这该死的裙子,一边揪着马的缰绳,剩下一只手拿着一根粗壮的树枝,他四处观察,才终于明白,这附近都已经被狼包围了。

他抿了抿唇,决定为了逃跑把自己的裙子成短裙,正当这个时候狼扑上来了,哈利一手拿着粗壮的树枝就往那匹狼脸上打,周围的狼已经蠢蠢欲动,哈利波特即将变成他们碗里的山珍。

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他知道眼前的狼群狼视眈眈,但他发现他几乎不可改变。

不过拼死一搏...大概还是可以活下来...的吧

他再次睁开眼睛,拿着木棍作为最后的武器,和狼群转着圈周旋,他眯起眼睛,示威性的扬了扬手里的武器,听见周围的禽兽发出的嘶哑的声音。

直到他又把眼前的一匹狼给打飞,可随即而来从背后的嘶吼声让他瞪大了眼睛——它们从背后。

再转过头反击已经来不及了。哈利有些自爆自弃的,转过身直面狼群的攻击。

是一声咆哮。

周围的狼群明显被这一声咆哮给震住了,面面相觑。而这时候哈利发现,那头野兽——他企图逃离的那个,站在狼群后面,朝狼群嘶吼着,然后开始攻击离自己最近的那匹狼。

狼群发出一声高耸的嚎叫,很快的改变了攻击目标。

野兽看了哈利一眼,像是要确认他的生命安全,然后非常——安心的,冲他这边跑来,狼群也冲过去,准备扑到野兽身上。

他盯着那个巨大的家伙挡在他面前,嘶吼着把扑到自己身上的狼扔到地上,超级凶的,把哈利护在自己的身后。

哈利眨了眨眼,显然面对这个情况始料未及。

直到有只狼扑到野兽身上用爪子抓伤了肩膀,野兽哀嚎一声,十分粗暴的把最后一匹狼扔到了地上。

哈利小心翼翼的走上前,野兽的衣服上染着血,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而野兽只是看了他一眼,那双兰灰色的眼睛里不知道有些什么,再然后就倒在了地上。

哈利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野兽,看了看底下的亮光,然后他抬头看了看那远处高耸的城堡。他可以想象这头野兽是怎么急急忙忙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找他为他解围,他不可能就这么把野兽扔在这里不管不顾。

他叹了口气,把昏倒的野兽抱上了马背。

他欠着了。


04.

哈利手攒着热毛巾,对缩在沙发上的野兽说,你让我给你清理一下。

疼。野兽理直气壮。

你不弄来弄去也不会疼。哈利不顾野兽的躲闪,企图抓着他的手臂。

你不跑我也不会受伤。野兽抬眼,盯着他。

呃...哈利有些心虚,现在重点是清理你的伤口,你冷静一下。

然后特别不由分说的,抓着他的手臂,然后轻轻的把毛巾敷在上面。

真的疼。半晌,野兽又嘟囔了声。你也不会温柔一点。

我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温柔,哈利冲他翻了个白眼,纠正一下,我可不是什么温柔的小女生。

恩。野兽迷迷糊糊的应了声,没料到哈利话语中还有另一层意思,整个人在哈利旁边放松了下来,说,我先睡会。


再次打开衣柜是为了报野兽的救命之恩,而答应了和他的晚餐。虽然对于他们口中的“诅咒”十分好奇,但是哈利每次问,赫敏和罗恩都闭口不谈,只是请求他和他们的主人共进一次晚餐。

只是。哈利盯着满衣柜的裙子眨了眨眼,十分的,哭笑不得,为什么,都是裙子啊。

衣柜笑眯眯的,美丽的小姐如果不穿裙子穿什么呢。

哈利:我是男的。

衣柜:啊没关系男的也....等等你说什么?

哈利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我是男的。

衣柜:......................。

衣柜:这样吧...我帮你去看看主人的衣柜,他以前...

