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是个哈吹。
-Drarry无差主哈德写手,恶心无差/对家的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我怕哪天恶心到你-
-谁说我哈是个傻子我就骂他,但是这么傻的直男确实不多见了。

  Ashtray  

【Drarry】TIE

CP:Drarry

Note:OOC/战后/短打摸鱼

BGM: 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你给我打一辈子领带吧。


我真的搞不懂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以你这样的外表。金发男人抬眼,懒洋洋地瞥Harry一眼,怎么能有人在头发乱成一团鸟窝,领带打的一团糟的时候,还倍受人尊敬。

他们要喜欢我我觉得他们不是喜欢我的领带,Harry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带,说,我觉得还行?

不反驳你的头发了?Draco嘴角含着笑,把自己整个人窝在更衣室的沙发上,极为挑剔的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恋人,然后把自己的眼光停留在其实打的十分工整的领带上,你们麻瓜式打领带,都是用这么愚蠢的方式吗。

比不上纯血讲究。Harry冲他翻了个白眼,嘴上还是挪揄他,我头发——呃,还可以吧。

你领带,太丑了。Draco把他的视线从Harry的头发上移下来,你就不能讲究一点,难道说你用了格兰芬多领带打了七年这种形式。

Harry以一种特别不好意思——即使他的领带打的真的很不错——的目光盯着Draco看,然后点了点头,脸上有点难以捉摸的红晕,我领带真的还可以,不过我需要你帮我看看头发。

你头发在我们俩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抹了一个小时的东西了,真不知道你晚上是怎么睡觉的,你应该试试趴着睡。Draco说,我们救世主打魁地奇的时候头发没有糊你一脸你都应该感谢Meilin。

没这么严重吧。Harry努努嘴,特别小声地说,之前还有人夸我头发放荡不羁,然后施了一个报时咒,离演讲大概还有...呃,一个多小时,我把稿子再看一遍。

一阵耐人寻味的沉默。

Harry抬头,Draco?然后对上了金发男人特别怜悯的视线,一脸“傻孩子,他们那是骗你呢”。金发男人从沙发里坐起身,然后冲他这边走过来,把Harry的脑袋又摁回稿子里,然后伸手滑进了他的发丝里,语调懒散,是挺放荡的,不羁就不知道了。

喂MALFOY——。

闭嘴POTTER,Draco说,如果还想我对你的头发做最后一次努力的话。

十分怂的,Harry闭上了嘴,特别理亏的,盯着手里的演讲稿。

>>>

战后经济飞速发展,参与者大多都很快从那场噩梦里走了出来,整个巫师世界陷入了一场空前繁荣的狂欢——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不是谁都能感受到生命被自己或他人攒在手中,稍稍不慎可能就丢失的那种感觉,所以当巫师们的生命再次被锁在古灵阁稳稳当当,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很快的就袭击了这场劫后余生。

同年,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宣布被藏在层层卧底,黑暗,背叛,战火纷飞底下的恋情。社会各界褒贬不一。风靡一时的“Malfoy家对Potter允诺了万金”或“救世主中了来自纯血密典的迷情剂”都对Potter和Malfoy家有不大不小的影响。最终被证实为无稽之谈的时候是当Lucius Malfoy接受来自巫师法庭的审判,Harry Potter为Draco Malfoy作证清白,利用Snape的记忆和校长的遗言证明Draco是卧底的同时,以无懈可击的证据,证明Lucius Malfoy投诚于伏地魔,并且作恶,顺利把他的父亲送进了阿兹卡班。

一片哗然。Harry和Draco坐在旁听席上,黑头发的巫师握紧了旁边爱人的手。

我就只有你了。旁边的人声音低低的,末端有一阵莫名其妙微笑起来的气音。Harry转过头,Draco的脸被灯光柔和了棱角,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们俩个坐在灯光下,旁边是穿戴一模一样的巫师。

身前是恶狠狠地盯着他们俩个人的Lucius Malfoy。

就在闪光灯,嘈杂的人群,一群目瞪口呆的巫师的见证下,Harry Potter拉着Draco Malfoy走出了法庭,他搂着Draco Malfoy,婉言拒绝了所有采访。

