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哈德】Beauty and the beast. 上

CP:Harry Potter x Draco Malfoy

分级:NC-17

Note:女装攻/美女与野兽AU。

滚滚天雷,我们先说好。

若要动手莫毁容,谢谢(

BGM: For Him


00.


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霍格沃兹大陆上有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山峰高耸入云,周围树木丛生。那对于格兰芬多村的孩子们来说,是禁区,里面有可怕的摄魂怪,有狼,和有对无辜人类施恶咒的女巫。就单单这几样,就能把格兰芬多村最淘气的孩子给吓住。

事实上斯莱特林山上只有一座华美的城堡,它的外壁透明光亮到能反射阳光,围绕成城堡的鲜花日日歌颂着王子的英俊,百鸟在清晨唱出优美的歌曲,而歌曲被风吹到山下的村庄,吹到了一位女巫的木房子里。

城堡的主人姓马尔福,马尔福家世世代代居住在这座城堡里。现任马尔福少爷——德拉科马尔福,在一个雨夜被一个老奶奶用着一根魔杖——他坚信那个是魔杖,毕竟马尔福家族曾有人与一名巫师陷入爱河,具体文献还是有一点的——指着,还点了点他的下巴,另一只手端着一个苹果,笑得一脸仁慈:啊我善良的孩子啊,我来自遥远的西北方,那里居住着一个肌肤胜雪的公主——白雪公主。

德拉科:哦。

老奶奶:我就是那个白雪公主啊,我被我的母后一个毒苹果给毒死了——我死得好惨啊。说完这个老奶奶就开始哭。

德拉科:......你不还活着吗。

老奶奶见德拉科不为所动,抹了抹眼泪,我就想问问,你能给我准备一张床,上面有十二个垫子,然后下面有一个绿色的豆子吗,听说真正的公主都腰肢柔软,一个豆子能让她们整夜睡不着觉,或者,她抽了抽鼻子,你能帮我吃了这个毒苹果吗,好心的少年啊。

德拉科:你有病吧。

一瞬间天上风云涌动,德拉科感到一阵杀气从眼前年老的妇人身上散发出来,然后是阴森森的,咬牙切齿:你这个,无耻的,没有善良,不会爱的人啊——

德拉科:你刚刚还夸我善良。

老奶奶置之不理的,我要给你下一个诅咒,她把手里的苹果变成了玫瑰,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人啊,我将要把你变成一个野兽,等到这朵玫瑰花凋谢的时候,如果你还学不会爱人,你就会永远变成一个野兽,迎接死亡——

德拉科:Excuse me??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了。西北方的白雪公主还是吃下了那个红苹果,最后嫁给了白马王子。

而我们这边可怜的德拉科,十分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野兽。


01.

-格兰芬多村。

“如果你见过夜晚的黎明,那你一定没有见过哈利的眼睛——”

哈利波特正在把一本书往书柜上放。

“她(SHE)是那朵幽香的玫瑰,是那么的完美和不拘一格——”

哈利波特十分不小心地把书柜弄倒了。

“啊就连弄倒书柜,她也是那么的可爱与弱不禁风——”

哈利波特单手把书柜扶起来,另一只手还抱着一沓书,转过身,瞪着四周的人,你们就不能闭嘴一会吗。

“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满腹经纶——”

哈利:再说一遍,闭嘴。

“她明亮的如同阳光,你看她的裙子——”

哈利波特:是他(HE),而且我穿的是裤子。

“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哈利:我认输...我认输,麦格村长叫我干嘛。

路人A一脸严肃:我们决定牺牲你,你知道隔壁拉文克劳村的托马斯吗。

我知道,所以这关我什么事。哈利说。

介于你上次吓走了一个企图骚扰我们格兰芬多姑娘的变态赫奇帕奇,我们决定这一次再派你去,吓走那个托马斯。路人B顿了顿,救世主先生,拜托了,格兰芬多的姑娘本来就少,请务必给我们留一点吧。

哈利:我*。

拉文克劳的托马斯抵达的时间是在明天,哈利波特翻着白眼被一群格兰芬多男生推到一间房子,再抓了一个姑娘过来帮他化妆,戴上了假发。

哈利从小就看起来比较瘦弱,甚至长到现在也比平常的男生矮一小节,这给他扮女装带来了十分大的便利,大波浪的棕色头发一直落到腰间,绿色的眼睛藏在大大的镜框之下,某个女生还贡献了她的纪梵希小羊皮313,哈利一脸黑线的,涂了一点就扔了,然后向另一个格兰芬多女生借了一条蓝色布裙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娇小。

詹姆斯·波特:你们认真的吗。

格兰芬多男生点点头。

詹姆斯·波特:他可真是为你们的幸福赴汤蹈火呵。

格兰芬多男生抓抓脑袋:呃....

哈利这时候把裙子套在身上出了门,出口是比较清朗的男声,父亲?