衣柜突然噤了声,然后十分慌张的,开始冲门外跑去。

哈利盯着眼前的裙子,准备向上帝说明自己真的不是故意迟到。

衣柜回来的同时带来了几套男装,一开始衣柜上上下下的要求哈利脱个衣服验明自己性别的真身,可等到哈利真脱的时候又十分娇羞的,扭头到一旁。

这衣服有点小...。哈利这么说道。

可能是因为你比较壮...衣柜背对着哈利,很小声的反驳,然后非常自爆自弃的,说,你还是穿女装吧。

哈利::)。

等到他下去的时候,发现野兽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见到他来,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突然像燃起了点什么,然后款款地向他走来,再然后半弯着腰伸出他的手。

纵使哈利小时候是从欺负人家到更加欺负人家,压根没有上过什么大家闺秀的礼仪课,他也完全不用去上,小时候学狩猎爬树揪女孩子的辫子。哈利也知道现在要握住对方的手。

野兽的手攒住他的,然后非常缓慢的移步到餐厅。他非常心安理得的接收着对方帮他拉开椅子,然后再坐下。

吃饭的时候他盯着对方非常具有礼仪的,用勺子很小心的舀起一勺布丁才往嘴里送,虽然这个看起来很不成比例——细小的勺子和庞大的身躯,虽然步骤繁琐的让他疯狂,但还是尽他所能的配合野兽的动作。

他盯着野兽,然后看见对方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哈利把嘴里的东西吞了,张口问他。

和我讲讲村子里的事吧。野兽突然说,我以前挺喜欢下去玩的,后来出了点事,就再也没有下去过。

隔壁村喜欢来我们村抢姑娘。哈利想了想,这么说道,然后我每次,都是被他们抓过去,把隔壁村派来抢姑娘的人吓走。

为什么啊。野兽有些好奇,把勺子放在一旁,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你,呃。他的脸有些红,挺好看的。

哈利冲他特别无害的微笑:我是男的。

野兽:....................................?????!

罗恩:??????????

纳威:xnsajbidcgsus fnfrfsdcc.

赫敏很冷漠的看着前面俩个人一眼,高兴的吹了个口哨,我告诉过你们啦,你们不信,硬要说是女生。


野兽很直接的:那你为什么要穿裙子,你变态啊。

哈利:他们逼着我穿的啊??

野兽:那你现在还穿着啊!

哈利:你们城堡没有我能穿的衣服!

野兽:那你还涂口红!

哈利:别的姑娘贡献的,她们吵着想看看色号。

野兽:...你怎么不早说。

哈利:你也没问啊。

野兽转过去,问,格兰杰,你为什么没说。

赫敏冲他微笑,我亲爱的主人,诅咒也没说要破除诅咒一定要女生啊。

野兽:可我也没说过我是同性恋啊。

赫敏:谁知道呢。

哈利:不过...到底是一个什么诅咒。


野兽:呃,我其实是个人。

哈利:那你现在坦白你是个人和我现在坦白我是个男的有什么区别吗?

野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我觉得差别挺大的。他说,我被女巫下了诅咒,白雪公主她母后,大概是嫉妒我长的好看。

哈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野兽耸了耸肩,说你在西侧看到的那个画像,是我以前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垂下了脑袋,破解诅咒的方法是,有一个人能爱上我,而我也爱上她,她对我说,我爱你,我就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如果,如果21岁之前无法变回原来的样子——你看见那朵玫瑰花了,等它枯萎了,我就会死。

哈利:....这就是为什么她们说我是那个破除诅咒的人。

对。野兽自爆自弃往后一靠,结果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个男的。

呃。哈利说,你放心,没有人会嫌弃你是个同性恋的,现在是一个法制,呃,人人平等的社会,你的性向啊,什么的。

问题是我不是啊。野兽冲他微笑,然后非常自爆自弃的,不过下一个问题,跳舞吗。

哈利:...跳吧。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不会跳女步。

回应他的是野兽往自己嘴里十分粗暴地灌了一口葡萄酒,然后用一种特别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你真的要一个野兽来跳女步吗。

哈利十分诚恳的,点了点头。


<Beauty and the Beast> 中 完。

下章开车+完结(...


评论(34)
热度(113)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