当晚Draco Malfoy把自己蜷缩成一个团,像是六年级一场神锋无影之前,肩膀不停的抖动,Harry盯着他看了一会,走上前把他一把抱住。

一个迟来的拥抱。

Harry凑过去亲Draco的眉眼,凑过去吻走他的眼泪,双手抱住他然后轻轻拍着Draco的背,Draco没有推开他,Harry把他抱得紧紧的,像是要把这个人揉进骨子里。

你太瘦了。许久Harry说道,然后又俯下身去吻他,虽然这个话不太适合现在说,但是你必须知道,Harry一本正经,你父亲是个混蛋。

一个更加耐人寻味的寂静。

Draco抬脚开始踹抱着他的Harry,哑着嗓子,我真的想给你一个阿瓦达。

你还有力气踹我。Harry哭笑不得,我以为站着我这一边背叛你的世界已经消耗了你所有力气。

确实是。Draco抬眼看他,早已止住了眼泪,你知道最好,最好,好好的,感谢我;比如说现在,我很饿。

Harry气笑,嘟囔了一声你这个混蛋。然后过了几秒又说,我会帮你把你父亲弄出来的。Harry Potter盯着他,又凑上去讨了一个咸咸的吻,你父亲再混蛋也是你父亲,我和你讨论过了,他送去阿兹卡班是罪有应得。

如果不想我揍你你最好闭嘴,POTTER。

一个闷闷的声音。

>>>

一年后,大战功臣Hermione Ganger,致力于为家养小精灵的自由权益奔走,在戈莱克广场举办了一场演讲,邀请了昔日好友(当然也是如今好友)Harry Potter。

你想我去做一场演讲?Harry抿了口咖啡,面前是化着淡妆的Hermione。

我觉得这个是可行的,如果你觉得家养小精灵的权益不太重要的话——我也可以换个人。Hermione双手交叉放在腿上,Malfoy呢,还在睡?

还在睡。Harry答,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可以吗?

当然。Hermione说,魔法部骁勇傲罗Potter,大战救世主,你的影响力还在呢,我那俩孩子睡前故事都是你,甚至问我他们为什么不是绿眼睛,开玩笑。Hermione笑得花枝招展,我那孩子要是绿眼睛Draco肯定第一个掐死我。

Harry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不知道是因为前者还是后者,那我待会问问Draco,怕他那时候有什么事。

你可真纵容他。Hermione笑眯眯,我坐着陪你等吧,怎么样,和自己喜欢的人住在一起,是不是幸福透了。

这种事你也不用问我,和喜欢的人有孩子这感觉怎么样。Harry说,Ron现在不也让你自己四处乱跑。

孩子很烦。Hermione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这辈子都没生过那俩个麻烦精。语调却微微上扬,嘴角带笑。

我一定要把这句话告诉你那俩孩子。Harry说,老了以后就和他们说,你妈妈——小时候,想把你们——阿瓦——。

Harry?楼上传来一个带着点鼻音的问话,谁来了。

Hermione。Harry冲楼上喊,你可以再睡一会,不是什么大事。

不用了。那个男声说,我去洗把脸待会就下来,有些埋怨,你怎么不叫我。

他洗脸能洗到天荒地老。Harry把自己整个人都深陷在沙发里,闭上眼睛。

Malfoy长得确实好看啊。Hermione真心实意夸了夸他,然后十分嫌弃的,Harry,虽然我说了很多次了,但是我能不能抱那么一点希望,你演讲的时候头发能不能别那么放荡不羁。家养小精灵会痛苦的。

Hermione不止一次提过家养小精灵通常都有强迫症,而Harry的头发,简直是非巫师,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比You-Know-Who还可怕的话,那大概是复活了的You-Know-Who,但即使是那个没了鼻子的Slytherin邪恶巫师,碰上Harry Potter的头发,恐怕也得自谦到让Harry Potter一筹。

Malfoy没有给你搞过头发吗。Hermione语调有些不可置信,不可能啊。

Ganger,我都听见了。楼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然后是下楼的声音,如果你仔细一看,他的头发已经不是鸟窝了,大概是那种你放只雪貂上去他们都不会发现自己被换了一个位置的那种,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天对他做的杰作,我努力把他头发弄得顺直一点。

可怜的雪貂,辛苦你了。Hermione憋着笑,不过说实话,雪貂估计都看不上这样的窝。她嘲弄地看着对面红了脸的Harry Potter。

感谢Meilin我们有达成共识的一天,不过话说回来,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Draco伸手拿了杯水,坐到了Harry旁边。