詹姆斯·波特盯着他的儿子看了一会,十分冷静,你看起来有点像你母亲。

哈利:人们都说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眼睛。

詹姆斯·波特:呃...我有点事要先出去,格兰芬多的尊严就交给你了。他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哈利低头看了看自己洁白的裙摆,有点想打人。


“啊——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甚至连看不看我一眼,我是谁,我是拉文克劳的托马斯·巴斯顿,而她——Helen,竟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迷住了那么多格兰芬多女生,唯独她没有被我迷住。”

“是她不知道我的好吗——还是她不清楚我的心——啊,她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哈利盯着眼前的托马斯在他眼前游荡,抑制住了穿着裙子打人的冲动,听着那个人在他面前絮絮叨叨“啊我可对她一见钟情,她的祖母绿的眼睛,她的腰肢,她手里的那本书——她不应该看书,一个女孩子不需要看书。女孩子只需要倚靠在我的怀抱,就可以了。”

哈利决定替格兰芬多的女生揍托马斯一顿,这人有毛病吧。

直到哈利把托马斯拖到他眼前,十七八岁却依然保持着少年音,生气的时候尖声尖气有点女气,我告诉你,离我们格兰芬多的女生远点。

当然。托马斯的声音激动,仿佛被临幸般充满了抖M的架势——我现在决定向你求婚,我知道你吃醋我迷住了她们,但是我今后只看你一个人

哈利目瞪口呆:你有病吧

身后是格兰芬多女生泪眼朦胧和格兰芬多男生暗自欢呼的声音。


詹姆斯·波特骑着马一直来到斯莱特林山上,下了马采集草药,直到他的马长啸一声来示警,他才发现他已经引来了狼群,它的马带着他横冲直撞,期间有一匹狼扑到马背上,被他用力打了下去,红色的骏马不知目的地的开始飞奔,然后被一块石头绊倒,詹姆斯重重的摔在地上,马儿受到惊吓不顾一切的往前跑,而此时眼前是一座高耸的城堡面前,城堡阴森森的,时不时有乌鸦在上面飞过。他听见身后的嘶吼,吓出一身冷汗。

城堡大门紧锁,身后是紧追不舍的狼群,詹姆斯走投无路,朝里面大喊,喂,里面有人吗,我被狼追赶了,身上受了伤,请问能给我一个地方歇着吗。

门自动的打开了。詹姆斯骑着马走了进去,然后飞快地——又把门关上了。有着黄色眼睛的狼在外面死死盯着他,獠牙几乎刺破他的衣服,却拿他无可奈何。

他一路走到有繁重花纹的门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有人吗?他问。

回应他的除了回声还有一个尖细的声音,哎呀,我们有客人了。

詹姆斯有点疑惑,眼前是一片堂皇,厚重的窗帘层层叠叠,偶尔有透过的阳光照射出空气里灰尘的痕迹,脚下的地板倒是干净,却是空无一人。

他皱皱眉,又问,有人吗?

有啊。旁边有一个声音轻快地说,先生您看不见我吗?

詹姆斯低头,只看见一个烛台站在他的脚旁,抬起蜡烛冲他笑眯眯,欢迎先生来到我们的城堡做客——

旁边一个胖胖的钟表打断他,罗恩,你疯了,这件事被主人知道了,我们就完蛋了。

那个被称为罗恩的烛台反驳,我们有多久没有见过人类了,纳威,你不得不承认,咒语,很快就结束了,如果我们再不能找到一个人类的话。

但...但...我们主人,被称为纳威的钟表这么说道,我们主人不是,同性恋啊。然后他抬头看了看詹姆斯,而且他那么...呃老,主人看不上的吧。

谁知道呢。罗恩说,你总得承认,总有人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癖好,爱情这种东西啊,他吹了个口哨——无关性别,无关年龄,只关乎灵魂。然后那个烛台冲詹姆斯绽放出一个奇妙的微笑,请随我来。

詹姆斯被带到一个温暖的火炉旁,被请到一张柔软的沙发,脚下是一张会汪汪叫的柔软的踏椅,身上是一张温热的毛毯,旁边一个有着女声的茶壶在他旁边絮絮叨叨:事实上我们很久没有见到人类了,很高兴能在这见到你。茶壶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回来这,代替的,她给了他一杯热茶,告诉他,你应该可以在这休息一晚。

赫敏,钟表纳威在一旁说,怎么连你也???

茶壶赫敏瞥了她一眼,说,所有人都有可能是解除我们诅咒的那个人——然后又冲詹姆斯一个微笑,尊敬的先生,不用理他,请作为我们的客人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如果是这样我们会非常荣幸的。

詹姆斯有点受宠若惊,手捧着热茶吹了吹上面的雾气。

直到他听见一声嘶吼,面前的几个物品都仿佛变了脸色,罗恩的烛光被嘶吼熄灭。隐隐约约的透过月光,詹姆斯看见了一个野兽的轮廓,映在了墙壁上,然后是十分低沉的,他能听见一俩声从喉咙里溢出来的吼叫声,这是在干嘛。

纳威看了看罗恩,罗恩躲到了赫敏的身后。

纳威:呃...实际上主人我告诉过罗恩不要随随便便把陌生人放进城堡,但是这个人太可怜了,丢掉了他的马,身后又有狼群追赶,我们就救了他,我们十分怀疑它会是那个打破诅咒的那个人。

一阵耐人寻味的寂静。

你是在质疑我的审美吗。那个嘶哑的声音说。

没...没有,主人,这主意是罗恩说的,纳威说,如同吟诗般,爱一个人,无关年龄,无关性别——只在乎灵魂。

詹姆斯战战兢兢地抬头,对上了一双蓝灰色的眼睛,它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惊恐,和对于野兽的厌恶和害怕,他的声音有些打颤,呃,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先生,我碰见了狼群,而我丢掉了我的马,我想我需要一个地方来让我歇一晚上,不知先生,愿不愿意。

他听见那个野兽发出了一声冷哼,伸手捏住詹姆斯的领口把他提了起来,冷冷的,你要想找一个地方留宿一晚,我给你换个地方。

身后赫敏在尖叫着喊着主人,野兽的动作没有一丝放缓。

他囚禁了詹姆斯波特。


直到傍晚,当哈利被人以“有道数学题不会”的借口终于从那个地方逃脱出来的时候,从远处掀起一阵尘土,直到那个尘土掀着热浪来到他面前,这个穿着女装的哈利认出了那是他父亲的马。哈利有些惊慌失措,那匹红色的马见到他的一瞬间就特别有灵性的低下头,十分悲伤的蹭了蹭哈利的手,示意哈利和它走。

哈利咬着牙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又抬头看了看马,因为担忧父亲的安危,他想也没想就上了马。

红色的马护主心切,带着小主人就向上飞奔,哈利总觉得自己假发都要被吹掉了,也不敢松开马绳做别的动作,只能任由棕色的头发往他脸上打,他从来没有来过山上,这次旅行全然是意料之外。四周的树木开始向路中间靠拢,阴暗的气息从深林深处扑面而来。

马停在了一座城堡前。

哈利小心翼翼的下了马,凑过去伸手推了推城堡厚重的大门,然后他不可抑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座城堡太华丽了。里面是绿色和灰色的结合,放在眼底却有如光亮。

他提着裙摆走进城堡,请问有人在这里吗——

欸纳威你看,是一个女孩!罗恩戳了戳钟表纳威。

纳威眨眨眼,我怎么这么听的这么像男孩的声音。

是女孩,你个傻子。罗恩小声的尖叫,你看她长长的头发,我打赌她肯定是那个破除诅咒的女孩!

纳威耸耸肩,侧着耳朵继续听,有点像男声的声音还在继续:父亲,父亲你在这里吗?请问有人在这里吗。

她不会是来找那个男的吧。罗恩说,我们要不要帮她,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纳威,好让主人发现那个漂亮的女孩。

怎么帮。纳威问。

带那个女孩去她父亲那。罗恩说,然后偷偷摸摸跑到楼梯口,从上往下扔了一个石子。


哈利是顺着声音来到囚室的。直到他看见倒囚室里的父亲,愣在原地,然后扑上去抓着囚室的栏杆,父亲,你怎么在这里。

詹姆斯的声音有些虚弱,在看见哈利的时候眼睛甚至瞬间睁大了,然后说,哈利,你快走,你不能在这。

不可能。哈利说,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被我扔进来的。身后有一个特别嘶哑的声音,哈利看着他父亲的眼神瞬间变成惊恐,做好心理准备转了个身,一声惊叫被他遏在喉咙中。

上帝啊。那是一头穿着长袍的野兽。

他盯着那头野兽看了一会,说,你会说话?

我会。那边的野兽十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听见你父亲说了的没有,你若现在立刻就滚,我可能还留你一命。

把我父亲放了。哈利说,你不能这么囚禁他。

他擅自闯入我的城堡。野兽说,盯着他那双绿色眼睛,当然我能囚禁他,谁知道他是不是别有用心——包括你。

哈利眯起那双绿色的眼睛,十分严肃的,我父亲是无辜的。

没有人是无辜的。野兽说,声音突然提高一个八度,又说,没有人。

这句话被反驳的实在是猝不及防,哈利眨了眨眼,意识到深处可能有些什么,他想了想说,你要怎么才能放了我父亲。

我不会放了你父亲的。野兽站在他面前对他说,然后特别恶毒的加了一句,就算你死。不过我劝你赶快走。野兽这么说到,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会杀了你。

放了我父亲。哈利直接忽视了后半句,说,我做什么都可以。

野兽拿正眼看他,莫名的十分诚恳: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that's the point.

那我来代替我父亲。哈利对上那双蓝灰色的眼睛,一字一顿,声音清脆,现在,放了我的父亲。

我做你的阶下囚。


<Beauty and the beast> 01 完。

全文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07)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