>>>

“...就家养小精灵这些年对巫师做出的贡献而言,我们必须承认,很多事情——甚至我本人,在逃离Voldemort对我设下的陷阱的时候,也曾受过家养小精灵的恩惠,幸亏他们舍生取义,我才得以幸存——我靠Draco,疼,你就不能轻点。”

Draco面无表情折腾他的头发,你这打结了你不知道吗,他说,你到底是...,欲言又止退而求次,你洗头发吗。

昨晚刚洗了。Harry嘟囔,我哪知道它今天又。

能让一个Malfoy放弃礼仪的,除了一个Potter,今天又多了一个Potter的头发,我尊敬的救世主大人——Draco拖着调子,我恳请您的允许,让我在演讲过后有这个荣幸和你去剪个头发。

别剃光。Harry说。

当然不会,我还想要眼睛。Draco说,但是如果是我亲自操刀,真的说不定。然后拍了拍Harry的肩膀,站起来我看看,还有十五分钟演讲开始。

Harry把演讲稿放在一旁,从椅子上站起身,怎么样。

好多了。Draco眯着眼睛细细打量,我还是嫌弃你自己打的这条领带,没等Harry做出反应,他伸手扯了扯Harry的领带,哎呀,他t突然惊呼,歪了。

你是故意的吧。Harry冲着他翻着白眼,哭笑不得,那你来你来,最好打那种没有人能解的。

只有我能解。Draco说,然后他伸手,弄松了Harry的领带,又说,我打的,只能我解。

是是是。Harry特别敷衍地在一旁应着,你最好打的比我好,不然今晚你就有大麻烦了。

我当然打的比你好。Draco在旁边哼哼,一个Malfoy接受过的礼仪教育,自然比一个Potter好,无可争议。

那条蓝灰色条纹领带是Draco帮忙选的,Harry低下头,盯着那双好看的手勾着蓝灰色的布料,然后从一个结里面穿了下去,确实手法不一样。Harry眨了眨眼,承认了。

当然。Harry注意到Draco挑了挑嘴角。

你以后给我打一辈子领带吧。他突然问。

Draco的手顿了顿,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Harry盯着自己的鞋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半晌没有声音,然后小心翼翼地抬头准备瞥一眼对面那人的表情,而自己的心脏不停地膨胀膨胀再膨胀,然后突然一缩——

你闭嘴吧Potter。Draco说,声音分明底气不足,如果不想我用这条好看的领带勒死你的话。

Harry撇撇嘴,你这个人。

Draco还准备说什么,然后听见Hermione的声音,“在会场,我们很荣幸的请来了Harry Potter,对于家养小精灵的权益,他有些话想和我们分享..."

真是愚蠢至极的开场白,不是吗。Draco对他说,不过实用,就像你一样。他拍了把Harry的屁股,去吧,家养小精灵的黄金男孩。

Harry抓住Draco的手,听见后面的称呼突然笑了出来,那我走了。

走吧。再不出去你就要给你亲爱的Ganger难堪了。

>>>

Draco。Harry走到门边又扭过头叫他。

干嘛。Draco没好气地抬头看他,你可别告诉我你扯了你的领——

而那个黑头发绿眼睛的巫师笑眯眯地盯着他,然后用手隔着空气比了个拉领带的动作,又说:你待会等等我。

你还得给我解领带。

那双狡诈的绿色眸子冲Draco眨了眨。


<TIE> 全文完。


Free talk:昨天去看表弟的音乐会,年纪轻轻一个小伙子故作老成的样子超级可爱,然后伸手自己打领带,打了好久都特别丑,其实就我而言还是可以的。然后就突然想看 领带本来打的就很好的哈和虽然看着他领带打的很好但还是要挑刺 的德。

BGM是因为,就是音乐会的时候有人弹了这首曲子,然后瞬间就是“就是这一首曲子了”。

对我而言。就想看他们平平稳稳一点吧...老夫老妻的模式什么也是很甜。

给对方打领带/和对方抽一根烟/甚至那种和对方用一模一样的须后水。都是特别甜的小细节。

还想看他们一起吃一个冰淇淋。我哈超级宠我德,就那种“行行行你先吃”。我德吃的正开心想起我哈还没吃 这种。

祝阅读愉快。暑假愉快。


评论(17)
热度(178)
© Ashtray | Powered by LOFTER